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韋安

長洲居民,建道神學院助理教授,德國魯爾波鴻大學神學博士,Facebook Page《神學是粉紅色的秋》作者,八十後...

我對「禱告收費」事件的看法

-100%+

對於「禱告收費」事件,我本來不想再多說。因發生時我不在香港,但今日又見到有人談論此事,我就多口講幾句:

1. 禱告的重點是上帝工作。如果禱告真的需要付錢,要收都係上帝收。既然上帝無收錢,無人能夠有資格收錢。
2. 所以,任何「收費的禱告」其實都在否定禱告中上帝的工作,它會立即成為另一種西門主義(Simonianism),間接以金錢影響上帝。
3. 那麼,你以為我反對以利亞使團嗎?又不是。我認為整件事其實是源於華人教會屬靈傳統的禍害。
4. 整個問題的核心是:其實大家都知道:整個服侍的重點其實不只是禱告,或者說的白一點,整個服侍的重點其實不只是禱告,更在於之前的傾談與幫助。
5. 別誤會,我沒有說禱告不重要,禱告當然很重要——禱告是最重要的!事實上,正正基於教會對「禱告是最重要!」的100% 尊崇與執着,沒有人敢說不是因為禱告,任何人的工作都需要謙卑地讓路與歸功到禱告身上。「哈哈,其實不是我的喇,是禱告喇,Amen。」
6. 其實,整件事需要收費的原因,所謂「行政費」(或者教會慣用的「車馬費」),就是在於人的參與。不是嗎?若不需要人的參與,完全沒有付錢的理由了。因此,你說是「輔導」也好、「指導」也好、「教導」也好、「引導」也好,整個服侍的重點就是人的幫助。
7. 因此,問題的曖昧之處是:明明整個服侍是人的幫助,卻因着「禱告最重要!」的屬靈禁忌,這服侍就被硬說成是一個「禱告服侍」。同時,整件事卻確實要收費(畢竟是人的服務)。最後,就得出了所謂「禱告要收費」的奇怪結論。
8. 其實,人的工作與禱告是沒衝突的。所謂 ora et labora,禱告與行動沒有任何矛盾。我們不需要任何事情都說成單單因着禱告。
9. 因此,我不妨建議,下次以利亞使團的收費傳單可以這樣改一改:指導服侍半小時(港幣500元),服侍後更免費為你禱告半個小時(嘩!好好人呀!)。這不是取巧,而是將兩者劃清界線:讓真正要收費的地方收費,不用收費的地方不用收費。
10. 因此,我不相信以利亞使團真正覺得禱告需要收費,也不覺得他們以禱告牟利。因為,真正要牟利的基督教機構(which is 真的存在)不會這麼笨,明刀明槍的收你費。牟利的基督教機構所有事情全部都是免費的,然後慢慢才牟你的利(你幾時見過騙財的星探公司一上門就說面試每小時收費500元先)。
11. 至於哪些是牟利的基督教機構,我就不說了。科科。
12. 【廣告】有關禱告的神學,大家將來可以參閱我正在寫的新書《張開眼睛去禱告》(因為是人的工作,所以要收費的)。

留下回應

贊助連結
鄒永恒:教、學、人生

 

 

精選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