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無法在教會中走下去的原因


Charis Hung 2017年11月30日

和很多人不一樣,
我離開教會並不因為教會很糟糕,也不因為教會對我做過很差勁的事。
不是啊。
我在教會受到牧養、栽培、愛錫,每天都過著閃亮閃亮的生活。
即使在後來,我寫很多文章批判教會,也沒有太多的人對我惡言相向。
大家都很溫柔,尊重我的意見。

退一萬步來說,假使我對堂會有不滿意的地方,我想我首先會選擇留低,改變那些不好的地方。
我是這樣的人啊,因為呀水都知道,改革的人都走掉了,不好的地方不是一直會繼續嗎?
再退多一萬步,若果我覺得堂會不適合我,或者爛到一個地步,必須用腳表達意見,我必然會繼續找下一個安身之所,直到找到為止。
是主動去找,不是等天跌落黎啊。

而實際上,我的確曾做過上述行動。
只是最終我還是離開了教會這個群體。

有沒有離開信仰很難說,但我的確離開了這個群體。
我不能欺騙自己說,我只是沒有回到教會這幢建築物中,還是有和弟兄姊妹相交呀。我們還是會討論信仰,會互相關心。
但我想,那是不一樣的。
我真的失去了團契的生活,真的再沒有參與崇拜這些特定的聚會。

星期六、日對我來說,是工作五天或五天半以後可以喘息的日子,是一個假期。
最明顯莫過於有時gathering,我會不小心想約星期六的下午,然後到朋友說不行,我才想起那是團契時間。
我再不知道,有甚麼新的詩歌。
我也再意識不到又到了團契去Camp的季節。

我不是不記得。
只是因為那些不再是我生活的一部分。

每當有人問我,為什麼你不再返教會了呢。
我都說不出個所以言來。
時間愈久我愈模糊。
教會好難頂嗎?
還好吧。
每個地方都有難頂和不難頂的地方。
我不覺得不返教會以後,我花在信仰的時間就少了很多。

然後最近讀書會呀,再一次和一大班基督徒聚在一起。
再一次直線面對信仰。
某種痛苦,帶點窒息的感覺再一次撲向我。
我才憶起自己在最後是逃離掉教會的。

和很多人不一樣,我不再返教會不是因為教會出了問題。
我想,出問題的是我。
是我和上帝之間出了問題,當然教會必然在其中,不可能完全脫出關係。
但關鍵還是我與上帝。

讀書會每次都歷時兩個多小時,期間我們不斷討論各種信仰的概念或原則,而我注意到自己內心充滿著不屑、抗拒、嘲諷以及受傷等充滿張力的感情。
不,當然和組員無關,他們都是很好,是願意分享和虛心學習的人。
但和他們也有關,因為他們都能呈現出一種「對於上帝是最高、最好、最美最善最真,並且愛著世上萬物,看著一切都是好的。」這概念是理所當然、毋庸置疑、是基本如1+1=2的知識的氛圍。

每當這些時候,我就會覺得特別痛苦。

簡單如說到明天就被丟棄的野草,天父還給她妝飾,何況我們。我就會想吐嘈,明明野草就談不上漂不漂亮,而且她們也可能等不到丟到爐中,就被動物或人類踩死了啊。

或者說不要憂慮肉體的需要,因為天上的飛鳥不種也不收,天父也養活牠,你們不比飛鳥貴重嗎?我就會在心中怒吼,牠不去捉蟲的話牠一定會餓死的!一定啊!

上帝哪裡有護佑呢。
我完全看不見上帝的介入。

說著上帝認為世界是好的,一切都是好的。
只是因為人有了罪,所以一切都變得不好。
現在的不好,全因為有罪。
和上帝無關。
到了終末,世界將會成熟,完成了perfection這使命。

但最初的世界我完全不認識啊,亞當和夏娃不過是我聽過兩個累我成為戴罪之人的名字,我甚至不恨他們,因為太遙遠了啊。
終末的世界也一樣,我想我沒有長命到能見證這樣的時刻。
那麼現在一切的不合理、痛苦、難受,上帝也不用負責嗎。
我無法不認為上帝真狡猾呢。
將一切的不好都推給了罪和惡魔。

大部分的組員似乎沒有我的憤怒,像我返的團契、教會(或者間中有人會有疑惑),似乎大家都可以很輕鬆就相信上帝是愛,也非常自然地覺得我們對上帝的質疑只緣於自己的無知或「可能係我地對經文唔了解啫」。

是這些不同,令我覺得難受,令我覺得窒息。
並不是有誰錯了,而是這兩種狀態無法相融。
愈有基督樣子的群體我會愈痛。

我不覺得自己的憤怒合理。
倒不如說,我其實覺得自己很奇怪。
這個世界沒有一種學說或想法是完美的,像我們熟悉的Maslow’s hierarchy of needs。
我們知道凡事也有例外,我們也都體會過。
有一些時候,我們會戰勝肉體的需要而選擇先滿足心靈。
但我從未因為這學說的不完足而憤怒或不屑。
我可以很持平的分析,它只是有所不足,並非錯誤。
但對於基督教的宣稱、看法、理念,我卻帶著一種情緒性的批判甚至抗拒。

我現在啊。
十足十那心剛硬的法老或敵基督者呢,我無法好好接收有關上帝的事情。
內心幾乎總是即時出現駁斥、不同意或懷疑。

然後我發現,過了這好些日子,
我原來始終對上帝懷有憎恨。
我的傷口沒有癒合。

我看不到世界的美好,也感受不到上帝的愛。
每一次有人對我言說上帝的好與愛,只增加了我的對祂的恨。
如果你說上帝看待人和萬物其實一樣,沒有特別關照人啊。
上帝也不是一味只給予世界美好的事。
世界需要平衡,擁有了自由,就要承受好和壞的結果。
我覺得,我會比較沒有那麼恨上帝。

生命本來就沒有義務對你好,所以過得好和不好都是你要面對的事。
好和不好是有著很多原因的啊,和上帝沒有關係喇。
上帝沒有義務要去為你的幸福負責,也沒有義務要為你挪開困苦啊。
這樣的話,我完全不會恨上帝。

但這樣還算是基督教的信仰嗎?
我並不怕別人問我還是基督徒嗎。
我怕的是,其實在內心深處,我也開始對自己有了這樣的疑惑。
關於信仰,到底我心中還有沒有尚未崩壞的地方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