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ny Leung

• 主流教會性小眾平權分子
• 傳道夫妻之子
「我又轉念,見日光之下所行的一切欺壓。看哪,受欺壓的流淚,且無人安慰;欺壓他們的有勢力,也無人安慰他們。」傳道書4:1

我愛家庭,也愛我的同志朋友

不知道為甚麼,我們基督徒現在說「家庭價值」的時候,就好像跟「同志平權」是對立的,而且這樣的對立彷彿是別有用心去安排的,如果有基督徒說自己要維護家庭價值,他就不可能參與或認同任何的同志平權運動。這樣的對立,我打從心底裡覺得是有問題的,原因是家庭的價值好像被上綱上線了,我在教會圈子裡所聽到的「健康」家庭價值是:一個好的家庭只可以由一男一女、一夫一妻所組成,最好他們有一個兒子和女兒,然後全家都要是基督徒的「六個一」家庭模樣。這樣的家庭價值好像有點狹隘,亦把不符合這價值的家庭模樣排除在「健康」甚至是教會外,那些單親、重婚、不生育的家庭彷彿比「健康」的家庭低一等,更遑論是單身的朋友和同志家庭了。

事實上,真正的家庭價值會隨年代和文化處境而變化,而現代一個更為普世的家庭價值就是愛。家庭價值其實很簡單,家庭就是由愛來組成。如果大家有看過Marvel或狂野時速系列電影,就會發現家庭價值這元素在這些電影裡很常被提及,而他們所指的家庭並非一定有血緣關係,但他們的共通點是他們都不符合教會所說的「健康」家庭價值;其實教會也是一個家,但教會裡的家庭成員都不一定有血緣關係,而教會的家跟電影裡的家也有一個共通點,就是這個家庭裡面的人都有自己要面對的問題,他們都是三尖八角、參差不齊的人,卻能夠在這個不健康的家裡面享受家庭生活的美好,甚至我覺得不管是在教會或是電影裡,成員們都能夠在彼此的互動中經歷愛。

將家庭價值狹隘化成為「六個一」,彷彿就是為所有不符合六個一的家庭模樣貼上負面標籤,更把那些永遠都不能進到六個一家庭模樣的朋友排拒在基督的大愛以外,就例如同志朋友。其實同志朋友也活在家庭中,同志朋友並不是在石頭中爆出來,如果說我真的愛家庭,我亦應該愛我的同志朋友。所以雖然我們未必需要每個人也參與在爭取同志平權的運動裡,但也不應該反對或阻礙他們去爭取自己應有的權利,就如香港脫口秀鼻祖黃子華先生所說「同志也有交稅,他們也是納稅人,為何那些保障同志的法例還未能立法呢?」

我多希望把家庭價值與同志平權放在對立位置上的,並不是基督徒所為,但歷史是改寫不了的,唯有努力不讓這個對立傷害更多不同的群體,不管是同志群體還是基督徒群體。因此,我認同並尊重「六個一」的家庭價值,但不代表我就要否定其他家庭模樣的存在,我認同一男一女的家庭,也認同單親的、重婚的、不生育的和同志的家庭並與他們同行,就像我相信基督教,並不代表我就要去攻擊和貶低其他人的宗教信仰,更不代表只有基督教所講的是真理,其他所有的宗教都是歪理。事實上,國際科研界通過詳細且專業的研究調查而達成了一個共識,就是在同志家庭和異性戀家庭成長的小孩並非有很大差別(《研究壓倒性共識:同志雙親與異性雙親扶養的小孩無異》、《同志家庭對孩子的成長有負面影響嗎?從科學研究角度看5個常見問題》),我期盼這些研究結果能夠破除某些對同性戀的偏見,讓同性戀基督徒不再被排除在基督的大愛外,因為基督徒群體本來就是一個愛家庭也愛同志朋友的信仰群體。

20180731_145800_0001

留下回應

贊助連結
marksir 聖經考古

 

 

精選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