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ris Hung

我說的不是真理,真理只在上帝之處。
我只是分享一種看法。

Facebook: 洪麗芳 - Charis Hung

我大概有潔癖

Photo credits to: https://pixabay.com/zh/模型-妇女-年轻的模型-年轻的女孩-时尚-曝光-女孩-年轻-2453277/

Photo credits to:
https://pixabay.com/zh/模型-妇女-年轻的模型-年轻的女孩-时尚-曝光-女孩-年轻-2453277/

我大概有潔癖。

當然認識我的人都知道我是個野孩子,可以除鞋周圍跑,並且東西亂得東歪西倒,髒的地方只要我不會碰到我可以任由它繼續鋪上灰塵。

但我想自己實在有潔癖,精神上的。

關於香港01。
我時時被它困擾。
說真的,它的副刊、專題、訪問質素之高,縱使不居第一,也不遠矣。

一兩年前我曾share過香港01,關於一篇王牧師為弟兄姊妹主持離婚典禮的訪問。直至今日,我仍然印象深刻,並深深感動。
當日我分享的caption是「雖然呢篇出自香港01,但都不得不share。」
當時我以為那會是少數稀有我想要share的01報導,所以我想著就破例一次吧。
沒想到以後它有很多報導都非常出色,探討的角度亦十分獨特。
我必須按捺自己才不分享及表達任何意見。
有時候眼見標題很有意思很吸引,我也會刻意不看。

因為我想,一份在人人都斥責中共跨境執法擄去林榮基時,卻轉移視線想扯到桃色糾紛的報刊實在無恥;一份當全港甚至全球都譴責中國逼害劉曉波至今仍軟禁劉霞時,卻大肆報導中共近年已對異見人士大大寬容的媒體實在令人心寒。

但有時我會懷疑自己的堅持究竟有沒有必要。

比如當看見愈來愈多人share香港01,無論甚麼陣營的人都有share,我會想是不是我太迂腐呢?

新聞就是新聞,維穩的就忽略掉,其他的繼續看又有甚麼問題?叫人關注性少眾有不好嗎 ? 叫人留意被社會邊緣化的人士不就是近年大家努力想要鼓吹的價值觀嗎?
只是我忍不住問自己,香港01愈見普及,它的影響力不知不覺間也與日俱增,那麼當它為政治粉飾太平之際,我們算不算幫兇呢。

我不得不坦白,當我看見曾經堪稱是我社運啟蒙的朋友受聘於香港01,著實受了一點打擊。
我無從猜測固中原因。
是因為生活逼人嗎?
或是想運用建制的資源好好去做自己想做的事?
我不知道。
每個人都有選擇的權利與自由,每個人都有他的難處(而且我沒有為別人擔起他的難處,我又有資格說甚麼?)
我沒有半點鄙視不屑之意,只是還是受到了一點點的打擊。

大概我是個簡單的人,一直認為好的東西就該設法讓它留下,不好的就讓它消失,免得遺禍人間。

我沒有甚麼對策,也沒有甚麼權力,所以總是消極的奉行「Don’t make stupid people famous」,推而廣之,不好的東西我就加以忽略。
這個媒體不好嗎?我不投稿也不看它的東西。
教會不適合我,我就離開。(這裡說明一下,不適合不是教會讓你不高興或是教會不照你的意思而行就是不好的教會,就要離開。)

去蕪存菁,我總在想每個人作出好的選擇後,剩下的就會是好的或說適合的。

當然,每個人的好與壞定義也都不同也不必相同,我只是不太明白假如覺得某樣事情不好,卻又繼續參與其中究竟會不會太矛盾呢?(當然,想改革是一回事,但大部分時候我們不過就只是參與其中而已。)
又比如「自籌薪金」這種概念,不認同卻又繼續損獻,這又起著甚麼作用 ?不過生生不息而已。

和K分享,我發覺自己還真是異常執著。
不,毋關香港01,而是對這些所有披著糖衣的毒藥,我異常抗拒也厭惡自己——假如有一天我竟然屈服了。
有時候,我會懷疑自己會不會太過執著,是不是太誇張了呢?

實在苦惱。
只好對自己說我有潔癖,精神上的。

留下回應

贊助連結
鄒永恒:教、學、人生

 

 

精選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