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ny Leung

• 主流教會性小眾平權分子
• 傳道夫妻之子
「我又轉念,見日光之下所行的一切欺壓。看哪,受欺壓的流淚,且無人安慰;欺壓他們的有勢力,也無人安慰他們。」傳道書4:1

我對基立浸信會的感謝之情說不盡

近日有關教會的醜聞被大肆宣揚,特別是關於該教會如何抹殺一名離教者的前途,而在信仰百川中,其實一直都甚少有表達對自己堂會的愛意的文章,但我今天真的希望感謝自己所屬堂會多年來的養育之恩,可能是因為聖靈感動,又可能是我自己有感而發,讓我有動力寫下這篇文章。

我的教會名叫基立浸信會,是我自小就在此成長的教會,教會內不少長輩都見證著我的成長,所以我們都親如家人一般,當有心事時,我們都有平台、有空間在教會內彼此分享,互相代禱。我在基立受過最大的考驗是雨傘運動的時期,當時我已經進入了大學,思想都開始變得極具批判性,再加上我在教會內討論這些被視為禁忌的政治議題,所引起的熱烈反應當然不少。但我還非常記得,我的主任牧師不但沒有阻止我,還特意在主日崇拜後舉行分享會,讓包括我在內的不同持分者都能參與討論,彼此交流意見,而且這樣的分享會還舉辦了兩次,讓我得知教會雖然有些中產兄姊是支持政府的,但仍有不少兄姊是非常支持學生的,只是他們平時甚少表達出來,透過這兩次分享會,他們給予了我很大的鼓勵,讓我知道在教會內並非孤獨的,更知並非不能講政治。最感動的是,主任牧師願意陪我在旺角佔領區行走,一起觀察那裡的環境,令我感到牧師的參與並不只在言語上,更是身體力行。這些事情都讓我得著了極大安慰,因為當時已經聽過很多年輕人就是因為與教會政治立場不同,而要離開教會,我自己教會和牧者卻做了非常美好的見證。

到現在,我遇到了人生的轉捩點:我開始研究同志神學,探討本土的同志信徒被牧養情況,這亦是教會內最為敏感的話題,但教會的兄姊與牧者都沒有因此而疏遠我,仍然非常尊重我的研究。昨天就是有關研究課程的畢業禮,有兄姊出席了,而且為我帶來祝賀,所以我非常感謝他們對我的包容和開放,而牧師更是由始至終都放心讓我參與教會不少事工的計劃與實行,自己團契又能開放討論很多敏感議題,讓我感到教會真心尊重我,給我很大自由度去實踐自己的呼召,尊重程度大至讓我能加入教會的敬拜部和培育部,不會因為我的立場而拒絕我加入,所以我真心欣賞基立的開放性。

而基立現在已是一間開放的傳統福音派教會,特別在敬拜而言,我們接受靈恩,又接受傳統,我們能夠有自由敬拜,又可以有傳統唱詩,而近期我們亦計劃推行泰澤祈禱會,引入這天主教色彩濃烈的宗教聚會,相信在一般傳統教會都難以推行,但我感謝牧師仍然願意開放,見到我們兄姊需要有群體安靜祈禱的空間,就決定推行泰澤。

我的團契雖然少人,固定參與團契的團友只有八位左右,但正因為如此,我們都很熟絡,能夠深入分享自己的心事,我們固定的團契時間是星期六三至五點,但每次在團契後的分享時間,我們都分享至六點半甚至經常分享至七點,每位團友都願意在分享時間中開放自己生命,讓別人聆聽自己生命中的難處,再在禱告中互相紀念。

說到我們的主任牧師,他名叫方偉雄牧師,他非常重視年輕人,對於青少年事工他都親力親為,非常有心。基立是一間二樓教會,所以我們牧者都只有牧師和另一位傳道人,但牧師見到發展青年事工的需要,仍願意在百忙中報讀神學院的青少年事工教牧文憑,希望盡自己最大努力讓年輕人經歷上帝。這位牧師不但重視年輕人,他都愛我們基立每位兄姊,由最年長到最小的,他都記得每一位的名字,在我有困難的時候,給他一個電話,他就願意放下手上工作來陪我。而且牧師風趣幽默,崇拜講道時忠於聖經宣告,私下帶組時亦與我們閒話家常,絲毫沒有牧者的架子,平易近人。方牧師可能不是甚麼大牧名牧,但如果說到能效發耶穌的榜樣的牧者,他是在我腦海中第一個彈出來的名字。

基立浸信會,我對她的感謝之情實在說不盡,她願意開放接受新事物,但同時保存有價值的傳統,當中的牧者真心開放自己,整間教會就讓人感受著基督的愛。適逢今主日2/10就是基立的廿五周年堂慶,歡迎各友好及兄姊出席參與崇拜,共證主恩。

我在基立浸信會的故事 系列
  1. 我對基立浸信會的感謝之情說不盡
  2. 再見,基立浸信會
  3. 在我眼中,我教會的敬拜是這樣的
  4. 在我眼中,我教會的聖餐是這樣的

留下回應

贊助連結
marksir 聖經考古

 

 

精選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