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ny Leung

不雅神學愛好者、主流教會性小眾平權分子、傳道夫妻之子、教會培育部成員
「耶和華的使者第二次回來拍他,說:起來吃吧!因為你要走的路程太遠了。」列王紀上19:7

我是性人:淺談賣淫

三月時警方進行了一項大型掃黃行動,拘捕多名本地及外籍性工作者,其中兩名韓籍女被告在提堂時,於庭上提出控方案情不實,指控「放蛇」的警員曾接受被告提供的性服務,亦即俗稱的「食霸王雞」。從事性服務的的工作者,在坊間會被稱為性工作者,但在基督教的圈子內,因為我們都不承認性工作的合理性,所以我們也始終稱他們是「賣淫」的人,我今天正想從基督教的角度去淺談一下,賣淫/性工作/性交易這一範疇。

賣淫這工作給人負面的印象,讓人一聽到就想避而不談,可是賣淫卻同時是社會上必要的存在,甚至比擁有免費wi-fi更為重要。自人類擁有文明以來,賣淫的歷史便一直存在,而且不論社會、政權、朝代怎樣大起大落,賣淫行業依然屹立不倒,可見人類對於滿足性的需求的渴望是何等的大,否則賣淫根本不可能數千年也仍然存在。那麼為何我會形容它是「必要的存在」呢?原因在於它能減少性罪行的發生。每一個人也有性需要,有些人希望滿足一己私慾卻沒有合法合理途徑去解決,唯有透過侵犯他人身體來滿足自己的性需要,可是假若社會對性行業的態度開放,其實那些人便可透過光顧性行業來滿足需要,即使基督教對賣淫的論調是負面的,是惡劣的,但無可否認的就是我們在「以這惡防止更大的惡」出現。

英國前坎特伯雷大主教Rowan Williams曾經發表過「身體的恩典」的演說,他用到一文學經典解釋他的論點,故事關於一名年輕黑人女子由小到大就被人強姦,由於自己處於社會最底層,所以無力反抗只好認命,逐漸她不再反抗轉為順從強姦者的意願,到後來她甚至學習享受在強姦當中,享受強姦的過程中所帶給她的性歡愉,當Williams問到這女子可以如何在如此惡劣的遭遇中經歷上主,他認為強姦所帶給她的快感就是她經歷上主的時間,性歡愉的感覺就是上主恩典的臨在。這可能是很衝擊我們信仰思想的論點,但其實套在性工作者身上也適用,在香港而言,大部分性工作者都是迫不得已才提供性服務的,可能他們的學歷條件低,隻身一人在國內來到香港,甚至身邊還帶着沒有父親的兒女,他們根本沒有選擇的可能,所以才願意提供性交易以養活自己和兒女。很明顯地,性工作肯定不是理想的工作,至少在還可以選擇的前設下,大部分人都不會願意成為性工作者,但現實是性工作者就存在於香港社會中,若今天香港基督教會討論多了信徒職場倫理,亦有不少信徒會出來講職場見證,講述自己如何在職場中經歷上主,哪麼為何性工作者就不可以同樣在職場中經歷上主的恩典呢?

而另一方面,身體自主權也是基督教對性行業所能討論的議題。基督教的傳統向來就是十分重視個人意願的,特別在猶太教的傳統中,人是被視為一個完整的個體去看待,理所當然地,每個人也應該有決定如何使用自己身體的自由,雖然如上所述,大部分人未必以成為性工作者為理想,但這可以是沒有選擇中的唯一選擇,而特別是性行業對他們而言的意義更為重要,一來這是性工作者在對自己的身體行使自由意志,利用自己的身體來養活自己其實就如我們用自己的才能和知識去賺取金錢一樣(當然性交易根本不止於身體的運用,還有才幹與技巧的運用),二來就是他們在用上主所造的身體,靠己力來賺取金錢,沒有辜負上主的創造,反而物盡其用。

性交易如果從商業公義來說,其實它是十分公義的交易,當中甚至比從事企業生意的基督徒,更能避免犯欺詐窮人的罪。在香港的性交易從來是出於服務提供者與服務使用者的自願參與,使用者提供金錢以換來提供者所給予的性歡愉,當中明碼實價,使用者想要享用甚麼服務,提供者便說清楚要收取的價錢,沒有任何不公義的程序在當中,反而在文章一開始提及的警察「食霸王雞」就涉及不公義,即使執法者在享用服務後,也不可以執法的名義不給予性工作者應得的工價,這是在剝削性工作者勞碌得來的報酬。

在討論性交易時,性就成為了必須探討的議題,究竟性在一宗性交易扮演了甚至角色?在基督教的層面中討論性,性就成為了愛的語言,但性所帶來的不止於亦不限於愛,那麼性真的只是愛的語言嗎?性所帶來的性歡愉又在哪呢?性歡愉又是哪一種語言?現在基督教對性如此片面的討論,很大程度是受到早期神學家奧古斯丁的影響,他因在歸信基督是一名放蕩不羈的花花公子,故在歸信後對性的態度極為負面,因着自己以前荒淫的生活而反對與性有關的一切事物,甚至要求基督徒守獨身,比進入婚姻關係更神聖,更為上主所喜悅。所以在他積極鼓勵守獨身的情況下,即使夫婦發生性關係,也不可有性想像或歡愉,故早期至中世紀基督教偏向以工具論來理解性,只視性為生育後代的工具,沒有生育功能的性是沒有價值的,含有性想像或歡愉的性更是邪惡的。現在我們對性認識更多,不會再一面倒去負面批評性,特別當性歡愉成為了經歷上主恩典的一種渠道後,性不應再視為教會的禁忌。

性應在委身的關係中進行,我是同意的,但現實狀況就是香港人生存都已不易,更何況是拍拖和結婚呢?沒有拍拖的年輕信徒,假若教會對他的擇偶條件諸多限制和監視,他能夠拍拖比能夠買樓上車更困難,沒有委身的關係但性需要照樣存在,他可以從何解決呢?一對基督徒夫妻結了婚一段時間,但因為雙方的工作也十分忙碌,而根本沒有進行房事的時間,雙方的性需要又可如果解決呢?祈禱是一可行方法,但前題是當事人對着耶穌也能夠滿足了自己的性需要,那麼其實進行性交易是無可避免的辦法,我們可以說是「罪無可說」,卻是「情有可原」。進行性交易對基督徒而言,可算是一樣「Lesser evil」的選擇,雖然這交易的性是建基在金錢而非關係上,但這卻是一項程序公義的交易。

以上是我對性交易的一些反思,歡迎在留言區裡一起討論,讓基督教對性的論述更為充實。

留下回應

贊助連結
marksir 聖經考古

 

 

精選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