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ny Leung

• 主流教會性小眾平權分子
• 傳道夫妻之子
「我又轉念,見日光之下所行的一切欺壓。看哪,受欺壓的流淚,且無人安慰;欺壓他們的有勢力,也無人安慰他們。」傳道書4:1

我是一名偽異性戀基督徒:阿新

阿新是一位同志基督徒,他的生命故事曾被記載在同志基督徒見證集《我們彎著返教會》一書中,這本書現於基恩之家內有售,而他現在是一名服侍年輕同志社群的社工,但在他接納自己,能夠幫助其他同志之前,其實他也有著充滿掙扎與矛盾的過去。

與男生拍拖卻患上氣胸:是上帝懲罰我!

阿新是在小學六年級時第一次回教會的,他所回的教會是一間巨型的主流教會,因為教會給青少年舉辦各式各樣豐富的活動而被吸引了,就這樣「糊里糊塗」地待在教會,而他開始認真對待信仰是在中學四年級時,他有天突然覺得自己好像一直活在別人的期望中,期盼找回內心真正的自己。因為他知道自己喜歡男生,也知道教會是不允許同性戀的存在,所以要做回自己便意味可能被教會拒諸門外,便不禁在教會小組裡分享時大哭。他很清楚知道耶穌愛自己,卻因為自己的信仰與性傾向的對立而掙扎不斷。

面對如此大的掙扎,阿新曾有一段時間試著去禁慾,可惜很快就失敗了,壓抑的情慾每次再湧現出來時會比之前更難忍耐。他便到一些網上同志交友網站尋找男朋友,很快投入到一段關係裡,卻碰巧在短短半年內多次患上氣胸(爆肺),他更覺得是上主在用氣胸來懲罰他的同性戀傾向,所以他最後便與男友提出了分手。之後的阿新遇到了女生向他表白,他便覺得這是上主的安排讓他有機會脫離同性情慾,便選擇接受她的追求開始談戀愛。

我也有一段時間覺得自己是罪人要改過,特別是和前女友談戀愛時,曾試過禁慾半年,一有慾望就去跑步做運動,但其實在街上見到自己喜歡的類型的男生就會有生理反應,這些反應都給我很大罪惡感。同時女友也想與自己有比較親暱的接觸,就像牽手那樣,我要用三個月時間才預備好自己去牽她的手,我就覺得自己很沒用,同時又覺得自己罪孽深重,所以每次在教會唱詩歌時都會哭得非常厲害,覺得自己不配得到神的愛,我當時的信仰狀況就只有不斷去認罪。

在拍拖後,他本來以為這就代表自己是雙性戀,是可以選擇去喜歡異性的,但很快在關係中發現自己根本對異性沒感覺,對於和女友拖手等的親暱行為非常抗拒,最後他認清自己的性傾向就是同性戀,他向女友坦白也得到了她的諒解,而她也建議自己與教會傳道人交代這情況。傳道人知道了他的情況後口說接納,卻在講壇上反對同性戀,讓阿新無所適從,他沒想過被自己的信仰群體拒絕是多麼的疼痛。同時,傳道人認為他已經走歪了路,所以不想再失去他的女友,便在她繼續和他見面一事上施加壓力,不久後他們的關係便逐漸疏遠,到了現在已經沒有聯絡。

「虛空的虛空」而化為向前行的動力

阿新在這間教會中找到信仰,但教會對同性戀的教導和偏見,卻讓他不能活出耶穌所應許的豐盛生命,更不要說別人能在他身上見到耶穌的影子。那時候的他對信仰只有虛空的感覺,覺得自己不應該再是基督徒,所以便決定離教,因為他認為性傾向不能選擇,起碼宗教是可以選擇的。可是他以往在信仰中的經歷卻是很真實的,阿新在不久後便決定將虛空的感覺化為在信仰路上再前行的動力,他開始到基恩之家聚會,最初女友也有陪伴自己,而他同時聯絡不同服務同志的機構想要了解更多關於同性戀的知識,也去閱讀不同的書籍,很快便發現以往他所聽的都只是那間教會的一言堂。

基恩之家信仰綱領的第一句,正是「我們相信神,全能的創造主。祂按自己形像,創造多元眾生,視之為美好,使所有性別、種族、階級、年齡的人, 可藉著愛和公義,得享豐盛生命。」阿新在理性上知道同性戀也是神所愛的,但他在感性上未能完全接納自己的本相,直到在三年前基恩之家的「天國文化營」營會中,他發現到原來自己一直在教會擔任不同的事奉職位,只是為了證明自己身為同志也能做到異性戀基督徒的工作,在營會中他有空間去正視這種不健康的心態,亦讓他重新面對自己的信仰和身份,他最終學懂了去接納和愛自己,一個同性戀基督徒的自己。

獅子山上,彼此的心跳產生了共鳴

阿新在基恩之家已服侍了年輕同志信徒四年,同時亦在教會遇上現任的男友。男友第一次來基恩時正處於與女友分手的時期,和受困於同性戀者與基督徒身份相互對立的苦惱,所以阿新很能與男友的經歷產生共嗚,陪伴著男友走過那條熟悉的路。

在農曆新年時,他們二人還沒有在一起,只是為了找個藉口讓彼此見面,阿新便主動約男友去逛年宵市場,而心有靈犀的是男友也有相同的想法,而且兩人其實也不太喜歡逛年宵,阿新便忽發其想,建議他們上山談心,二人很快便上了獅子山,在談話中發現彼此有很多相同之處。那夜,看著獅子山下的燈火璀璨,冰冷的颼風搖曳著彼此的心靈,一點又一點的心靈觸碰推開了彼此的心扉,兩顆脆弱卻堅強的心在生命的高山低谷中,因為基督的愛而連結在一起。

IMG-20180617-WA0008

阿新現在於基恩固定聚會了超過五年,讓他最為受到激勵的是在基恩見到很多的教友,他們可以是同志亦基督徒,他們的經歷都給予了自己很大的盼望,自己也可以以同志基督徒的身份去愛和被愛。

留下回應

贊助連結
龔立人 - 在暗角言說上主

 

 

精選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