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ny Leung

• 主流教會性小眾平權分子
• 傳道夫妻之子
「我又轉念,見日光之下所行的一切欺壓。看哪,受欺壓的流淚,且無人安慰;欺壓他們的有勢力,也無人安慰他們。」傳道書4:1

我是與愛慾共生共存的基督徒 – 呀愁

呀愁(化名)是一名男同性戀者,在他小三時就已經發現自己喜歡男生,那年香港青春偶像組合Boy’z出道,他看到Boy’z成員們俊俏的外型就會感到很興奮,然而他也因為自己的性別氣質非常女性化而被霸凌和取笑,所以今天的呀愁看起來好像很堅強,卻其實是經歷了太多的傷痛而煉成的。中學時的他已經懂得去暗戀男同學,但那時卻因為覺得基督教不接受同性戀而禁止自己去追求他們,然而他從來沒有去求證這個說法,只是在中二時聽到某一位同班基督徒同學的言詞而認為同性戀在基督教中是不被允許的。

一神教信仰對他而言是…

呀愁與一神宗教很有緣,早在五歲時便第一次接觸基督教,那時他的家庭醫生是一位摩門教徒,送了《耶穌傳》的影碟給他,所以他在年幼時已認識耶穌,在他中學一年級時,他到天主教會中參加彌撒和慕道班,因為他想在教會裡面認識更多朋友,他覺得教會的人會願意陪他玩耍,聆聽他的心事,而他亦因為自己的性別氣質與別不同,而在學校裡給人霸凌,就更願意留在教會這個避難所,自此就與這個一神信仰脫不了關係,及至他三年級時在學校裡一次的佈道會中因環境因素而決志相信耶穌,然後他知道在校內欺凌他的同學也是回教會聚會的,所以他又會抱著報復的心態回去教會,想要給他們一點顏色瞧。

呀愁回到教會後,他一直覺得自己與小組組員的相處有隔膜,因為他認為基督新教的教義與他的同性性傾向有衝突,而他又碰巧是同性戀者,所以他一直不想也不敢敞開自己的心靈與他們相處,加上在學校裡霸凌他的人也是他的教友,故讓他有「新教仆街,公教好人」的想法。另外因為他的家人不太贊成他相信耶穌,所以他的教會和信仰生活從來都是不容易過的,他形容他在教會裡的感覺就像是「深陷敵陣」,裡面所接觸的人總讓他感覺有很大的距離。

呀愁教會生活的轉捩點發生在他中學四年級時,他在參與教會的夏令營後不久,便再遇上小學時的摯友,正經歷營後火熱的他便邀請摯友上教會,結果摯友一留就留到現在,而因此讓自己更願意投入在教會中,加上小組導師在那年也刻意營造小組裡面的緊密關係,所以中四、五兩年對呀愁來說是教會生活中最開心的時光。

現在回想起來,呀愁在教會裡擔任了很多不同的事奉和事工,目的是想得到別人的認同,導致他其實做了很多不心甘情願的事情,希望讓人見到一個同性戀男生也能符合教會主流對他的期望,諷刺的是當他成功得到別人的認同而進入到主流後,他才發現他一直想要的根本不是這樣,他為了得到認同和成為主流而失去了太多的自我,他還值得為了這些原因而犧牲自己那麼多嗎?呀愁在那時進入了信仰的迷失期。

然而呀愁在教會中最壞的經歷,是在他中學六年級時向導師出櫃,他在六年級公開試後想參加教會舉辦的門徒訓練小組,但因為他喜歡了一個同級的同學而決定向負責小組的導師出櫃,導師以致教會對信徒的感情關係處理本來就非常糟糕,特別這次是一個同性的關係所以他們處理得非常差勁,出櫃的決定導致他最後被拒絕參加訓練小組,他回想那時其實沒對導師憤怒,卻感受到很大的傷害。奇妙的是,教會的拒絕卻讓他投放了更多時間在大專院校團契內,也因此參與了更多香港學生福音團契(FES)的活動,在教會以外得著更多重新反思信仰的機會,也遇到了更多的不撚之耶(就是有腦袋的基督徒)。

在面具背後,我是一個雙面___

在教友面前的呀愁或許戴了一個看上去很正常的面具,但在面具背後卻是一隻處處留情的、慾望澎湃的「雜食動物」。呀愁還記得他第一次破處的經歷,他是在同志交友網站「TT」找破處對象的,然而在第一次過後他和教會關係沒受影響,也沒有教友知道他破處了,這種讓他不安的不協調感,更令他覺得自己不值得過教會的「聖潔」生活,他在此之後便更多去「搵fun」與不同的男生性交,他說那時的他覺得這些行為好像是在懲罰和作賤自己,每次被男人的陰莖深深插入他的肛門時,插破的正是他在教會裡面的「貞節牌坊」,那時的他認為這些行為與信仰是相違背的,就像香港歌手吳雨霏的《告白》裡的歌詞所形容的「我不會講你知,其實是第幾次和他相見,應否叫作外遇」。

但呀愁仍然選擇誠實的面對自己的慾望。他亦將這個矛盾的心路歷程寫上了Facebook與人分享,他發現自己可是非常的人格分裂,他在人前人後完全是兩個樣子,他在教會裡面可以是擔任很多事奉崗位的好弟兄,但沒有教友想到在台上敬拜唱詩、忠心事奉的正是一個___[由於這個詞語比較敏感,不便在這網站顯示出來,有興趣讀者可以按這連結參看,意思指的是樂於與很多人發生性關係的人],而這個字詞對現在的呀愁來講是一個讚美過於攻擊,因為在教會中又有多少人有資格被稱為___呢?

現在的他已經在強烈的罪惡感中得到釋放,因為他習慣了這樣坦誠去面對自己的情慾,而在翌年他能夠正式參加門徒訓練小組後,他更知道這樣兩面的生活其實是沒有問題的,只要自己不對別人說,根本就是沒人知道自己面具背後的樣子,不過這樣做也開始影響了他與基督徒朋友的相處,對著基督徒朋友時反而沒有對非信徒朋友的那種收放自如的感覺,所以他現在不敢將太多的時間放在院校團契上,他害怕因被揭發而失去和團友的一切關係。

IMG-20180519-WA0001

現在的呀愁慢慢的將自己的信仰和情慾拼湊在一起,因為他已經抑壓了自己很久,而當抑壓到了盡頭便會反彈,因為他清楚了解不接納同性戀和抑壓性慾是教會的問題,自己選擇去享受生命比起欺騙自己更有價值和意義,所以也令他決定要出走教會,走一趟真正由上主帶領的信仰之路,經歷和認識這個創造同性戀和情慾的上主更深。

留下回應

贊助連結
marksir 聖經考古

 

 

精選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