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斯特

係咁架啦,好出奇呀 -- 黃子華

我支持主愛臨香江福音盛會

原刊於馬斯特特集,2017年10月27日

Jackiechan_shampoo_01

「呀,當我第一次知道要搞那個福音盛會的時候,其實我是反對的!因為我覺得….呀…你不能我支持,馬上支持,第一,我要試下下,我又不想說,你搞一個佈道會以後加了很多宣傳,那種見證啊……很祝福!很感恩!很有轉變!結果決志者出來一定會罵我,根本沒有這種見證!這證明上面個是假的……我說先要給我試一下。後來我經過也知道他們是福音派的,而且沒有那種靈恩成份的。那……支持了這個月……..這個月下來之後呢….起碼我信了很舒服。現在呢……每天還在支持!每天還在支持呢……我還給了我馬家班用!來!來!來!大家試試看!那我跟執事講:『支持的時候就支持!支持完之後,這個福音就是我的福音,就不要加,再加宣傳上去,加到沒有就是這樣子!我要給大家看到,我信完之後是這樣子,你們信完之後,也是這樣子!』」

起初我像很多人一樣,反對教會舉辦大型佈道會,覺得勞民傷財,好大喜功,我竟不知不覺地墮進魔鬼的圈套,成為福音的阻攔,但如今我悔悟了,我得著上主啟示的異象,叫我支持主愛臨香江福音盛會,而且不單止這一次。不單止我,各位曾經反對福音盛會的弟兄姊妹,我懇求你們要回轉,快快的回轉。

大會總幹事陳一華牧師在接受時代論壇訪問時說過,香港正面對社會的撕裂和仇恨,更需要大型佈道會,為冰冷的社會喚起人從神而來的溫情。但在今天的香港,政見有黃藍之分,世代有廢青廢老之戰,社會分崩析離,就連教會內也山頭處處,又豈止一次的福音盛會可以改善風氣,締造和諧共融呢。所以我斗膽建議,不單止要舉行一次福音盛會,而是每一個月都要舉行一次。今次福音盛會四日舉辦七場,以大球場四萬座位計,總計可以接觸二十八萬人,只需連續舉辦二十五次,理論上便可以接觸全港七百萬市民。二十五次不夠,我們就辦夠五十次;五十次不夠,就做夠一百次。

「人一能之吾十之,人能十之吾百之。」

一個可以令全港市民得聞福音的機會,身為基督徒的你,難道你不支持嗎?難道你不認為傳福音是一個基督徒一生最重要的使命嗎?難道你不會為一個福音廣傳的機會,能夠為主作工而感到興奮嗎?如果以上的答案皆否的話,弟兄啊,我以神的慈悲勸你,你當醒察自己的內心,切切禱告,驅除攔阻福音的靈。

你可能會問,錢從何來?雖然我找不到大會開支的明細記錄,但從各渠道的報道,大會總幹事陳一華牧師曾講過預算約為二千萬。二十五場福音盛會,盛惠五億元。親愛的弟兄,區區五億元,難道可以攔阻我們傳福音的心志嗎,斷乎不可。

我看見長長的大會顧問名單,當中不乏城中的知名人士,包括退休高官李少光、馬時亨、鄭汝樺、林瑞麟,商人容永祺、陳樹安,現任中大校長沈祖堯。

前運輸局局長鄭汝樺在官場退休後,得到神的帶領成為中國銀行(香港)的獨立非執行董事,當時每年袍金及酬金共30萬港元,未計其他收入。馬時亨2002年上任財經事務及庫務局局長時向政府的申報,他名下持有8間物業,1間在香港、2間在中國內地、4間在英國及1間在加拿大,是局長中擁有物業數量第三位。馬時亨長袖善舞,離開政府後的生活多姿多彩,現正任港鐵的董事會主席,董事袍金120萬元。多年從商的容永祺,身家豐厚,更加不在話下。

之前舉辦的「官商政演藝異象分享會」,席上嘉賓還有政制及內地事務局局長譚志源、偉易達集團主席兼集團行政總裁黃子欣、南豐集團董事長及行政總裁、前財政司司長梁錦松。

這批政商名流,加起來也要籌十幾二十億相信不是難事,大家為主作工,不必計較,因為「多給誰,就向誰多取;多託誰,就向誰多要。」

當然,個人的能力有限,滴水匯成河,堆沙可造塔,側聞九龍城浸信會的擴堂計劃預算高達二十億元,只要城浸停止自己的擴堂計劃,並將擴堂基金奉獻,二十億足可支持一百場福音盛會!

一間堂會尚且如此,如果全港一千二百間堂會同心合意,即時剎停所有擴堂計劃,並將所有擴堂儲備拿出來,甚至更進一步,在樓市熾熱的環境下,將教會的物業放售或加按,恐怕會是無法估計的天文數字。還沒有計過去一二十年之間,教會經歷中產化的過程,信徒私下的財富增值。如果連信徒層面也支持,到時不單可以每月舉行,甚至可以天天可以租用大球場,一年三百六十日舉行福音盛會。

正如經上記著說:「不要為自己積儹財寶在地上;地上有蟲子咬,能鏽壞,也有賊挖窟窿來偷。只要積儹財寶在天上;天上沒有蟲子咬,不能鏽壞,也沒有賊挖窟窿來偷。因為你的財寶在那裡,你的心也在那裡。」

難道你可以將金銀財寶帶進天國嗎?難道在天上,眾聖徒還要住人手所建造的嗎?仍要在冷氣大禮堂,看power point崇拜上主嗎?經上不是記著說:「牆是碧玉造的.城是精金的、如同明淨的玻璃。城牆的根基是用各樣寶石修飾的。」今世的建築物無論多美輪美換,對比於天國,簡直如同糞土!你還要眷戀著今世的物業,不去追求有永恆價值的東西嗎?難道我們可以將今世堂會的物業帶進天國麼,人豈不是靈魂得救麼,我們還要在追逐今世的財利麼?

大家緊記,靈魂是無價的,無論付出任何代價,只要靈魂得救總是值得的,即使花上幾百億,只能夠拯救到一個靈魂,在上帝眼中依然看為寶貴,我們為此而歡喜快樂。我們不能用屬世的效益主義來看待傳福音,要用上主屬靈的眼光去看,WWJD,耶穌豈不是說過要丟下九十九隻羊,去尋找失喪的一隻嗎?找到了就要和鄰居一同歡喜快樂,然後吃涮羊肉鍋慶祝。即使花掉幾百億,到最後連一個信主的人也沒有,難道因為沒有果效便不必向上主盡忠。從過去的經驗所得,從來沒有失敗的教會事工,任何活動即使無法達到原始目的,我們總能夠從正面去想,有人信主當然好,無人信主當鬆土,是成功也好,失敗也好,當中必有神的美意。

如果你說,若放售堂會的物業,教會豈不是沒有聚會的地方嗎,沒有自己的物業,教會還成教會嗎?首先,香港很多堂會沒有自己的物業,連很多信徒也沒有本事買到樓,還不是天天活著,好端端,正所謂「天邊飛鳥不耕不收,我父仍將牠保守」、「晝夜眷佑,連頭髮也數過」。親愛的弟兄,我不願意你們不知道,經上豈不是正記著說,「先求祂的國和祂的義,這些東西都要加給你們了。」你們若願意付出,難道上帝不會賜福,使你手上所做的一切事盡都亨通。又正如瑪拉基書三章所記載:「萬軍之耶和華說、你們要將當納的十分之一、全然送入倉庫、使我家有糧、以此試試我、是否為你們敞開天上的窗戶、傾福與你們、甚至無處可容。」當納的十分一,上帝尚且為你們打開天上的窗戶傾福,若是額外的奉獻,難道上帝會掩面不看顧麼?

到最後,無論你支持也好,反對也好,「這有何妨呢?或是假意,或是真心,無論怎樣,基督究竟被傳開了。為此,我就歡喜,並且還要歡喜。」

好,為免有人誤會,反話寫到這裡。

這年幾兩年以來,批評福音盛會的文章可謂汗牛充棟,幾乎任何觀點均有人寫過,實在亦無法提供更有新意及深入的見解,只稍為補充兩點。

第一,整件事最令人失望是,面對坊間年幾兩年的批評聲音,大會處理方法,一如一般堂會一樣,不作回應便是最好的回應,利用長期的漠視,邊沿化反對聲音,令反對者對空氣揮拳,自覺無癮而收口。大會顧問總數達78人,當中甚少有人正面回應,嘗試尋求溝通,化解分歧,修補他們口中所講的「社會撕裂」。期間陳一華牧師在時代論壇回應過一次,另外顧問之一的梁家麟院長,在建道通訊中稍為替大型佈道會辯護過。反而不在顧問之列,亦非團隊成員的陳韋安曾經撰文,冒天下之大不諱,表明會含淚支持福音盛會。連教內的反對聲音亦未能處理,「一室之不治,何以天下國家為」,如何可以擺平社會上的紛爭呢?

其二,早兩日胡志偉牧師寫文《打造「後繼有人」的生態》論及教會接班的問題,但大家即管看看今次福音盛會顧問名單,四個榮譽主席:鄺保羅67歲、陳樹安79歲、李炳光79歲、蔡元雲72歲,大會主席陳黔開70歲,總幹事陳一華牧師62歲。大會講員,除剛才提過的李炳光牧師,吳振智牧師已經退休,馮秉誠牧師根據其簡介稱於1960年代大學畢業,估計最低限度接近70歲,羅祖澄牧師去年退休,國際場的施力高牧師64歲,最「年青」的講員相信是沈祖堯校長,58歲。

整個團隊不少人是六七八十之輩,粗略估計,平均年齡恐怕會超過60歲。大會經常提到上次葛福臨佈道大會,十年前葛福臨來港講佈道會時55歲。其父親葛培理於一九五六年第一次來港舉行大型佈道會,更加年僅38歲,以今日的標準而言,實為「廢青」一名,一九九零年最後一次來港,72歲,也比李炳光牧師要「年青力壯」。

大家不覺得有問題的麼?還依然覺得「而家D後生唔捱得,唔似我地當年點點點」。

教會權力未能下放,以致接班無人,究竟真的是上帝沒有為香港教會興起年青一輩,還是一班耆耋耄耈不願意放下權力,積極培養人接班呢?過去,教會領導層戀棧權位,不願放下權力,不退不休,退而不休,至死方休,不是甚麼秘密。近年教牧的退休潮,顧問牧師的做法蔚然成風,機構負責人或是堂主任雖云退休,美其名委任為顧問,實際是做太上皇,繼續在崗位上發揮強大的影響力。真正接班的繼任人,卻只是兒皇帝,要實際「親政」,一是等上任息勞歸主,二是通過權力鬥爭篡位。到真正掌握權力,自己恐怕又已步入老年,位子仍未坐暖又要交棒,甭想!結果,權力接班的問題,一代一代傳下去。

這個福音盛會,揭示教會當中的問題,比能夠提供的答案,似乎多出許多。

留下回應

贊助連結
鄒永恒:教、學、人生

 

 

精選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