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ectio Cultura Institute

靈閱文化社訂立兩個目標來發展心靈教育:

(一) 用文化資源來推動心靈教育。由於近年「靈性」這觀念備受關注,人對靈性的追尋已超越宗教層面,無論在學術界及醫學界亦對這課題作出深入研究與探討。本社會提供多元化的心靈知識與資訊來推動現代靈性發展運動。

(二) 用宗教資源來推動心靈教育。宗教與社會發展是息息相關的,宗教可說是社會的錨,因為宗教能為社會不同現象帶來意義,提升人類心靈素質,使人活出人靈性的光輝。本社以基督信仰為基礎,相信人是上帝所創造,是一個有靈的活人,因此靈性關懷與培育甚為重要。

我慌故我在

原刊於心靈閱讀‧閱讀心靈,2020年2月3日

友人從Whatsapp傳來訊息,就是港島某一區的藥房雖然已聲明沒有口罩,卻仍有居民在排隊等候,希望突然有得買!友人的感嘆:「人心擔憂驚怕已到一個不合情理的地步。」當面臨無法逃避或難以承受的生命威脅時,基本上人有三種本能的防禦反應:攻擊/反抗(fight)、逃跑(flight)和凍結(freeze)。所以當武漢肺炎病毒入侵香港,我們會本能地反抗,就是努力甚至拚命地找口罩來對抗細菌。一般來說,恐慌造成一連串的反應是由身體感覺開始,產生本能行動,行動之後才來到認知的部分,然後才進入反省、思考及推理。這樣說來,從香港人拼命買口罩的情況來觀察,我們仍活在恐慌中,所以繼續產生沒有理性的認知行為,即就算商店派完買口罩的籌,人群仍不肯散去,好像等待奇蹟出現,我們期盼「五餅二魚」的神蹟,即少少口罩卻愈派愈有的神蹟發生在今日的香港。恐慌不是理性分析出現問題,乃是恐懼的情緒實在太大,蓋過了認知能力,以致衍生沒有理性的行為。恐慌會凍結我們的記憶,使我們忘記了思考,忘記了找尋真理,最終忘記了找尋真理的真理。

西方教會的靈性操練受奧古斯丁的靈性觀影響,記憶或回想就是靈性操練,即禱告。在禱告中,我們記起了上帝,因祂是降駐於我們記憶之中,「我在它(記憶)那裡找到了祢。…那裡我找到真理,那裡找到神,真理的真理」,記憶能引領人接觸上帝。(10:24)奧古斯丁在《懺悔錄》提醒我們,「記憶就是心靈本身」(10:14)。(Ego sum, qui memini, ego animus. It is I who remember, I who am mind.)心靈是根植於記憶裏,「我的神,記憶的力量真偉大,它的深邃,它的千變萬化,真使人望而生畏;但這就是我的心靈,就是我自己,我的神,我究竟是什麼?」(10:17) 奧古斯丁一方面驚嘆記憶的力量,另一方面,他也指出記憶不是上帝,它不能包涵(contain)上帝,記憶的作用是能引帶人的心靈來接觸上帝(10:25),叫我們能記起我們心靈的主宰,要「住」在至高者的隱密處,就必「住」在全能者的蔭下(詩91:1-2)。由於上帝存在於我們的記憶之中,若禱告是人心靈的活動,那禱告就是記起上帝,並「住」在祂之內。當我們記起上帝,我們便找回心靈的依歸,生命的根源,和回復生命的秩序。因此,透過回想上帝,我們便能在禱告中修正了自己的感覺、自我的行動、在默想和反省中知道自己是誰和誰是我生命的主宰。

禱告未必會使我們立刻買到口罩,但禱告必定能保守我們的心,從對未來的思慮中擺脫出來,享受當下神同在,常同在。讓我們在這段恐慌期,好好操練靈閱,透過記憶聖言,引帶我們回歸上主,使我們的心不單只得到神的安慰,也被聖靈充權,使生命獲得能力,為主而活在當下。

袁蕙文博士(靈閱文化社社長)

留下回應

贊助連結
靈閱文化社 Lectio Cultura Institute

 

 

精選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