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ny Leung

• 主流教會性小眾平權分子
• 傳道夫妻之子
「我又轉念,見日光之下所行的一切欺壓。看哪,受欺壓的流淚,且無人安慰;欺壓他們的有勢力,也無人安慰他們。」傳道書4:1

我是死而復生的臺灣基督徒:張原境(下)

除了工作的場合,原境也在教會裡尋求支持,逐漸向身邊的教友出櫃,希望更了解這個議題,參與許多的活動及講座,也因此認識了更多支持同志的臺灣基督徒群體,例如長老教會青年陣線台灣好世協會等等,原境也去過接納同志的真光福音教會活躍校會,此外也因為認識了臺南彩虹遊行的發起人,接下了2018年臺南彩虹遊行的交通組組長一職。而在籌備過程中原境也發現,遇見基督徒或天主教徒的頻率遠超乎預期,不論是小時候在教會長大,國中參加課輔班後受洗,或者父母是虔誠的基督徒,有的默然離開了,在節期時才會回教會,有的在家人與自身間拉扯,有的仍隱身在教會,也讓原境感受到自己的處境比他們幸運,而決定為他們做出一些行動,後來真的有兩位朋友願意跟原境一起參與教會的查經班,重新嘗試接觸信仰。

在這個過程中,原境也做了許多的思考,調整自己的定位,從一開始覺得只要是反同的就是不好的基督徒,漸漸地可以去理解不同立場的人,思考他們對同性戀感到恐懼的原因,因為有些基督徒的生命當中真的很少遇到同性戀。另外,曾經有牧者友善地提醒原境,也許沒有人是完全邪惡的,因為大家都認為自己在做對的事情,是在付出愛和實踐信仰,只是有些時候的愛是沉重到讓人不勝負荷,甚至是為接受愛的生命帶來傷害。而另一位友善的教會長輩的提醒也讓原境一直謹記在心:「溫柔而堅定」,這樣才不會讓自己所帶領的青年小組組員感到不舒服,也能創造更多對話的機會。

全面的出櫃,就是去榮耀上主的最佳方法

2018年1月1號,原境決定不再隱瞞自己的性傾向,在臉書寫了一篇網誌出櫃。在性傾向與信仰的不斷拉扯中,原境的信仰是在不斷的被解構又建構,卻一直只是隱諱地用旁觀者的身份參與對性別議題的討論,覺得自己明明就是同性戀卻不能誠實面對自己很痛苦,知道一直藏在深櫃裡實在過不了自己的心理關口,所以他認定了在現階段信仰解構的最後一步就是要徹底的出櫃,在感受到身邊的支持力量足夠,自己對於信仰的理解也有某種程度的穩固時,他覺得自己全面的出櫃就是去榮耀上主、回應祂愛的創造的最佳方法。同時,原境也確認了自己有責任以同志基督徒的身份去製造更多對話的機會,讓那些因為不認識而感到害怕的基督徒朋友去了解同志是甚麼回事。而意識到自己受壓迫的身份之後,也讓原境開始會去關注以前不那麼在乎的社會議題,更能同理他們的感受,讓他在信仰上走出教會的舒適圈,參與更多的討論與行動,發展出不一樣的信仰觀做出更多反思與檢討。

身為一個同志基督徒,讓他印象最深刻的是…

原境的信仰年資雖然不是太長,但他也有一些經歷想跟大家分享。

第一個經歷是關於他自己的教會。在2016年《民法》修正案進入立法院的二讀程序,臺灣社會雖然向婚姻平權邁進一大步,但基督教內的反同陣營卻發動了前所未有的動員,用盡一切辦法去反對《民法》的修正,那時臺灣長老教會裡很多牧者也參與反同聯署,尤其是原境所處的台南中會態度更是激烈,本來他很擔心自己的教會也會加入聯署或動員教友參與「愛家」遊行,但感恩的是他教會長執對同婚議題的共識是不公開在講台上討論,讓教會內不同立場的人也能保有對話討論的空間。就在很多長老教會也以教會名義反同時,原境的教會選擇中立不表態或公開討論的決定,而且也有不少教友陪伴與支持他,讓他在一遍對同志指罵跟抹黑的論戰中,還能在自己的教會找到讓心靈得安息的空間,所以他很感謝教會選擇不表態,因為他知道教會的領袖雖說不是挺同,但也沒有在「教會就要反同」的巨大壓力下屈服,這樣就製造了更大更安全的空間讓雙方對話。

第二個經歷是關於原境牧養的青年小組。原境現在是教會的青年小組組長,組內有一位小組員,他的父母對同性戀者的態度比較保守與負面印象,所以在知道原境是同性戀後,該名小組員覺得很衝突不知道該怎麼面對,他也會害怕同性戀但並不討厭原境,一開始也害怕跟原境談論這個議題會傷害他,雖然知道父母對同性戀反感,但也非常願意讓原境繼續當他的組長,並常常跟他聊到關於同性戀及其他不同的議題,而且會在問每個問題時經過深思熟慮,因為他會為原境著想,希望自己的問題不會讓他感到被冒犯。他們倆的生命就是這樣互相扶持著,而原境也對遇著這樣善良的組員覺得感動。

而第三個經歷是關於他在教會裡進行著溫柔的「革命」:拿著一個寫著「I’m straight & I love my gay friends」的旗子與教友拍照。這個革命是在他2017年生日前夕開始的,是因為他在學習去愛和接納自己的身份,同時也要讓自己有勇氣繼續面對意見分歧的情況。而讓他最感動的是一對青少年牧區的輔導情侶對他的反應,他們因為快要結婚而要暫停事奉,便邀請原境到家裡吃飯,雖然知道他們一直對自己很友善,但也知道他們之前有參與過反同的集會,所以一直刻意避開和他們討論同性戀議題,而吃飯當晚他們卻無意中討論到有關的議題,他便決定對他們出櫃。那對情侶坦言以前身邊沒甚麼同志朋友,也知道他在進行拿彩虹旗拍照的行動,會害怕他找他們拍照,他們說自己在信仰上還不能接受同性戀,但他們願意找一張紙寫著「我愛原境」來跟他拍照。飯後當他們一起禱告時,那對情侶就求神給原境一個合適的伴侶,不論伴侶的性別是甚麼,這讓原境十分感動,因為他經驗到一個同性戀者的真實生命與保守基督徒相遇時,他們的態度真的會開始改變,雖說他們也不會挺同,但至少不會再參與反同集會了。

2018年3月原境所身處的教會的青年牧區同工會議輪到他負責分享,他在掙扎許久後決定製作投影片介紹同志,那是原境第一次公開在教會分享討論這個議題。原境先分享甚麼是性小眾群體(LGBTQIA+),然後介紹性別光譜、同性戀在國際上的處境以及在台灣基督長老教會的討論脈絡,並播放了玫瑰少年葉永鋕的紀錄短片,和台灣同志基督徒紀錄片《牧者》的部分片段。分享過後有人回應到是第一次這麼仔細地理解這個議題,也有人提出一些對於同志的疑問,甚至有人會後私訊感謝並鼓勵他,讓他非常感動,也讓他更有動力去促成更多的對話。

36759562_10212214090564273_1470192632842944512_n

當一個同性戀基督徒實在不容易,原境坦言自己的身份確是卡在兩個看似十分矛盾的群體中,有時真的蠻痛苦的,除了常看到基督徒恐同獲散播許多汙衊同志的錯誤言論,同性戀群體也因基督徒對他們的指控與定罪而覺得基督教是邪教,身邊的一些同志朋友也會揶揄原境基督徒的身份,讓他在兩個群體中也因為對面的身份而經常感到尷尬與矛盾,但也更讓他決定在苦難中堅持當群體之間的溝通橋樑,更希望基督徒能夠改變對同性戀如此負面的態度。原境覺得,每個時代都有一個族群,成為基督信仰群體誤解經文的代罪羔羊:科學家、女人、黑奴,然後現在是性小眾群體,因為人類總是以恐懼面對陌生和未知的人、事、物。原境祈願,總有一天基督徒不會再說「上主不愛同性戀者」,因為「無論是死,是活,是天使,是掌權的,是有權能的 ,是現在的事,是將來的事,是高處的,是深處的,是別的受造之物,都不能使我們與神的愛隔絕,這愛是在我們的主基督耶穌裏的。」

後記

我是在網絡上認識原境的,在今年二月到臺中參加臺灣長老教會的聖經神學研究班時第一次見面,然後在四月到臺南時受到了他熱情的接待,便順道完成了他的訪問。他給我的印象是非常的善良,待人非常的真誠,對每件事情的處理態度都十分認真,可是當我透過訪問知道了他的成長背景後,我感到很大的悲痛,他的成長是伴隨著很多的傷害和眼淚,而他決定今天繼續待在自己的教會,特別是也公開出櫃的同志基督徒身份在教會裡擔任事奉時,也要面對不少的壓力,所以我希望透過這篇文章祝福他,為他所作的打一打氣。

當這篇文章的初稿完成時,我傳給原境閱讀和修改,我們之間也用了接近兩個月的時間溝通和編修,他說在整理這篇文章時勾起了不少情緒,因為這是他第一次赤裸裸地面對自己的生命,就像對著一面鏡子卻無法直視充滿傷痕的自己一樣,所以他真的比我在這篇文章上用了更多心力,導致我決定將他加為共同編輯,以感謝他對待這篇文章也是他的生命故事的認真態度。

我相信這篇文章會引起不少同志基督徒的共鳴,因為大家都是在兩個看似水火不容的對立陣營的狹縫中掙扎求存,大家都在堅持信仰同時學習接納自己的同性戀身份,盼望原境的生命故事能夠成為你們生命中的一點養分,也轉化成你們日常生活中的勇氣去面對歧視和偏見。

留下回應

贊助連結
龔立人 - 在暗角言說上主

 

 

精選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