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ny Leung

不雅神學愛好者、主流教會性小眾平權分子、傳道夫妻之子、教會培育部成員、大學敬拜隊核心隊員
「耶和華的使者第二次回來拍他,說:起來吃吧!因為你要走的路程太遠了。」列王紀上19:7

我是帶著異性戀面具回教會的基督徒 – 里德

-100%+

「我轉而觀看日光之下所發生的一切欺壓之事。看哪,受欺壓的流淚,無人安慰;欺壓他們的有權勢,也無人安慰。」傳道書四1

這句經文是上帝感動里德(化名)去爭取同志平權的亮光,因為經文提到不只一眾受壓迫的性小眾無人安慰,更連在代替上帝審判同性戀者的教會,也沒有人安慰他們,所以里德經常提醒自己在爭取權益時,不要像教會一樣被仇恨佔據了內心,要知道不只是同性戀信徒,反同的教會也是需要耶穌的愛的人。

發現與掙扎

里德是在基督教家庭長大的信二代,他自小便參與兒童主日學,直到現在大學四年級要畢業了,也從未試過停止聚會,所以他對堂會的運作和制度可說是熟透了。然而,他在高中的階段開始懷疑自己的性取向與其他男孩子不同,上了大學就更肯定自己是一名同性戀者。在我面前的里德言談間不時會開玩笑,但其實他想過幾次要尋死。

我係基督徒但同時又係同性戀者,普通信徒根本唔會明,我地呢班人一開始發現自己性取向時,嗰種掙扎同矛盾係有幾大。

在大學時期,由於里德一直的信仰圈子只限於自己的堂會,所以當他肯定自己是同性戀時,他很想改變它,不想要這身份,覺得這是一個讓人感到羞恥的標籤。有一段時間,雖然他沒有公開自己性取向,但他有嘗試找基督教機構協助,亦強迫自己過所謂的「聖潔」生活(不拍拖、不自慰),希望終有一天醒來時,自己便會變成異性戀,可惜這一天始終沒有出現,他在這時候有想過自殺,覺得有一種「獻世」的感覺,既然教會宣告同性戀是如此被上帝厭惡又被教會排擠,不如他一死了之,而他同時亦開始去質疑「同性戀要改變」這種說法究竟是否來自聖經教導,為何他人遇到心儀的對象便可以自由戀愛,做同性戀者與人拍拖就好像是犯了死罪一樣?

里德坦白對我解釋為何自己在大學時期才肯定自己是同性戀,是因為香港的性教育一直缺乏,讓到他在觀看GV(gay video,同志色情影片)時根本不知道原來其他人不是看這些的,而加上他由小到大就只在教會這保守環境中成長,他接受過對性的教導嚴重不足,很多知識也是在上了大學後才首次接觸,可見性教育不足的可怕,特別是教會對性的討論和教導如此含蓄和負面,更讓他擔心教會的下一代。

咩叫認識基督就知道同性戀係罪?你覺得我地自己鍾意揀做基佬比人去歧視自己呀?有得揀我做番直男唔好?

幸好的是,上帝在他身邊安排了很多天使與他同行,讓他知道原來並不是所有人也相信教會那一套。他在自己的大學團契中,遇到很愛他的團友,大部分團友在得知他的性取向時都沒有第一時間要定他罪,很多亦願意陪伴他行下去。而更感恩的是,他堂會的主任牧師是一位很有為父心腸的牧者,當里德向牧師出櫃時,牧師坦言不懂如此回應才是最好,但他願意陪里德一起同行,一起學習。之後的時間裡,上帝亦親自預備了合適的時間,讓他向父母和家人出櫃,身為基督徒的里德父母,雖然口裡沒有說認同同性戀,但他們對里德的愛仍然沒有減少。里德因此慢慢地不再因信仰和性取向而感到矛盾,開始接受了自己是同性戀者的事實。

求死與安慰

這些親友長輩的愛,成為了支撐里德繼續活下去的力量。而在他大三的一次暑期營會時,他便領受了上帝透過傳道書那段經文對他作的呼召,開始決心為自己的群體發聲,而他亦首次接觸與同志有關的神學,成為了平權的一分子。里德雖然接納了自己的身份,但其實他在教會的壓力仍有不少,他形容教會是一個對同志極不友善的環境,更貼切來說,教會是一個對小眾極不友善的環境,所以每當有人接觸到小眾的議題時,教內打壓的力度便會很大。

你睇下時代論壇post下面啲comment就會明我講咩,每次有post提及到性別議題,已經唔算係直接講同性戀,永遠會有一大班耶撚係下面comment話同性戀點衰點賤點濫交,我由佢地嘅言論中只見到仇恨同恐懼,一啲耶穌嘅愛都冇。結論係教會一係想拗直我地,唔係就麻煩我地唔好出現係教會當中。

因著有形無形的壓力,里德在2016年尾時,曾認真考慮過自殺,因為那時候的他覺得自己已走到盡頭,在面對教會的定罪與排擠時他感到很辛苦和難受,導致他在很多的晚上,當他躺在床上因大壓力而失眠時,他會流淚禱告,他覺得很孤獨很寂寞,他覺得自己格格不入,他那時覺得自己就像以利亞向耶和華求死一樣,明明知道是上帝命定他去為性小眾發聲,卻因為苦難而再次卻步和軟弱。

然而耶穌每次也是讓他在淚痕中感受到溫暖,里德說在每次的傷心失意時,他就會在腦海中再次見到主耶穌緊緊擁抱他的畫面,有一次在出現這畫面時,耶穌的愛所帶給他的溫暖,就由他的內心裡湧流出來以至包圍了他的全身,讓里德全人也浸泡在耶穌無條件的愛裡。最後,上帝回應了他的禱告,對他說:「起來吃吧,因為你要走的路甚遠」,他知道寂寞孤獨的感覺是會繼續伴隨他,但主耶穌是他唯一且永遠的同行者,所以他便再次重新振作,繼續為主踏上征途。

期盼與擔憂

教會就好似貓哭老鼠咁,呢頭不斷定你罪,話同性戀點濫交點戀童癖點邪惡,轉個頭又叫人唔好歧視,要包容接納呀。

里德直言不認同教會現在對同性戀定罪的宣告,所以他已決心在有身之年,一息尚存之時,繼續為平權而努力,繼續為改變教會而奮鬥,他覺得教會在十字軍東征後早已作了極壞的見證,在黑奴、黑人平權參與上亦較社會慢了非常多步,甚至在現今女性平權參與上,仍有不少保守宗派存反對態度,力抗女性能夠在父權社會中得釋放的自由,所以他更不希望教會在同性戀議題上仍然如此取態,因為見證早已越做越壞,教會如此無知去宣講,只會加快教會與時代脫節,最後成為被社會,甚至被上帝放棄的一個群體。

 


我是異類基督徒》見證系列

逢星期一,異類講道理;逢星期三,耶膠語錄大搜查;逢星期五,異類講見證

夜晚八點正,準時出Post


「我們從不吝嗇去分享自己的生命故事,只是你們從不願意去聆聽我們的無聲吶喊。」

本文簡短連結 http://faith100.org/08Fqd

留下回應

贊助連結
曾思瀚 - 壞鬼比喻路加福音篇

 

 

精選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