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突破藩籬的基督徒 - 張懋禛牧師


Sunny Leung 2018年5月31日

張懋禛牧師是台北真光福音教會的創會牧師,這間堂會標榜接納所有的人,不論是同性戀、異性戀、離婚、單親、HIV帶原者、精神病患、藥/毒戒癮者等,總之是主流教會所排擠的,真光福音教會都歡迎。但這間堂會最特別的是張牧師本身也是一名同性戀者,而從他成長到成立真光教會的生命故事中,我見到的是上主一步又一步的拖帶著他去走這條恩典之路,預備他去服侍台灣內的弱勢群體。

決志與發現

張牧師成長於一個牧師家庭,從小就在教會長大,但他真正決志信耶穌是在國中15歲的時候,那時他開始思考自己與神的關係,同時亦對信仰思考產生興趣。他在那時回想起小時候曾從家裡三樓高的陽臺跌了下來,但竟然沒有死去而只是受傷了,讓他覺得是上主要在他身上成就大事才保存了他的性命。另外,有次他曾試過因偷東西被老闆捉到,在他驚惶失措時父母卻立刻趕來為他付罰款及原諒他,讓他體會到被原諒的感覺,還有自己的罪由他人來付代價,就像耶穌在世人還作罪人時就原諒他們且為他們付代價一樣,所以他便認真相信這位神。

張牧師在1993年18歲時發現自己是名同性戀者。在一次參加教會夏令營會時,一位弟兄在營內主動向他表白說喜歡他,當晚他們便發生了一些身體接觸,他們那時都覺得這些行為是不可接受的罪,所以他們便一起祈禱認罪悔改,但同時他亦發現自己對與同性有親密身體接觸並不抗拒,所以他就開始懷疑自己可能是同性戀者。牧師向我說,他回想自己從小在教會中與兄姊互動時,總會對弟兄比較有好感,甚至試過在參與青少年團契後很想念某位弟兄,他開初以為這只是主內弟兄的情誼,但後來就發現這是戀愛的感覺。

成為台灣大學與教會界的同運先驅

後來在大學讀書時,牧師有一個很有趣的經歷,就是有同班的同志基督徒朋友向牧師表白,這才讓他開始接觸更多的同志信徒朋友,但那同學認為基督徒與同性戀者這兩個身份是不能並存的,無奈地覺得同性戀者可以繼續相信耶穌但不能再留在教會,所以這亦引起牧師的好奇心,驅使他在大學的圖書館和一些基督教書房去尋找有關信仰與同志的資料。因為當時同運在台灣只是剛萌芽,所以大部分從國外翻譯回台灣的同運文獻與資料也不是最更新的,而當牧師將這些國外的知識或同志處境分析與自己比較時,卻發現這根本與自己的經驗不同,就開始質疑這些資訊的可信性。同時自己開始沒參與教會的聚會,因台灣的教會在那時候也開始接觸並討論同性戀,但這樣的討論大多都不是很正面,這讓他感覺教會彷彿在討論自己一樣而令他感覺非常不舒服,所以他便暫時離開教會。

可是因為台灣的大學界在那時期正值同志平權運動的開端,所以在大學學府環境中也會有不少關於平權的開放討論。牧師當年就讀台灣政治大學,因得知台灣大學那邊有地下同志社團,便認為自己的大學也應該設立類似的社團,所以他便在自己的大學內成立首個同志社團「陸仁賈」,而這個社團到現在還在運作中。及後他的社團加入了「全國校園同志團體行動聯盟」並參與籌辦聯校的同志活動「校園同志甦醒日」,在機緣巧合下認識了另一大學的社團幹部,發現他碰巧亦是牧師的兒子,在一番討論後他們覺得應在台灣成立一個同志基督徒團契,因得知在台灣長老教會中有一位楊雅惠牧師,剛從美國讀畢神學回國亦是支持同志的牧者,所以便與她主動聯絡並一起在1995年成立台灣本地首個同志團契「約拿單團契」,在那個同志還不太能夠露面的年代,他們的第一次聚會就已經有12位朋友參加,所以在一年後便因發展迅速便成立了台灣首間同志友善教會「同光同志長老教會」,一班同志基督徒始終能夠在同光教會中過著不被壓迫的教會生活,同時亦能夠彼此鼓勵和同行。牧師在同光擔任執事和長老的服侍直到1998年暑假後便出國讀書。

向父母出櫃

牧師在進行校園同志平權工作時,其實並未向父母出櫃,但因為自己與他們關係很親密,他不想對他們有任何的隱瞞,他想讓父母知道自己在做甚麼,所以便在1996年間鼓起勇氣用寫信的方式向他們出櫃。牧師當時寫了超過7張A4 size的信紙來向父母出櫃,父母在一開始很自責,覺得是他們不夠愛他所以才會這樣,同時感到震驚和難過,亦擔心他在未來的生活可能很難捱,會承受很大壓力。但讓人感動的時,他的父母親亦表示不管怎樣,他始終是他們所愛的孩子,他們對他的愛永遠不會改變,並提醒他說「不論你做什麼選擇,也不要離開上帝。」

其實父母在之後也曾問過牧師有否想過改變自己的性傾向,但因為他已經試過和女生拍拖但真的不適合,而且他在參與同志運動時亦曾誤以為台灣的「走出埃及協會」是支持同運的,所以便聯絡協會交代想成立同志團契的想法,後來他才知道該協會原來是想要對同志進行轉換治療(俗稱拗直治療),亦知道他們所作的手段令人難以接受,所以便回應父母說他不想參與這樣的改變計劃,而在幾年後父母亦慢慢的接受他是同性戀基督徒的事實,現在牧師與父母的關係仍然很好,他的父母也很支持他所做的事工。

接受呼召與建立真光福音教會

在牧師到美國讀書期間,他接觸全球最大的同志友善教會「大都會社區教會 Metropolitan Community Church(MCC)」,就在一次參加MCC總會會議時受到神的呼召要全職事奉。牧師其後在2002年回來台灣,本來想再回美國讀神學,但因簽證問題所以便留在台北的台灣神學院讀神學,他當時沒有在教會界公開同志身份,畢業後亦到過台灣基督長老教會總會的研究與發展中心工作。

其後牧師因為有建立一間歡迎所有人(不再只是為同志)的教會的想法,便另外和他的伴侶一起成立了真光福音教會,以服侍更多不同的信徒與傳揚福音。現在的真光福音教會已成立了超過10年,其中三分之一的信徒是異性戀而其他的是多元性別的朋友,教會亦設有兒童事工,有來自一般家庭的孩子,亦有來自單親家庭和同性家庭的孩子。而牧師沒有想到的是,近來亦有越來越多異性戀信徒過來參加真光的聚會,因為他們都不喜歡台灣教會對同志如此激烈的反應,想要尋找一間接納所有人的教會去參與。而因為真光不會用批評論斷的方式來對待非主流的信徒,所以就像一開始提過的,有不少曾經離婚、單親、精神病患、HIV帶原者、藥/毒戒癮者等各種不同背景的朋友來參與真光的聚會,真正體現了在基督內的愛與合一精神。真光福音教會在過去10年來也曾服務香港、內地、馬來西亞、澳洲、巴西、美國、加拿大等地的同志友善教會,接下來幾年的目標是將真光建立為更家庭走向、服務更多的多元化家庭的教會,並到台中建立新教會。

FB_IMG_1526103911747

張牧師不只曾是台灣同志平權的參與者,更是推動台灣教會界中接納同志的先鋒,他突破自身性傾向和宗派的藩籬,不論在平權上還是在牧養上,都活出了耶穌基督那種無條件的愛,他的所作所為正是我們每一位基督徒的榜樣:關心那些在邊緣的群體,並努力將他們帶進去基督裡的共融。其實共融一詞的意思正是團契,所以讓我們也彼此鼓勵,學效張牧師去活出基督裡真正的團契,一個接納所有人的團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