思道平台

「思道」為獨立基督徒的思想交流及互動平台,旨在為信徒提供多角度但精闢的引導及討論。

「思道」是一個基督徒群體以會員制而建立的一個機構,針對教會、社會及世界議題所引發的信仰關注課題,及時提供建基於聖經及基督徒信仰的不同角度分析和評論,以裝備信徒,建立整全思想。此外,藉著對話與聆聽,促進信徒群體思考與反省。

今天生活節奏急速,社會瞬息萬變,若要迅速而簡潔回應社會事件和教會議題,影像和聲音是提供資訊的重要媒介,所以我們會邀請學者、牧者及相關專業人士以短片及網絡媒體方式分享看法,更希望在將來開放平台,讓更多人士以客觀及專業角度分析聖經,作神學及理性的分享,以致分享者與受眾都能以最短時間分享與接收。

「思道」為獨立基督徒的思想交流及互動平台,旨在為信徒提供多角度但精闢的引導及討論,故平台不提供時事評論或消暇娛樂等內容。

除了提供合時適切的分享短片外,本平台將定期舉辨:
.研討會/講座
.專題研習課程
.交流會(沙龍聚會)
.新媒體出版

我該轉教會嗎?

原刊於思道平台(C Prospective),2019年3月27日

思TALK@201901記錄

為何要走?

「中學開始返傳統教會,Working holiday回來後轉到小組教會。每次離港、回港,都要尋找新的教會。」

「在這教會廿多年了,算是有地位,但這些年來,想改的仍是改不了,若非團契有支持的同道,也許已經走了。」

「教會帶組,但當組牧的同工Burn out了,跟新同工配合不來,最後只能離開。」

「在教會被無視,試過不能參與小組,試過不接受我十一奉獻,靈恩的、禮儀的、一般福音派的都返過,就是得到到基本的尊重。」

「出生到差不多二十歲都在同一間教會,在學時被指不夠條件申請洗禮;開始工作以後,時間少,之後一年返原來教會少了,就被指消費,但我只是撞時間,也有返兩間教會,結果也只能正式告別舊教會。」

「我也感到不受尊重,受到不合理傷害,無法滿足無理要求,只能離開參與多年的教會。」

「自小跟父母教會,中學時開始返學校教會,本來兩面返,但在雨傘革命衝擊下,發現兩者差距很大,對於『不能討論』社會時事的舊教會,只好正式告別。」

「我由帶小組到做傳道,『業績』都很好,人數增長得快,組員也投入;但最後不是被趕走就是被送走,連幫助我的人,也因為得罪『方丈』而要離開。」

有人說天下烏鴉一樣黑,堂會架構已經令堂會成為地獄,分別只是一至十八那一層,以至不少在信仰積極追求的信徒,努力廿多年的堂會領袖,返兩間教會學道的青年,一再受傷害仍然尋找教會的朋友,餒受打壓仍不屈不撓的傳道,都只能黯然離開(或被離開)原屬堂會,一連串例子告訴我們,轉教會大多是無奈、被逼的選擇,大都要充滿離愁別緒和無奈,每次轉變都留下一道傷痕。

有人提出,為何轉教會的原因,多因關係、感受、甚至權力鬥爭等問題,卻少有考慮信仰因素呢?約二十人會,因以上理由考慮或已經轉教會的,約佔七成,這也許正是當代本地教會要面對的一大問題,信仰並非現代信徒返教會最重要的考慮,並非對信仰的追求和實踐,久而久之,維繫教會生活的,權力、關係、架構等等,都比信仰的影響力更大。也許我們往後也得討論,如何才能撥亂反正,好讓信仰成為教會的核心。

何時非走不可?

既然當前的狀況,去離是不少基督徒的掙扎,那當如何抉擇,何時才是非走不可呢?若你正有這樣掙扎,有兩點可以參考:

一、 堂會只有「工具人」

甚麼是工具人呢?首先,堂會內有分「有用」和「無用」的人,有用者是能力、才華,而且樂於參與堂會運作,相反而是無用,無用者會被冷淡對待;若有能力者不投入或拒絕「事奉」(堂會崗位),則被指貪愛世界,不屬靈,受到壓逼和苦待;至於全情投入的事奉者,大概會比工作更忙,但忙碌過後,會發現生命並沒有成長;若有人離開這個堂會,隨即會斷絕聯絡。

這一切正反映堂會重視運作,多於信徒的靈性培育,只看重信徒對「堂會的貢獻」,對他們生命的狀況,並不關注。若發現身處的堂會正是如此,大概沒有留戀的必要。

二、 得罪「方丈」

「方丈」可能是堂主任、執事會主席、長老、顧問、甚至沒有職位在身,卻對決策有影響力的「高層」,他們小器、操控、自以為是,維護自己的權力、地位,可以不顧一切,有時,即使身為堂主任,若得罪方丈,也可以一夜「被離開」。只是,由於身份不明確,信徒並不容易知道誰才是方丈。

雖然教會常說彼此相愛,但實質信徒間的關係十分脆弱,得罪方丈,多數就只能被逐離場,甚至有人為得罪方丈者講句好話,也隨時慘淡收場,不得不走。平日稱兄道弟的一家人,也只會吃著花生送他們走。

走去哪裡?

那又如何能找到適合的教會呢?若是以信仰為由考慮轉教會的,也許會較清楚,有朋友在禮儀教會的莊嚴敬拜中親近神;又有朋友在韓國教會經歷聖靈工作,信仰獲得更新,都會有較具體方向尋找教會。但大多數非因為信仰而無奈轉教會的人,又當作何選擇呢?那先要了解自己的目的和期望,目的清楚、期望合理是十分重要的,否則惡夢只會不斷循環。

若希望在信仰內建立深入的關係,能夠和諧、坦誠相處,除了年幼一起成長的同伴,堂會很難滿足這個要求,因為大多數堂會都由那裡一起長大的人主導,內聚性高,外人難以融入,在堂會以外,反而較有機會遇到志同道合,能深入交流信仰的人;若只想參與宗教服務、普通社交、有熱鬧的敬拜氣氛,適合的堂會倒也不少;若只望靜靜地參與聚會,那大型堂會絕對是首選,大概坐上一、兩年也不會受到「騷擾」。

還有甚麼?

有人提到西方教會多視同一教會的人為「朋友」,而不會以「家人」相稱,這會自然減少過份期望和要求,比起華人以「家」觀念建立教會,反而令彼此的關係更合宜,不會形成「家族生意」(由幾個家族主導堂會的運作)。此外,也不會這樣容易由關係取代信仰成為堂會的核心;參與者也會感到更大的自由度和自主性,少了過重的關係考量,更易真正活出信仰。大概華人教會也當好好學習,如何離開「家人」,成為「朋友」。

每有人轉教會,無論離開還是留下的人,總有感受,特別當我們理解到,離開的人大都是無奈離去,就當更要體諒他們的難處,送上祝福,給予支持,願對方能在尋索中有所得著,並抱著開放的觀念,讓離開的人回來能隨時回來,也能感受到祝福和溫暖。

留下回應

贊助連結
龔立人 - 在暗角言說上主

 

 

精選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