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ny Leung

• 主流教會性小眾平權分子
• 傳道夫妻之子
• 香港基督徒學生運動2018—19年度執委會《爝》副主席
「我又轉念,見日光之下所行的一切欺壓。看哪,受欺壓的流淚,且無人安慰;欺壓他們的有勢力,也無人安慰他們。」傳道書4:1

我是一個幸運基督徒:David

我們常常聽到很多同志基督徒的故事,必定經過很多的痛苦和掙扎,因為大部分同志基督徒也是在對性保守的教會中成長,可是他們有些人一開始就在同志友善教會聚會的,那他們的生命故事又會有何不同呢?David就是在認真追求信仰之時,已在基恩之家這間同志友善教會聚會的基督徒,而他的經歷仍然有很多值得被聆聽的地方。

我和耶穌有個約會,卻很快就分手又復合了

David從小就在教會學校中成長,他的小學和中學都是基督教背景的,所以他小時候便有接觸聖經,但一直對基督教信仰沒特別的興趣或追求,他是在中學七年級時才決定相信耶穌的,那時候有一位同班的基督徒同學,見到他有參與學校裡面的佈道活動,便在之後約他出來談論關於信仰的問題,雖然David已經不太記得他具體說了甚麼,但那位同學就是在那天說服到他作決定信耶穌,他就成為了基督徒。

信了耶穌後,David的生活也出現了一些變化,就像他決志後會很自然的在吃飯前有謝飯禱告,這舉動卻被家人發現而受到強烈的反對,因為他的家庭一直是有供奉祖先的習俗,所以他的家人給了他很大壓力,同時他也因為受到教會的律法主義影響,誤以為做基督徒就要成為完美的人,他認為這樣是很大的束縛,所以在數星期後放棄了去教會,因為他不懂如何處理家人和信仰之間的張力,而同學得知自己的情況後也明白體諒他,對他說讓事情順其自然發生,不需要太勉強去教會或要求家人接受自己的信仰。可是在過了兩、三年後,家人的態度卻神奇的出現轉變,他們因為見到他有一些壞習慣,所以便叫他回教會,覺得教會有能力把他的壞習慣改掉,反而那時是他自己已經沒了動力再回教會。

2006年,David在同志交友網站上認識了一位基督徒朋友,那位朋友那時還在主流教會聚會,亦很懂得使用網上交友平台來邀請網友回教會,所以他也非常積極邀請自己回教會,但他覺得朋友好像有些急,因為他們沒有先建立關係就立刻邀請人回教會,希望彼此的首次見面是在教會內,所以他沒在一開始就答應。然而朋友始終是很積極邀請他,所以他便在2009年終於應邀參加朋友的團契,可是在那之後又沒再參加聚會。

到了2013年,因為自己聽說教會對同性戀議題的討論多了,但普遍都是負面的在攻擊同志,自己想知道同志和基督徒這兩個身份是否會有衝突,所以便詢問那位基督徒朋友。然而朋友現在已經離開了以前的教會,到了基恩之家聚會,所以他便給了他基恩之家的網址,然後在了解過後表示自己有興趣參與聚會認識更多,後來便正式留在基恩聚會到現在。

那些年的同志活動和身份認同

David現在肯定自己是一位男同性戀者,但其實發現自己是同性戀是一段非常漫長的過程,他最初在大學時會比較喜歡與男生交朋友,但他不覺得這就代表自己是同性戀,他會為自己辯護說是因為他讀文科所以自己比較文靜,需要認識更多男性朋友來取得一個平衡。然而有一次在逛一些樓上書店時,他見到店內販賣同志書籍和影碟,自己便渴望擁有這些書籍和影碟,所以他便在那時候購買及收藏不同的同志商品,就像在90年代風靡一時的同志雜誌《G and L》。

香港早期的同志雜誌《G&L》1996年10月號,也是David第一本購買的同志書籍。

買了這些商品,才讓David開始懷疑自己是一位同性戀者,然後他便透過書店得知香港有專為同志舉辦聯誼活動的組織,他在那時參加了同志聯誼組織「同志健康促進會」的活動,例如去打羽毛球、遠足、黃昏吹水會等。David也曾報名參與組織的營會,但就在最後一刻退縮沒有去,因為他在那一刻仍然有懷疑,他在問自己是否肯定要接納自己的同志身份,所以在與朋友交換電話時,也會抗拒給出自己的電話,但在他參加多了不同的活動後便慢慢接納了自己的同志身份。

那時候的他雖然參加很多的同志聯誼活動,卻已經沒去教會很久,所以他一直沒因為自己的身份而在信仰上產生很大的衝突,反而是家人在催迫自己結識女生然後結婚,他卻在2005年時有第一個傾慕對象,但對方對他沒有意思,他的情緒因而受到影響,他選擇回家與媽媽訴苦,雖然沒說那位傾慕對象是男生,但媽媽卻已猜到他喜歡的是男生,也對他是同性戀者沒有很大的意見,但他們決定不向父親出櫃,因為父親是一個非常傳統的人,常常因為兒子還沒結婚而非常生氣,雖然David已經嘗試做其他事情來孝順他,希望以此來彌補不足,但父親坦言除了媳婦以外甚麼也不會要,所以他們便不會向父親提起同性戀的事情。

教會不反同,影響他的是…

David第一間認真接觸和有持續聚會的教會就是基恩之家這間同志友善教會,他對此感到非常開心,難得有不少「自己人」也聚集在同一個地方敬拜神,所以他在回到基恩半年後就決定受洗加入教會,他也想過要讓父母接觸基督教,但他們卻沒太大興趣去了解更多,而父親更是非常敵對基督教,因為他以前的經歷讓他覺得基督徒都是虛偽的人,所以他十分討厭去教會,甚至曾對兒子這麼積極回教會而潑他冷水。話雖如此,David也從父親的態度中吸取教訓,常常提醒自己不要成為父親口中的虛偽基督徒,以真誠去接納自己和對待身邊所有朋友。

David坦言回到基恩的最大得著,就是他可以十分肯定聖經並不是反同的,而那種肯定的感覺是即使閱讀書籍或其他媒體也不能得到的,因為那是他親眼見到、親身體驗到的肯定和解放。他亦慶幸自己在中學決志相信耶穌後,沒有持續在主流保守教會中聚會,假若他的決定不同了,可能現在的他就是一個深櫃同(不願也不敢接納自己同性戀身份,因而非常反對同性戀的人),更有可能會為了滿足父親期望而與異性結婚生子,過著虛假的婚姻生活。

留下回應

贊助連結
龔立人 - 在暗角言說上主

 

 

精選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