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ny Leung

• 主流教會性小眾平權分子
• 傳道夫妻之子
「我又轉念,見日光之下所行的一切欺壓。看哪,受欺壓的流淚,且無人安慰;欺壓他們的有勢力,也無人安慰他們。」傳道書4:1

我是個恰巧愛上女生的基督徒 – 呀魚

一位從小認真參與教會聚會和活動的基督徒,因為一次意外的出櫃而決定離開教會,甚至因而與朋友和父母的意見產生衝突,卻造就了一個難得的契機來重新審視一直所相信的,到現在終於從定人罪的宗教規條中釋放出來,成為一個真正的新造的人,她是呀魚(化名),一位年青貌美的雙性戀基督徒。

踏上她的信仰之路

若要說呀魚怎樣接觸基督教,這就是從她小學說起,因為她自小便在天主教小學和中學長大,很早便和耶穌結緣,她表示自己從小就相信耶穌是存在的,但因著在天主教學校中成長,她不知道原來有一個叫作「決志」的行動來表示自己願意相信耶穌,以祂為生命中的救主,所以那時的自己便一直相信耶穌是存在的,卻未有進一步的決志行動。到她就讀中一、二時,父親發現在他們家的附近有一間教會,由於父親認為返教會會讓小孩子變乖,所以就叫她返教會聚會,這就是呀魚第一次參加青年團契的原因,而當天就有團契導師問自己是否願意決志信耶穌,她就沒抗拒的跟著導師祈禱決志,從此就成為了基督徒。

呀魚決志的行動,讓她成為了家裡第一位基督徒,而在不久後父親也在首次參與教會崇拜時決志信耶穌,因為他以前對風水稍有研究,所以這次信耶穌的改變更讓他對信仰認真。然而母親在那時候對基督教信仰沒大興趣,她是在父女兩人決志後的兩年才信耶穌的,而且是因為被教會的師母「迫埋牆腳」退無可退才被迫信耶穌,但現在的她已經是對信仰有認真思考的信徒。

出櫃=教會生活的終結

呀魚就這樣平平淡淡的在教會度過她的青蔥歲月,她一直都熱心事奉,擔任教會裡不同的崗位,深得教會傳道人和導師的賞識,但好景不常,在自己上了大學後,一切都改變了。她被出櫃了。

呀魚是在上了大學後才認識現在的女朋友,她也是基督徒,但已經沒有回教會很久,她便出於好心決定邀請她回自己的教會,因為呀魚多年來的觀察讓她認為教會對所有人都是友善的,所以沒想太多就帶了女朋友回去,在介紹她時也避重就輕的說女朋友只是自己的朋友,可是身邊一些最要好的教友已經感覺到她們的關係超越一般朋友,於是她們便在一起吃飯時追問女朋友的身份,她不敢親口承認只是回答她們稍後時間再答覆,所以迫於無奈下便在之後的時間寫信給她們承認那是自己的女朋友。

教友們知道了真相後不懂如何處理,便決定與團契的組長詢問意見,沒有開名的說是關於一位女性基督徒朋友和女生談戀愛,機智的組長很快便猜到那是呀魚,所以便開始多了關心她,因為這個組長是比較友善的,所以他也肯用心聆聽她,讓自己感覺是比較溫和和舒服的。可是,事情不知怎樣傳到了對面那組的組長那裡,因為那組長與自己的關係更為複雜,她們同是在一個活躍於中文大學百萬大道上的大專基督教機構裡參與,而呀魚是機構的學員,組長是機構的同工,所以組長便付出更多的「關心」,同時組長向教會建議要停止她的事奉,就是在崇拜時不可以擔任領唱主席的崗位,美其名「讓她休息」說她是有罪的人,應該先處理好自己的罪才能再帶領其他人唱歌讚美神。

可是呀魚那時很堅強,她仍然決定每星期要回教會,因為她更加不想因為這樣而離開教會,這只會讓他們更覺得同性戀是不對的,但過了一段時間後,她終於支撐不了而離開了,因為當她每次見到台上帶唱詩歌的姊妹時,就會想到從前自己也曾經站在台上,但現在因為這樣無理的理由就被拒絕,她內心只有無比的感嘆。然後事情慢慢傳到那個活躍於中大百萬大道的機構裡面,當時機構的同工就告訴她要退出機構裡一切的事奉,她也只可無奈接受。

雙性戀的她與異性戀的基督徒父母

時間很快到了2017年十月,在之前她從來沒有向父母出櫃,但他們原來早已知道了自己的情況。媽媽在很早以前已感覺到女兒有女友,因為她除了問自己有否拍拖,更會問她身邊有否像男生一樣的女生,所以她覺得父母是在自己拍拖時無意中被發現的,然而媽媽的態度也是比較溫和,爸爸卻反應比較強烈了。呀魚知道爸爸其實一直想和自己討論這情況,但感到他一直都在拖延,最終在一次的晚飯過後,他質問自己是否與女生拍拖,在自己承認後更拿聖經出來與自己說同性戀是神不喜悅的行為。

呀魚嘗試反駁他的論點,更提出例子說世界上也有不少基督徒同時是同性戀者,但爸爸覺得兩個身份本來就是相違背的,所以在他腦海中根本從沒想過這樣的可能,呀魚便順著建議爸爸去認識他們,但爸爸說自己沒興趣也沒有需要去認識那群人,更說魔鬼總有辦法欺騙人,所以他覺得自己這樣譴責同性戀是不給魔鬼留有地步,她便質問爸爸這樣說是否只是沒膽量去思考和挑戰自己信仰的盲點,但爸爸使出最後的絕招:他說若他自己所說的話有半句的錯誤,就願上主去咒詛懲罰他,然而因為呀魚是愛著爸爸的,便不再與他爭辯了。

呀魚說,其實在這之前自己是甚少與爸爸分享很個人的事情,這次的對話是他們父女之間的第一次,但她覺得爸爸從來沒有正面回應過自己的論點,只是自顧自的說話和攻擊同性戀。然而她很清楚知道爸爸是愛自己的,但這只是從他角度來出發、試圖分辨是非對錯的愛,而非為女兒著想、希望女兒開心的愛,爸爸所做的只是為女兒好,但他從沒有想過甚麼才是女兒真正喜歡的。

一生中最愛的她

談到呀魚的女朋友,她們是在大學的團契內認識,但說到真正的深入了解,卻是發生在2014年佔領運動的時間。那時是金鐘佔領區的最後一天,因為明早佔領區便會因禁制令而被全部清拆,呀魚便選擇與團友一起留守在佔領區,大家圍坐在大學團契的帳篷前聊天,在經過更深的交流後,她便對對方有了好感,亦是在那時才知道自己不只被男生吸引,也會被女生所吸引,她在那時就知道自己是一名雙性戀者。

可是,她們也未正式在一起的,她們關係的起初點是在某天晚上聊電話時,彼此的說話也越來越有調情的意味,慢慢地自己也經常上她的大學宿舍玩耍,終於有次她便主動向自己表白,但那時的自己仍是受保守基督教觀念所影響而三心二意,卻因為被她的誠意所打動,加上不想再否定和忽略自己對她的愛意,便決定接受她的表白,與她在一起談戀愛。

後來就發生了上面提到的,被教會發現她們的關係,但這反而給予她們更大的力量去捍衛這段禁忌的戀愛,因為呀魚深知道自己再也不想被宗教狂熱情緒去破壞自己的幸福,她坦言初時其實也堅持得很辛苦,自己與教友的關係曾經鬧得很僵,但她們都不放棄地堅持到底,終於到現在她們的愛情已發展得非常穩定。

從狂熱耶L變回一個正常人

呀魚在開初信耶穌時,對信仰曾經非常火熱,因她是在一所女子中學就讀,所以她曾試過想去拗直校內的TB,她形容自己在中學時期是一個「死耶L」,試過有次與同學聊天時得知他會參加海洋公園的萬聖節哈囉喂活動,便極力勸阻同學不要參加,然後又會找聖經經文來指責他。慶幸的是,在被迫出櫃和接納了自己雙性戀的身份後,呀魚便慢慢地變回一個正常人,而在她拍拖後也開始認識到性小眾這個群體,那時的她會在網上尋找有用的資料,特別是到基督教網上媒體「信仰百川」看我的文章,她很想尋找一些東西來認同自己的身份,例如有人去反駁性小眾的身份不合符上主心意的論據。

20180526_200403

現在的呀魚得到越來越多基督徒朋友的支持,而那些朋友本來是完全不可接受她的行為的,現在即使他們有些人仍不認同自己,但她感覺到他們是真心替自己感到高興的,也願意祝福她和女友的關係,所以她很感恩身邊有這群朋友的一直陪伴,不會因為自己喜歡的人的性別不同而形同陌路人。

留下回應

贊助連結
龔立人 - 在暗角言說上主

 

 

精選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