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ny Leung

• 主流教會性小眾平權分子
• 傳道夫妻之子
「我又轉念,見日光之下所行的一切欺壓。看哪,受欺壓的流淚,且無人安慰;欺壓他們的有勢力,也無人安慰他們。」傳道書4:1

我是同性戀天主教徒:Mike Devon

我們可能聽到比較多同志基督新教徒的生命故事,但好像除了《願你的唇吻我》這本華人同志天主教徒故事集外,同志天主教徒的故事就很少在其他地方聽到,所以今天見證的主角正是一位同志天主教徒Mike Devon。然而有趣的是他在接觸大專的基督徒朋友以前,根本沒聽過有「見證」這回事,所以這算是他第一篇的見證故事。

信仰與性傾向

Mike在升讀中學前未接觸過天主教,而他讀的中學有天主教背景,所以他整個人的價值觀自然就變成很天主教,因為他正在面對很大壓力,在學校裡的成績不理想,人際和家庭的關係都不好,他需要有力量可以依靠,為自己的生命帶來希望,所以認定了天主教是他的信仰,在三年級時便領洗。而因為天主教與基督新教不同,天主教是沒有所謂「決志」信耶穌的行動或儀式,所以Mike也不會像新教徒一樣刻意對身邊朋友宣傳耶穌,他不喜歡這樣死纏爛打到處向人傳教,因為這很像層壓式推銷(老鼠會),不只得到的效果太少,更會增加推銷對象對宗教的反感,所以他認為接受這個宗教與否是看緣份,與耶穌有緣遲早都會相信,時機還沒到的話怎樣去推銷也是徒然。

Mike在中學一年級發現自己喜歡男生。中學有體育課堂,而當同學們進到更衣室內更換運動服時,他就真的自然去「睇肉」:看男同學的胴體,然後在見到帥哥時也會臉紅,甚至對有意思的男生表現出害羞的狀況,不敢與他直接對話。Mike喜歡看男生,但在他眼中的女生大部分都是一模一樣的,除了那些樣子比較特別的女生外,他根本認不清她們,而當男同學討論到看AV和學校裡女同學的質素時,他都搭不上嘴。Mike一開始不知道自己與其他男生不同,但慢慢的他察覺到自己好像格格不入,便懷疑自己是同性戀,他便在互聯網上尋找資料,得知同性戀是正常的性傾向而不需要轉變後,他很快便接納了自己喜歡男生的事實。

連一塊同志友善的壁報都容不下的天主教學校

接下來的幾年,Mike的校園生涯都是風平浪靜,但中五時卻發生了一些風波。那時他被老師叫去負責走廊的壁報製作,壁報的主題是「和諧共融校園」,然後他便決定用同性戀來當主題,用海綿寶寶與章魚哥的婚禮作為壁報的卡通插圖,旁邊加上一些關於同性戀的介紹,以及如何在校園內消除對同性戀同學的歧視,然後又引用了教宗方濟各的名言:「擁有同性戀傾向並不是問題,同性戀者不應該邊緣化。如果有人是同性戀,他信仰上帝且心地良善,我怎麼能論斷他呢?」,呼籲校園內的師生都應該平等對待同性戀人士。

在Mike製作壁報的過程中,已經引起了校內師生的留意和討論,豈料當壁報完成後二個小時內,學校的副校長便叫了他去交涉,副校長指出同性戀這主題並不適合用在這壁報製作上,並要他的班主任叫其他同學以另一個弱勢群體來取代同性戀者。副校長的指示就好像是對Mike生命的否定和不接納,所以他便怒而撕下壁報的一切,然後其他同學就以「善待聾啞人士」為主題再製作壁報。即便如此,這次事情已經深入人心,而他也因此聲名大噪,學校內大部分的人已經當他是同性戀者,他的心情因而大受影響,便去找駐校的社工聊天來抒發情緒。

Mike現在畢業了也沒再回去學校,因為他覺得發生了這樣的衝突,會讓彼此的見面非常尷尬,有趣的是駐校的神父反而沒因此有很大反應,作為宗教代表的神父反而一直友善對待他,而且兩人在討論香港的政治話題時非常投契。

校園內的情慾與信仰經歷

升讀了大專後,Mike也遇到了不少印象深刻的趣事,其中一件就是他和一位男同學在校園圖書館內進行「情慾探索」。事情的起源是有一位男同學也是他的好朋友,約了他一起去學校圖書館內的視聽室溫習,當他們到視聽室時,沒想到男同學突然關了燈,建議他們可以一起用電腦觀看GV,他也沒有拒絕他的提議,因為視聽室需要預約才可以使用,視聽室門口也要用學生證才能進入,所以他們兩人便很安心的看起GV來,男同學的手便慢慢伸向Mike的下體處撫摸。

正當他們在探索情慾時,視聽室外有一個人影閃過,他們也沒太在意,但突然「嘟」一聲門就被打開了,原來是圖書館的職員查看電腦紀錄是有人在用這房間,卻看到房間內沒開燈便進來查看,Mike二人便迅速閉上電腦的屏幕,但電腦的聲音還在播放,他們便與職員非常尷尬的彼此對望,而可能那位職員是一位腐女(就是很喜歡看男男情侶動漫的女生),所以呆了幾秒然後解釋了進來原因後,便識趣的關上了門沒打擾他們,但他們已經完全沒了興致再繼續看GV,便提早收拾東西離開。這次情慾探索應該也算是失敗的經驗,但也讓Mike留下了深刻且有趣的回憶。

另外一件趣事便是他加入了學園傳道會,而對他來說,裡面的成員所做的事情是非常新奇的,因為他在天主教群體裡還沒見過有人會這樣來「實踐」信仰。讓Mike感到最新奇的是成員會像推銷保險一樣向同學講耶穌,然後用盡辦法想讓他們信耶穌,但成員每次推銷耶穌都是在午餐的時間,而且每次的對象都是看起來不匆忙或是單獨吃飯的同學,這讓他感到很內疚,因為這些行動都非常阻礙別人休息或享用午餐,而且這樣做並不尊重別人,不論是別人的時間或信仰自由。

所以Mike在小組分享時會反對成員這樣推銷耶穌,而讓他反感的還有是成員因為要進行晨間禮拜,而霸佔了校園內的公共休息室,而他們就只會沉醉在唱歌和祈禱中,根本看不到外面不少同學已經在排隊等待使用休息室裡的影印機,他便對組長表達不滿,組長卻回應他說成員已經這樣做了十多年,但他指並不是時間久了就會讓霸佔休息室的行為被合理化。Mike每次的意見當然得不到成員或組長的重視,所以他也在兩個半月後按捺不住心中的不滿而決定離開學園傳道會。

5549fd8d2b8578d0ce6dc4b354a788b6

Mike其實是在新加坡出生的,但以後就隨家人過來香港定居生活,也到過澳洲留學,他因為接受過新加坡的教育而學習過很多不同的語言,卻沒特別擅長於任何一種。對他而言,追尋自己的身份認同永遠是一門功課,不同文化的特徵都從他身上流露出來,卻好像沒一種能完全代表他,祝願他在以後的時間,都能像肯定自己的性傾向一樣,能夠肯定自己的身份為何。

留下回應

贊助連結
陳韋安洪麗芳 寫給你心中尚未崩壞的地方

 

 

精選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