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斯特

係咁架啦,好出奇呀 -- 黃子華

我好擔心教會仲擔心緊失去一整代年青人

堂會

圖片截自時代論壇《從「普查」看過去二十年香港教會的變化(上)》

我好擔心教會仍然在擔心自己失去一整代年青人,因為這已是四五年前的問題,不單顯示教會滯後,也揭示教會對問題束手無策。

年青人流失的說法,源自2014年的教會普查,當時結果顯示教青少年無論人數及比例,均比五年前2009年縮減。由於派發問卷的時間,仍未爆發雨傘革命,所以無法完全反映出傘後政治環境對教會的影響。

爾後幾年,年青人(泛指高中至初職15-25歳一群)離開出走的現象,幾乎是業界共識,只有少數矢口牧者否認,認為教會不單止有年青人,還有老年人及中年人要牧養,不應事事遷就年青人,有本事的話便革掉他們的命,走出自己的路向。

五年了,對於年青人出走情況,教會做了些甚麼。

我們搞了一個全港性大型佈道會,嘗試修補撕裂。

我們搞了很多場探討年青人出走的聚會,由一群年過半百的教牧,研究年青人離開的原因及提供解決方法,幾乎從未邀請年青人在其中。

我們擔心教會失去一整代年青人,而年青人今時今日天天在街頭抗爭,我們還是在擔心、擔心和擔心。

找回一份五年前的《關懷香港牧函》,如果你細閱當中的內容,只要換幾隻字,例如將「佔中」,改成「反送中」,你會發覺整篇牧函放在今天,是完全沒有違和感。當然,可以說成真理是超越時代,信仰是歷久常新,但更現實的處境是,上一代教牧,根本追不上時代,只能重重覆覆「絕對無錯,絕對無用」的夢囈。

年青人出現只是第一步,過去我曾明言,問題一早燒到一群三四十歲的中生代中,只不過這群人待在教會的時間長,擁有深厚的感情,願意等候教會改變不輕易離開,他們成熟、有經驗並有能力去投入改善教會的狀況。但五年過去了,情況沒有大幅改變的話,到時不再是年青人出走,而是輪到教會的中壯年人,或許當中仍有一部份人呆在教會,卻變成殭屍信徒,出席但不再投入教會生活。

香港整體教會的人數下跌,你有想像到情況有多可怕嗎?我想到一個。

過去十幾二十年,隨住香港樓價的颷升,不少堂會投入「擴堂風火輪」之中:擴堂–>吸引更多人–>再擴堂–>再吸引更多人,旺丁兼旺財。不少堂會的擴堂計劃,是遠超堂會本身的財政承擔能力,以顯示「非勢力,非才能,主說乃靠我的靈成事」,要信徒經歷上帝供應的豐富。但他們從來沒有想過,堂會有一日會萎縮,奉獻收入不足以應付供款,如果恰巧撞上經濟衰退,教會未供完的物業更會成為負資產。

留下回應

贊助連結
陳韋安洪麗芳 寫給你心中尚未崩壞的地方

 

 

精選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