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老餅我快樂:談牧養青少年


猶推古 2018年2月28日

想了很久,還是覺得想分享。

因為近日不斷有人講,Facebook只是老野先用,背後的潛台詞是,當我們還覺得社交網絡Facebook屬於新事物(比起Blog的年代),我們已經老了。

甚至有家長和青少年教育工作的朋友,問我要不要學習玩Snapchat等軟件和青年人溝通,我的答案是:不。

我不是青少年工作的專家,但擔任了青少年團契的導師十多年,我認為做青少年工作的第一步,是你要珍惜和熱愛你自己的年代。每一個人活著的年代不同,我感恩我小學時玩的是閃卡、貼紙和劍仔(還有人記得劍仔嗎?),我也感恩我現在玩的是《Monster Hunter World》,我特別珍惜這個年代帶給我的差異感,讓我成為了我,要年青人願意尊重你,第一點是你尊重你自己,你的老餅,就是你的特色,也是你和他們建立關係的工具。

第二,是千萬不要扮年青人。也不要學他們的語言和他們說話。年青人不愛玩Facebook,是因為我們這些八十後或之前還是喜愛用文字去溝通,覺得說明一個理念,非深度分享不可,但年青人玩社交媒體想要的是搞笑和被關注,所以越短暫越少內容越多濾鏡的社交媒體越受歡迎,我們沒有這個感覺,越去扮他們反而越令人反感,讓他們有一個他們那一代的方法和空間,更加重要。

第三,年青人也是人,手機遊戲帶給他的是一個不用和人打交道又有快感的空間,是對這裡對他們萬般要求的最小的無聲的抗議和納喊,但他們同樣感受到愛。做人的工作,就是願意去愛他們,一個老餅願意嘗試去尊重他們的方式去愛他們,比一個扮年青人的老餅去和他們說教有效。

我由小學到神學院,最能改變我生命並讓我感受到愛的,都是比我大十二十三十歲的老師、牧者和教授,他們沒有扮年青,他們是上一代,但他們卻成肉身一樣拖我走出生命的黑暗,講老餅,誰老餅得過創始成終的上帝?祂,也還在做青少年的導師呢。

我是老餅我高興,當日我用Facebook接觸的年輕人,今日都已經是就職人士和父母,但他們永遠是我的年輕人,我就一生同他們同行。

至於今日的年青人,尊重他們,關心他們,給空間他們,他們會知道你愛他們的。

這一代,在這個畸型絕望的社會中能活到今天,其實比我們成熟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