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ny Leung

• 主流教會性小眾平權分子
• 傳道夫妻之子
「我又轉念,見日光之下所行的一切欺壓。看哪,受欺壓的流淚,且無人安慰;欺壓他們的有勢力,也無人安慰他們。」傳道書4:1

我是雙性人基督徒 – 細細老師 下

真正的發現與釋放

因著以前科學沒有現在那麼發達,那時的細細老師根本不知道原來自己是一位雙性人,而當她發現自己是雙性人後,感到十分混亂和疑惑,開始思考在上帝的創造中真的沒有包括雙性人嗎?她找到聖經提及過最近似雙性人的都只是閹人,但其實際意思卻與雙性人不同,那麼她在上帝眼中到底是甚麼呢?而在上年2016年11月當老師出席一個跨宗教國際會議,她才正式找到答案,她形容自己今年已是52歲,是用了51年時間才尋回到底自己的身份是甚麼。

細細老師在會議上發表講論,提到亞當是否一開始被創造時就是一個雙性人,因後來的需要才被分開為兩性,原本她認為自己的言論會招來很大反對聲音,豈料在席兩位猶太教和東正教的神學家,二人同時舉手表示贊成老師的講法,因為在希伯來原文的創世記中,開初提及「亞當」和「人類」的字詞都是中性,之後在夏娃出現後的「亞當」才有了性別之分(編按:希伯來文所有字詞都有性別之分,而舊約中所有名字都有陰陽之分,但只有亞當這個人類是用過中性的形容字詞,另一種使用中性字的就是靈體如惡鬼、天使和大部分經卷的上帝)。

那一晚得知真相後,老師在酒店房裡,跪在神面前感恩到哭起來。她終於知道自己是誰,知道自己身為雙性人,其實就是更貼近亞當,更貼近神所創造的人類原始形象,她的身體構造就是當性別未被分為二元時的狀態。

真理復元的工作與召命

現在的細細老師得知亞當的原始身份後,希望更加研究聖經原文對有關耶穌性別的形容,因按照基因遺傳學來說,若撇除神蹟放入基因外,耶穌的成孕根本沒有經過人類父親,所以耶穌的性別是否百分百是男性也可能成疑,而因為耶穌需要符合外界對他身為一位夫子、君王、彌賽亞的期望,所以即使他不完全是男生,也必須對外宣稱自己是男生。當老師在默觀時,見到若耶穌是以雙性人的身體,全身赤裸裸地被釘上十字架,這是何等大的侮辱,她便因為耶穌這份愛而痛哭了整晚。

提到老師的召命,其實她經歷過兩次蒙召,第一次是在13歲時,神呼召她成為祂的僕人,她便覺得自己要成為宣教士,亦對非洲宣教有感動,可是當她踏足非洲時卻再沒有如此大的感動,所以這次的蒙召便不了了之。第二次的蒙召,上帝是要她在未來修補教會的缺口,她這次雖然真誠回應,但同時亦覺得自己何德何能可修補教會缺口呢?教會真的需要她嗎?所以現在的她不只擔心自己是否修補缺口的那一位,因著她的研究,她更擔心自己會成為製造缺口的那一位,所以現在仍然很迷茫,很矛盾。

而當提及老師的家人對她的態度,父親雖已過身,但在過身前仍表示不能接受她不是「長子」的雙性人身份,而母親現已接受自己,但對她如此公開出櫃仍很擔憂。她的兄弟姊妹甚少表態,而因為其中兩位弟妹是基督徒,當中一位更是女同志,所以兩位都不會很反對她,但另一位妹妹則表示老師令她難堪。

「我對屋企人講,若有一日我被人傷害,唔好怪傷害我嘅人,因為佢地可能真係唔認為我地應該存在喺世上,佢地唔識回應我地嘅存在,特別係而家極端主義嘅盛行。」

現在的細細老師除了爭取雙性人權益外,她也支持同性婚姻合法化,因為她相信既然同志伴侶相愛對方,其他人就沒有權力阻止他們結婚。而老師亦曾遇過一基督教反同機構,嘗試說服她放棄為同志站台,條件就是若她放棄這樣做,他們就會為雙性人爭取權益,當然老師沒有立刻答應機構的條件,因為老師坦言自己雖然支持同性婚姻,但從沒有刻意或特別為同運站台。

「有牧師亦見我同班同性戀朋友咁熟,想叫我幫手勸佢地唔好鍾意同性,試下鍾意異性,我就回應佢:『咁請牧師你同師母離婚,轉為鍾意男人,為我地作個好榜樣,咁我都會勸班男同性戀者放棄鍾意男人,轉為鍾意女人,而我自己都會考慮轉變一下。』」

Why So Small?

「細細老師」這個名字很獨特,她開玩笑說是因為自己的陰莖小肉太細小才有如此名字,但「細細」的緣由其實是因為在她12、13歲時已在教會非常長進,除了上面提及過帶領數百人決志,也曾參與很多事奉工作,曾是不同事奉中的小領袖,從那時起她察覺到自己開始驕傲,所以便祈禱求上帝不讓自己驕傲,上帝便給予她「Small」這英文名字,每當其他人叫她名字時,便是對她的一次提醒,提醒她只是上帝卑微的僕人。

細細老師的見證是一個十分震撼的生命故事,同時亦是激勵灰心失意的信徒朋友繼續向前行的動力。老師因信耶穌,便被罪的觀念一直折磨,足足苦了自己51年才得著真正釋放,她認為不論現在的教會還是現代科學仍視雙性人為畸形疾病是一個錯誤的觀念,這樣只會苦了下一代。

留下回應

贊助連結
陳韋安洪麗芳 寫給你心中尚未崩壞的地方

 

 

精選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