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now 施諾

《令人噴飯的謝飯》and《死後可幹的事:瀕死經驗是甚麼一回事?》的作者

"你實實在在的告訴我、我年少的時候、自己束上帶子、隨意往來、但年老的時候、我要伸出手來、別人要把我束上、帶我到不願意去的地方。"

我的毛字不是毛手毛腳的『毛』字,而是一個反手

上文提到,鄧小平的「濃痰外交」迫使外國元首簽下了不少不願簽的條約,更勝堅船利炮,是必修的「國民教育」。但說到外交內鬥藝術,毛澤東和周恩來更勝一籌,否則他們怎可能成為鄧小平的上司?

1945年,第二次世界大戰結束,日本無條件投降後,國民黨的蔣介石委員長發了三發電報邀請共產黨的毛澤東主席來重慶作和平談判。

談判間隙,當時重慶文藝界的名流邀請毛澤東做了一次演講。演講後,有人問他:「假如談判失敗,國共全面開戰,毛先生有沒有信心戰勝蔣先生?」

毛澤東答道:「國共兩黨的矛盾是代表著兩種不同利益的矛盾。至於我和蔣先生嘛……蔣先生的『蔣』字是將軍的『將』字頭上 加一棵草,他不過是一個『草頭將軍』而已。我的毛字不是毛手 毛腳的『毛』字,而是一個反手。」 說罷發出自信豪邁的笑聲,意思是戰勝蔣介石這個草包將軍「易如反掌」。

1949年,蔣委員長從大陸逃往臺灣。他先住在高雄壽山,不久就 轉到臺北草山。有一天,蔣委員長和其子蔣經國遊草山時,問身邊人,此山叫什麽山,身邊人說叫草山,蔣委員長回想起四年前被毛澤東在重慶諷喻為 「草頭將軍」,又想到如今失去大陸,落草為寇,當即發火說:「胡說八道,臺灣哪有草山呢?要是叫草山 ,我肯定不會來的!」

待情緒平下來後,蔣委員長想,既然打算在此長住,應該把山名改一下。他冥思苦想,想出了陽明山。 (「國民教育」思考題:蔣介石為何改草山為陽明山呢?「陽明」是否對蔣介石有特別意義?)

回想毛澤東在1945年的自信豪邁笑聲,其實是打腫臉充胖子。論1945年雙方的軍事實力,毛澤東遠遠不及蔣委員長。1947年,蔣的部下胡宗南率領22萬部隊直插只有2萬共軍駐守的共產黨聖地延安。22萬打2萬,怎樣守?毛澤東只好逃命,轉戰陝北。在轉戰途中,有一回胡宗南的部隊只差兩個足球場的長度,便能夠找到毛澤東等人躲藏的山谷。但因胡的部隊太疲勞,又缺水缺糧,只好停止了搜查,毛澤東得以保命。

如果當日胡的部隊堅持向前推進多兩個足球場的長度,香港今天也許不會有甚麼自由行、公民提名、毒食物襲港、喊著移民台灣等issues。但歷史是沒有「如果」。

見識過毛澤東的「反手內鬥」後,下回談他當年令 Uncle Sam 和北極熊 「O 嘴」的「響屁外交」,又是必修的「國民教育」。

mao_chiang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L-oFOALoeY0

對於我的毛字不是毛手毛腳的『毛』字,而是一個反手有1個回應

  1. […] 先前的「國民教育」系列文章談到毛澤東和鄧小平的「反手」、「拉屎放響屁」、「吐濃痰」等等不同的鬥爭藝術,不單把蔣家皇朝趕到台灣去、更嚇到國外敵人人仰馬翻,抱頭而逃,振我中華聲威! […]

留下回應

你的電郵地址不會被公開。 * 為必須填寫欄目

你可使用以下HTML標簽及屬性: <a href="" title="" rel="">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

留下回應

贊助連結
陳韋安洪麗芳 寫給你心中尚未崩壞的地方

 

 

精選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