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ny Leung

不雅神學愛好者、主流教會性小眾平權分子、傳道夫妻之子、教會培育部成員
「耶和華的使者第二次回來拍他,說:起來吃吧!因為你要走的路程太遠了。」列王紀上19:7

我是來自極端基要派的同志基督徒 – Peter

Peter 是我的前輩,他早在Xanga仍提供免費博客的年代已開始針對主流傳統教會充滿陰暗一面的文化而撰寫博客,他的 Blog 稱為《醜陋的基督徒》,現因Xanga不再免費而暫時離線,有待另覓免費博客平台而「移民」;他同時也是同志圈子中的前浪,更巧合的是他亦是一個極端保守的傳道人的兒子,就在這樣的身分交織下,開始了他的信仰之路。

福音拓荒者,同運開荒者

Peter最早的回憶,包括最早的信仰回憶,是在三、四歲,他從小跟隨父母到南美洲的祕魯為當地唐人福音事工開荒。他早在五歲已知道自己喜歡男孩子,亦經歷過與當時喜歡的一位同班的金髮男同學分離,年僅六歲便初嘗對「愛別離」的傷痛情感。直到七歲時,Peter隨家人離開祕魯,其後也隨父母輾轉到過不同國家,包括牙買加、美國及加拿大,1971年初才回香港生活,便一直跟隨父母到「普利茅夫弟兄會(Plymouth Brethren)」位於九龍的一個小型聚會所聚會。

因為弟兄會是一個極端基要的宗派,他父親拒絕承認自己為「牧師」,只自稱為「傳道人」,甚至拒自稱為「教會」,卻自稱為「召會(assembly)」,因為他認為「聖經根本沒有這些稱謂」,而其實聖經明明是有的。不難想像,他父親對同性戀的仇視態度是十分極端的,他幾次閒聊時無意中講到同性戀,謂「按我的聖經,他們是要被石頭打死和燒死,因為神憎恨同性戀」云云。當年仍未足十歲的Peter 無意中也聽在心中,內心對父親的講法感到十分反感,每次心中的即時反應也是強烈質疑。後來聽多了,亦因而對教會的仇同言論產生「免疫力」,心裏徹底否定基督教內的一切反同言論。

我細個一開始已經成日聽到呢啲反同言論,就已經本能地強烈質疑佢地嘅可信性同合理性,所以我其實根本冇信仰同性取向之間嘅所謂衝突,一直深信只係嗰班宗教嘅所謂道貌岸然亂解聖經。

Peter十九歲洗禮,但當時只是因為爸爸不斷的慫恿才受洗。三年後到了英國,除了為升學,還因為想追求一位自己喜歡的、中學畢業後已飛往英國升學的中學同班男同學。到了英國,他有接觸當地華人教會,他亦沒有特別隱瞞自己的同志身分,所以當得知他的性取向時,教牧長老等大多拒絕認同他,反而是同年紀的會友倒更能夠接受。在英國的時候,Peter多了空間和時間去安靜和思考信仰。但他對那位他深愛的男同學表白後,得知同學是異性戀而感到極端沮喪,但感恩的是能夠在英國安靜的環境中,讓上帝幫助他跳出了傷痛。

香港的教會生活

回到香港後,Peter仍在父親強烈慫恿下,在弟兄會糾纏了一段年日,其後他轉而參加母親所屬的崇真會某堂會聚會,期間亦不時參加平安福音堂的聚會。

他形容平安福音堂的堂會生活可以用一個「八」字來形容,因為自己所有私人生活,只要在堂會內分享過就會傳遍整間堂會,而兄姊在自我介紹時亦諸多限制,例如從事保險、金融、傳銷、地產等行業的兄姊都被「嚴重勸喻」不要主動公開其行業。其後有位「前」姊妹貿然問Peter是否同志,他坦然如實回答她後,至此他是同性戀者的事實便通了天,更因而被高層停止了他所有事奉,他形容那位姊妹出賣了自己對她的信任,所以最後他憤而決定離開這堂會,最近更因她又一次否定他同志身分,而決定與她絕交。

其後在1994年Peter經歷一次嚴重情傷後,參加當時香港唯一同志基督教團體 – 「基恩之家」的聚會,但因為當年本地的同運組織,甚至基恩之家的組織也太鬆散,連牧者也沒有,1999年亦因自己也在基恩之家中又經歷過情傷,因此淡出基恩之家,再回去主流教會,但未幾「明光社」等團體興起甚至壟斷了教會對同性戀議題的聲音而令他極討厭。直到2007年春夏間,才下定決心完全離開弟兄會以及傳統教會(連同基要派甚至福音派也毅然一併揚棄),因為覺得回去只會令人信仰窒息。他形容他自幼所接觸的弟兄會及傳統教會,根本是一群既離地而又不懂反思,極度反智的信徒群體。

現在Peter已固定參與基恩之家的聚會,而且覺得信仰得到徹底更新,感到豁然開朗得多。

父母

提到Peter的父母,當年他在外國修畢學位後,便回到香港成為中學代課教師,其間因為喜歡上一位高班學生而為校方得悉,他被迫要向父母出櫃,父母就在當時得知自己的性取向。父親知道時表現得很驚訝,連連問他為甚麼不喜歡女孩子,但慢慢就少再問他了。而近年再提起時,其實父親的態度已明顯軟化。母親就一直以平常心看待他,沒有太大的反應。Peter母親數年前己息勞歸主,現在父親也知道Peter與男伴同居,但反應已不大,亦沒有因此而強烈反對,因為雖然以前的父親對同性戀抱著強烈譴責的態度,但因為這次接觸的同性戀者是自己的兒子,他一向知道兒子並非什麼「壞人」,或許也因此對同性戀的看法有所改變。話雖如此,父母「催婚」仍屬人之常情。

我出櫃之後,每次父母催婚,我都會非常清楚咁同佢地講,如果真係想我幸福,就求你地唔好再勉強我同一個女人對一世啦。女人絕對唔會啱我,就算大家勉強結婚,唔單止我唔會開心,更加連累對方悲慘一世。你地見到我咁唔幸福都唔會開心啩?

與男伴一起走過的十九個年頭

Peter與現在的男伴已共同走過第十九個年頭,他在未有ICQ的年代時,透過IRC認識了現在的男伴(編按:其實我對ICQ已非常陌生,更遑論對IRC有甚麼認識,上網查Wiki才知道,IRC即“Internet Relay Chat”的縮寫,是一種通過網絡的實時聊天平台)。

在剛開始聊天不久就發現對方較年輕,而且彼此年齡雖相差約十二年,但在雙方見過彼此的照片後便喜歡上對方。他形容自己是慢熱,而另一半則較主動。十多年相處當然多少也有爭吵,而對方亦曾因自己極少與他深層溝通,長年忽略了他的需求而離開過(他坦言雙方其實在感情路上亦認識過其他男孩子),但也因為對方的離開而喚醒了Peter對他的珍惜,經過一年多不離不棄的堅持以及迫切禱告,終於成功追回對方。那次對上帝的經歷,是一個令Peter更加肯定了「同性戀是罪」根本就是教會歷代以來便大錯特錯的壞鬼教義。

Peter的男伴以前有接觸過基督教,但覺得排他性太強,而且也非常硬銷,因他的外婆也經常對他們講福音,所以他雖不否定宇宙間確有上帝的存在,但仍不覺得與自己有何關係,亦未有決志的想法。

我在訪問中問及Peter能與另一半在一起那麼久,有沒有任何「保鮮貼士」可以分享,他非常大方地告訴我,最主要有三點:

  1. 要有「第三者」,亦即有動物夥伴。Peter其實初時不覺自己原來喜愛動物,但有趣的是2003年有一天男伴幾乎先斬後奏地帶了一隻小狗回來,至此便養到今天,Peter亦因而變成了「狗痴」一名。
  2. 要有共同興趣。Peter與男伴都是鋼琴導師,對方的教授方法很好,他本人則彈奏得較好,這樣就可互補長短;雙方也很喜歡日本文化,所以一起去學習日語,亦試過一起學習其他外語。
  3. 多一起去旅遊。Peter雖自小在外地飛來飛去,但原來以前從未聽過「旅行團」這個概念,在與男伴第一次隨旅行團旅行後,便愛上了旅遊,也一起到過九州、北海道、漢城(今稱首爾)、海南島、馬來西亞、星加坡等地。

(Peter補充還有第4點,是除了相愛外,至重要是互相尊重、互相欣賞、互相信任。)

宗教VS信仰

現在的Peter仍在基恩之家聚會,他認為「宗教」與「信仰」其實應該要分開來討論,信仰若被扭曲,就必變成為導人迷信,甚至坑人至烈的宗教以及其附屬的諸多教條。所以他形容自己是信耶穌基督,而絕非信「基督教」,因為現在的基督宗教看似發展蓬勃,但當中已嚴重扭曲了非常多的真理,就好像「神憎恨同性戀」,以及所謂「逆向歧視」等等荒天下之大謬的概念。即便如此,現在的Peter仍然願意擁抱這個曾經傷害自己和自己群體的宗教,盼望總有一天會有改變。

因為我穿梭往返傳統教會太耐,懂事以來五十年見嘅黑暗野太多太令人失望,加上我係同志,就更成為第一身受害者。

 


我是異類基督徒》見證系列

逢星期一,異類講道理;逢星期三,耶膠語錄大搜查;逢星期五,異類講見證

夜晚八點正,準時出Post


「我們從不吝嗇去分享自己的生命故事,只是你們從不願意去聆聽我們的無聲吶喊。」

留下回應

贊助連結
陳韋安洪麗芳 寫給你心中尚未崩壞的地方

 

 

精選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