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斯特

係咁架啦,好出奇呀 -- 黃子華

我在教會學懂了虛偽

-100%+
原刊於馬斯特特集,2017年1月9日

3iyaya_group3_M04_5D_0E_wKgAB1CYzYqfT7q-AAB-d5XEOio49 (1)

若問我近年在教會學懂最大的功課是甚麼,可以毫不猶疑地回答,是虛偽。在任何情況之下,必須小心翼翼,不輕易流露自己內心真正的想法,並透過了用一套屬靈術語推搪過去。

「今日真係好感恩呀!」(雖則生活每天平平無奇)
「講道真係好有得著!」(雖然你無法理解講員東拉西扯)
「你咁做會絆倒人!」(即使明明是自己不喜歡)
「我會為你祈禱!」(這句是真的)

即使你說我虛假,我也能用屬靈術語回應,這叫做「勒住自己的舌頭」、「說造就人的話」、「兼顧信心軟弱的弟兄」,總不能向我掉石頭。

記得有一次,為免遲到放工匆匆趕回團契,唱完詩之後,團契的週會內容是「話劇」,即係比一段經文大家,然後給十五分鐘在小組內討論「劇情」,然後出去表演。當下心底盤算,若然即時離開,定必後患無窮;如果我不投入,一邊演出一邊黑面,也會惹來眾人「關心」。既然是一個話劇演出,我只好扮演自己的角色,演一個樂在其中的團友,刻意掛上一個非常爛燦笑容。事後的分享,也不斷說出「今日趕到返黎好感恩」、「今日好有得著」、「今日玩得好開心」、「好多謝負責人的安排」等等,總括而言,我的演出非常成功,沒有人察覺當晚我心中不快。

回家路上,我發覺自己無論心靈及肉體均備憊不堪,我騙得人,騙不了自己,更加騙不了上帝。

早幾天查經,查的經文是「少年的官向耶穌問永生之道」,典型的OIA進路,到最後A的時候,帶查經的姊妹問了一條問題,大意是有甚麼事情是你覺得自以為「這一切我從小都遵守了」,卻是「你還缺少一件」,新的一年又有甚麼立志。由於查經太投入,讓我放鬆了戒備,不經意說出了真正的想法,「如何在不滿教會的情況下,仍然堅持去建立教會」,結果最後對方勸我不如轉教會。

當然,近年不止一次有人叫我轉教會,而事實上過去一段時間亦離開了母會,到不同的教會聚會觀摩。有時候我覺得很無奈,是教會教導我們需要坦誠地接納自己,因為主耶穌已經接納了每一個人,毋須刻意假裝,大家只不過是罪人而不完美,要我們真誠分享,彼此認罪代禱。

「這一切我從小都遵守了。」

同時我又發現「你還缺少一件」,這種所謂真誠分享背後有隱藏條件,內容不能夠離教會主流太遠,你可以真誠地支持擴堂,但不能夠真誠地反對;你可以真誠地認同講道很有得著,但不能夠真誠地認為講道很廢;你可以真誠地享受教會生活,但不能真誠地為信仰疑惑及爭扎。

當我透露心底話時又容易惹起別人不高興,動不動叫我轉教會。當我真係離開轉到另一間教會聚會時,又有人埋怨,批評容易建設困難,轉教會不能夠解決所有問題,為甚麼不堅持下去,投身改變現況,這裡需要你。

年紀大,面皮薄,不想每一次分享,均被人教訓,慢慢學懂說謊,最低限度保持緘默,保護自己,避免衝突。

如果有人再問我類似的問題,我將會提供教內標準答案:「我愛耶穌,但我愛得不夠,過去一年的靈修祈禱讀經生活有虧欠,我心靈願意但肉體軟弱,求主幫助,阿們。」

這叫做成熟圓滑,體貼別人的需要,還是虛偽狡詐,仍未能分清楚。

後記

這篇文章在自己的網誌上,引起了意想不到的關注和迴響。想了好幾天,該不該將本文投去信仰百川,因為一如既往,這類「控訴」教會的文章,往往會惹來很激烈的回應,甚至爆發罵戰。

回應通常分幾類:

第一類,有不少人認為我說出了他們的心聲,找到同道中人,在教會有共同經歷和想法的人,不在少數。

第二類,教會生活比較如意,滿有恩典,沒有相關經歷及爭扎,看完文章不以為然,覺得小題大造,太過負面。

第三類,認為我控訴教會,攻擊傳道人,絆倒別人,竭力奮起為教會辯護,言談間充滿霸氣,開口「你是否重生得救的基督徒」,閉口「信仰百川是不是異端」。

對於第一類人,我只能夠說,吾道不孤,世界上不止你一個過著不愉快的教會生活,你不需要一個人爭扎,我未必提供到出路,但願你明白世上還有與你同樣經歷的人,肯和你同行,相信上帝不會輕看你的爭扎。「壓傷的蘆葦,祂不折斷;將殘的燈火,祂不吹滅。」

有不少人的教會生活,不是一帆風順,感恩不絕,而是充滿爭扎及疑惑,背後原因各有不同。只希望身邊的人,能夠體會他們的苦況,接納他們的堅持,而不是動不動一邊勸他們轉教會,另一邊說轉教會解決不了問題,令他們爭扎求存的教會生活倍增壓力。

對於第二類人,我為你的教會生活感恩,或者你身邊有一兩個好像馬斯特的人物,對教會諸事不滿,卻又不願意放手離開。如果你不打算介入處理他們的問題,你是有權遠遠離開,不聞不問,各人有自己的十字架要揹,你做好自己就夠。類似我的這種人,往往已經習慣了孤獨,也不太習慣別人「關心」。同理心並不是要你認同他的看法,覺得他對,或許他有偏激執着和錯誤的地方,而是明白到,自己有一天面對相同處境時,或許會有同一樣的想法。

如果你真的覺得對方轉一間教會可以解決在現教會面對的問題,別順口開河,嘗試認真地找一間適合對方的教會,甚至陪對方過去一段時間以便適應,以免讓人覺得你在打發人家。

對於第三類人,讓我頗出奇是,當中不少還是傳道人。可能是愛之心,恨之切,面對自己建立的教會被人無理投訴,所愛的教會被抵譭,耶穌的新婦遭人誣衊,自會奮力還擊,認為我太過悲觀負面,有破壞無建設。

我不直接答你,我用比喻來答你。

有兩個人在教會禱告,一個是傳道人,一個是馬斯特。

傳道人站起來,開聲禱告說:

「神呀,我為你放棄世界所有,獻身讀神學,建立教會,每天清晨起來祈禱靈修,樂觀積極,感恩不絕,我連飲一杯咖啡也會謝飯禱告。不像這個馬斯特,想法負面,天天寫文抵譭教會。我每次崇拜,必定與隔離位說:『耶穌愛你,我都愛你』,一個禮拜,約會友兩次食飯關心他們,擴堂的事上我又額外捐上十份之一。」

那馬斯特坐在位上,低著頭流淚說:「神呀,為甚麼我的教會生活充滿爭扎!求你救我!」

本文簡短連結 http://faith100.org/rq5hy

留下回應

贊助連結
龔立人 - 在暗角言說上主

 

 

精選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