袁天佑

循道衞理聯合教會退休牧師

我撐年輕人

原刊於此網站
美國之音湯惠芸攝

美國之音湯惠芸攝

我本來不太想公開的去撐哪一位候選人,但看見香港禮崩樂壞的情況(特區政府無理非法剝奪有機會當選的人參選、種票、西環甚至國內統戰部干預選舉……等),實在忍不住也想說幾句。

今屆立法會選舉,要投票給誰,可以說是很艱難作出選擇。但可以用除去一些你不想選的人,慢慢收窄選出你要投票的候選人。

我會先除去以下不要選的人,包括:

一,屬於建制派的候選人。立法會現行的制度極不公平,政府透過功能組別,以少數票選出議會中半數議席,成員大部份都是建制人士,只要中央或政府吹雞,他們便會歸邊,對政府已失去監察作用。要踢走保皇黨不易,但不要讓局面壞下去。

二,建制派有協調機制,非建制則各有各爭取席位,這本是民主的過程。可惜的,有部份人士只懂攻擊其他參選者,甚至是人身攻擊,粗言相對,這些候選人並不光明磊落,我會將他們排除。

三,中間路線的人。何謂「中間路線」?通常來說,走中間路線的人最終都是走向建制,成為建制B隊。

四,以信仰名義爭取信徒支持的候選人。在過去立法會中,我看不出信仰怎樣影響他們作立法會議員的表現。是勤力?每個立法會議員均需如此。為公義?是誠實?我看不到。況且,信仰不是站在路口,讓人故意看見。

我會考慮以下的候選人:

一,願意與港人一起持守核心價值的人。我不贊成港獨,但也反對踐踏「一國兩制」。香港要保持她法治、人權、言論自由,公義、平等等價值觀。

二,年輕人,缺少大政黨支持者。某幾大政黨,你可處處見到他們的旗幟飄楊,大型廣告處處皆是,這當然是幕後有不少金錢支持。非建制政黨,財力較薄弱,但仍有資源助其黨員參選。但一些年輕人(我都不認識他們的),本來應在社會中開始尋找他們的事業前途,但看見社會的黑暗,他們走出來,想為香港做點事。他們經驗不足,辯論能力不夠,更沒有資源協助(在很多地區,我連他們一張海報也見不到)。但他們有理想,有承擔,有些少膽色,有時有點激進,但又能有分寸的變通,願意講道理,有禮貌,甚至我看見他們在短短幾個月內,成熟了很多(可能是承受壓力批評甚至是打壓,幫助了他們成長)。

要改變立法會的霸權不易,泛民與建制角力了十九年也無進展,再加上一些戰鬥格的議員也幫不上甚麼。但新的視野新的承擔,或許會為今天社會和立法會帶來新氣象。你願意與我冒這個風險嗎?

我住在港島,功能組別屬於教育界,你猜我的兩票會投給誰呢?

留下回應

贊助連結
陳韋安洪麗芳 寫給你心中尚未崩壞的地方

 

 

精選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