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厘米的感動

「一厘米的感動」
由兩個好朋友所開的Facebook專頁
機緣巧合,有幸在這裡分享信仰上的小反思
歡迎留言討論:)

我該如何存在

原刊於一厘米的感動,2017年3月19日
Photo credits to George Lee

Photo credits to George Lee

發佈了上一篇文章〈第二個FF的空間〉,我看到了一則留言:

「⋯⋯但我也想知道作者現在是如何自處和回應這問題。作者只是表達出這情況,還有不再投身教會?還是作者還有其他出路和解決方法?」

說真的,這個問題我答不了。
這陣子不時在想,我是不是應該繼續成為「FF循環」的其中一員?
如果我不想下一代只活在這個FF空間裡面而不貼地生活,那我又該作甚麼?
可是帶領人認識神又確實是一件正確的事情⋯⋯

所以暫時還沒有想通。

由它吧,我對自己說。
順其自然,有天總會找到答案的。

但最近,教會的事奉團隊開始討論暑假的事工,使我不得不作個決定。
我的疑惑暫且未使我離開教會,但至少我要決定自己是否繼續參與其中。
因為我不想再成為創造虛假的世界的其中一分子。

記得去年跟某弟兄為著教會的事情而吵架,他說了一句:
「既然決定咗要做,就要盡做;決定左唔join,就講唔join。」
雖然彼此還是抱著自己的觀點,但對於此句我十分認同。
我不想成為拖泥帶水的人,要留就留,要走就走。
不要讓我的猶豫不決而影響任何事情,那樣更不負責任。

於是我whatsapp了一位朋友。

言談間,他說:「我覺得世界好似唔應該係咁。教會一直講緊嘅野,只係喺教會適用。但係,人的而且確係活喺呢個世界,而唔係活喺教會裡面。」

「但係我又諗,就算我走咗都無辦法改變到呢件事。」我道出了我的考慮。

「你覺得仲改到咩?」他反問。

⋯⋯

我常常認為,出現問題就應該要找方法解決,而不是帶著我的不滿離開。
可是我又能怎樣呢?
會不會,抽離FF世界的循環,就已經是我能力範圍內最合適的處理方法?
為甚麼很多人都在控訴著,離開的人不如留下來繼續付出的人?又為甚麼我有時都覺得自己「得個講字」而又不出一分力似乎是不應該的事?
又,若然我不再認同某些理念,也再不能真誠地跟別人說出「神好愛你」,在事奉路上我該如何繼續走?

其實我從沒有懷疑上帝的真實。一直以來的經歷使我不得不相信祂。
我只是再也說不出「耶穌愛你」這些說話。
因為我深知生命中有些疼痛、有些眼淚、有些疑惑失望憤怒孤單徬徨⋯⋯總需要靠自己跨過。
我不能說上帝從來不會介入和安慰,可是問心,有多少次你能夠言之鑿鑿的肯定,是上帝伸出雙手扶你一把呢?
如是者,如果別人正處於一個這樣的階段,我跟他們說「神好愛你」,「天父一直都在你身邊」,又叫他情何以堪呢?
我為甚麼還要創造一個如此「美好」的世界?
當他們長大了,發現當中與現實的落差,明暸這個世界不是甚麼有上帝有愛就可以,他們該如何自處?

我又嘗試冒昧地問一個曾經離開了信仰的姊妹,關於她離開的原因。(這次不是上次那位朋友)
因為我很想知道她會不會也是這樣想。
題外話,我一直相信每一個基督徒的離開,都有他們的難處與掙扎。只是教會常常告訴我們,因為他們信仰根基不扎實,被這個花花世界吸引所以離開了信仰,以勉勵我們不要這樣。
但教會從來沒有嘗試理解他們面對著甚麼境況。

「啱呀,我都覺得好唔真實!其實除咗教會,我係覺得成個信仰都好唔真實!」

「我諗觸發我要走嘅,都係因為我覺得花得太多時間喺教會,每次聽道我都覺得咩都學唔到,好嘥時間。我想喺俗世做多啲野,例如搞環保、urban planning、community building、public space、我嘅專業,呢啲都唔係祈禱就搞得掂嘅野。」

她還說了另外一些不再相信上帝的原因。
我心裡除了因為她絲毫不介意跟我分享而感動,還為著有人跟我有同一樣的想法而感到安慰。

嗯,寫到這裡還沒有結論。
我想,問心無愧就好了,世界上沒有說沒了誰就不可以。
而且上帝的事,不會因為沒了我就不能成事的。
參與不參與,有些事情根本不被影響,我當然明白。我只是在糾結於該用哪一種態度去處理而已。
沒有誰虧欠了誰拋下了誰,我們都在走自己的路吧。
人會變,月會圓。人的想法也會變,沒有甚麼事情是永垂不朽的。(OK,有,上帝和祂的愛呀嘛,不計算在內好嗎?)

耶穌說過一句:「我為審判到這世上來,叫不能看見的可以看見,能看見的反瞎了眼。」
我從前總認為自己認識了耶穌就不是瞎眼的,現在倒覺得,這才是真正從瞎眼中,看見了一點點真象。

/多少人走著卻困在原地
多少人活著卻如同死去
⋯⋯
誰知道我們該去向何處
誰明白生命已變為何物
是否找個藉口繼續苟活
或是展翅高飛保持憤怒
我該如何存在/

*******

歌詞出自汪峰〈存在〉

留下回應

贊助連結
龔立人 - 在暗角言說上主

 

 

精選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