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從葛培理的專心看到什麼?

“野心是人心中如此強而有力的激情,以至於無論我們成就多高,我們永遠不會滿足。” – 《君主論》作者馬基雅維利

From charismanews.com

好大喜功是有能力的人最容易犯的通病。 誰不願意讓事業更成功一點? 誰不願意把對手徹底擊敗? 誰不願意更多佔有市場? 贏者通吃,這正是競技場上的遊戲規則。 有錢的人更加有錢,貧窮的人更加貧窮。 從表面上看,連聖經也是這樣說:“凡有的還要加給他,沒有的,連他所有的也要奪去。”固然,聖經講的是人的學習,這裡講的是人的野心和貪婪。

中國的諺語“人心不足蛇吞象”,就是說到一個人如果不自量力,野心往往為失敗埋下伏筆,造成災難。 至少,它耗掉了精力和資源,限制了正能量集中的發揮。 歷史上的隋煬帝就是個典型的例子。 在西方,拿破崙和希特勒因為野心而失敗的例子更是明顯。

葛培理的(缺乏)“野心”

葛培理的全名是小威廉·富蘭克林·葛理翰( William Franklin Graham, Jr. ),美國人喜歡稱他:比利·葛理翰( Billy Graham ),港台就稱他葛理翰。

吳蔓玲翻譯的《葛理翰的領導祕訣》讀來敘事生動、親切,讓我幾乎可以觸摸到葛培理的靈魂,感覺受益匪淺。 其中一個非常吸引我的敘述是關於葛培理的專心一志。 他對自己要使命非常清楚,很少受到野心的干擾。 這點非常難能可貴。

容我在此舉幾個書中的例子 :

格雷迪·威爾遜( Grady Wilson )描述在 1960 年代,有一回,葛培理與詹森總統在大衛營一起游泳,總統當著許多采訪記者說:“在我這一任結束之後,我想你必須出來競選下一任總統。要是你肯出來,我會讓我整個組織團隊支持你。”葛培理笑了一笑,說:“總統先生,我不認為我能夠勝任你的工作。”

總統回答:“比利,我知道你以為我在說笑,不過,我是認真的。你是一個可能會使這個國家轉向的人。”

後來,葛培理透露尼克森總統要給他大使的職位、內閣閣員,或是“任何我要的職位”。 在 1952 年早期,德州億萬富豪杭特( HL Hunt )說,倘若葛培理願意出來競選總統的話,他要給他六百萬美金。 儘管這些機會是那麽吸引人,葛培理深知這些選擇與他的使命無關。 他對每個邀請都回答:“上帝呼召我是去佈道,只要我還活著,我不想作其他的事情。”

做總統大約是美國人最高的夢想。 葛培理雖然一度有點心動,卻因夫人的勸說而沒有下海,實屬不易。 最重要地,因為這不是上帝賦予他的使命。

第二個例子 :

葛培理不斷地專注於核心事工,不過,這一點在 1960 年代末期受到嚴重的考驗。 那時,許多人要求他協助建立一所基督教大學。 許多強烈的呼聲力勸他要考慮建立一所授予學位的大學,具有堅固的基督教信念,並且在學術上能夠與哈佛大學或耶魯大學相抗衡。 然而,這應該是葛培理的事工之一嗎? 1966 年,他對一名記者說:“要是有人願意投資一千萬美金,我就願意考慮。”

一年後,果真有人願意投資一千萬美金,所以他必須好好考慮 ─ 並且作了一個極為痛苦困難的決定。 這機會成真,一位保險業金融家約翰·麥克阿瑟( John D. MacArthur )提供了位於棕櫚灘花園的一塊約一千英畝的地,並且也下保證會奉獻幾百萬來開展這個計畫。 當其他人一聽說葛培理會參與這項計畫,又有些人奉獻了幾百萬元,預備開始籌畫興建葛培理大學。 不過,為了要實踐這計畫,葛培理佈道團也要付上相當高的代價 ─ 前五年約一千萬,然後接下來的五年,每年要三百萬。

葛培理整個人在利弊的掙扎中,說:“我個人認為這是我一生中重要的決定。”顯然,葛培理十分關心教育。 他支持其他人,提供高品質的基督徒教育 ─ 最顯著的是,透過伊利諾州惠頓學院葛培理中心,以及擔任麻州戈登·康維爾神學院和加州富勒神學院董事會董事的事奉。 他重視心智生活的重要性。

最後,在與同工及董事會長時間討論之後,他認為興建大學會使自己在福音佈道的主要使命上分散掉許多的精力和經費。 於是他決定退出這個計畫。 這惹怒了麥克阿瑟,並且導致管理他資源的基金會負責人與他疏遠。

不過,這個決定使得葛培理能夠進行許多重大的計畫,其中包括: 1983 年、 1986 年、 2000 年曆史性的洛桑會議,凝聚了全世界福音界的人脈和方向,並且把資源和精力投注到全世界的福音性佈道會上面。 這是他專心一誌所付上的代價和成果。 任何一個冀望增添自己名氣的人都會選擇成立一個以自己命名的一流大學,使自己“永垂千古”。

因此,明尼阿波里斯市貝索大學( Bethel University )校長喬治·布拉雪伯( George Brushaber )表示,他認為,葛培理的專注是他領導力的要素之一。

“葛培理一生專注的熱忱吸引他的會眾。即使他們其中許多人比他年長,或是比他學歷高,或是事業成功,他們都很景仰他。他有一種難以形容,上帝所膏抹的獨特氣質,整個人很透明,人們可以一眼看入他的靈魂 ─ 他對自己的使命是那麼堅定,是那麼清楚。他極其簡單的行事日程是其中一項有力的因素。”

從葛培理身上,我們看到一個接近“無己”的基督徒形象。 在這點上,他更像他的主人耶穌基督。 由於耶穌基督長期的感召,他比較不被野心蒙蔽,他也才能看得更清楚,集中精力,完成使命。

留下回應

贊助連結
marksir 聖經考古

 

 

精選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