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ny Leung

• 主流教會性小眾平權分子
• 傳道夫妻之子
「我又轉念,見日光之下所行的一切欺壓。看哪,受欺壓的流淚,且無人安慰;欺壓他們的有勢力,也無人安慰他們。」傳道書4:1

我在情緒勒索中救回了自己

想在這裡和各位分享我在2018年12月的經歷。我在2018年12月的狀態非常差,因為我經歷了人生中所遇到過的情緒勒索的最嚴重傷害:我被一位過去是亦師亦友的人所情緒勒索,令我心靈的健康出了狀況,還讓我浮起想去自殺的念頭。

自從我投入性小眾平權事工後,就經常收到不少保守基督徒對我的評價,說我在講歪理、我是曲解聖經的人、甚至是違背信仰的異端信徒,而以上這些評價我也是見怪不怪了,也對此沒有太大感覺,因為那些都是在信仰上和我意見不一致,在現實中又沒甚接觸的陌生人,我理解他們對同性戀或相關性/別議題的執著,所以也不會因為他們的評價而受到很大影響。可是,這位過去是亦師亦友的人在12月時,因為在一篇文章上與我的意見不一致,而在一個公開的社交平台上對我的人格作出嚴重的攻擊,說他在閱讀那篇文章時,會覺得我是一個亳無人性的冷血基督徒,更指控我會是下一宗自殺案件的兇手。當下的我被這樣嚴厲的指控嚇呆了,而我更感到不解的是這位朋友在早前才對我說,他認為批評者帶有情緒的、甚至是有侮辱性的評價,都應該在私下告訴他想批評的人,而不應在公開平台上作出批評。因此,這樣看似理性的批評,卻讓我感到在他的背後是充滿了情緒,甚至可能是出於仇恨的詆譭,而因為他一直熟知我是一個較易對不同群體產生同理心的人,因此他在社交平台上有這樣的言論,令我感受到很大的侮辱。

因為我過去很在意和他的關係,所以這次他的言論實在傷透了我的心。其實這位過去是亦師亦友的人,以前也曾在有意無意中對我提出超過我能力所及的要求,而我在相識初期仍會盡量迎合他,希望努力達到他所要求的標準,因為我在當時認為那是能幫助我成長的動力。可是我漸漸感到非常吃力,意識到那可能只是在揠苗助長,也開始感到自己的能力已到極限。因著相信彼此的友誼,我曾試過跟他坦誠表達自己的感受,說自己在努力達到他的要求時感到很吃力,那時他仍有向我表示歉意,但他本著「我是為你好」的要求始終未有改變,直到12月時便對我作出了這樣的人格攻擊。事情發生後,我失眠了好一段時間,雖然我頭腦上清楚知道自己並非一個冷血的殺人兇手,而身邊知情的朋友也在安慰我是善良的人,但我始終控制不了自己在夜闌人靜時,去反覆思量自己是否真的亳無人性,也在想為何這位朋友要這樣說話,因為我很想將他對我所說的話合理化,很想否定他是在侮辱我、是在情緒勒索我的事實。

然後當我12月尾到台灣參加好友的婚禮時,便發現我必須封鎖他的帳號,不能再讓他的頭像出現在我的社交平台和日常生活中。過去的我甚少會在社交平台上封鎖朋友,因為我相信溝通的力量,但我發現他已嚴重影響我的個人生活,當我在那時看見他的名字和樣貌就會出現驚恐的情緒,整個人的情緒接近崩潰,「我要救自己」這五個字便出現在我的腦海裡,最後才決定不能讓自己再見到關於他的任何事情。可是,2019年1月的我仍然受到情緒勒索的影響,甚至試過在失眠時哭泣,腦海裡想著自己是多麼的糟糕:「若我得到癌症死了就好」、「或者我可以到頂樓跳下來,那就死得比較爽快」、「不然我在上班時衝出去馬路,讓經過的汽車輾斃自己吧!」這些想法在崩潰的那一晚纏繞著我,然而有一句話突然出現在腦海裡:

我的生命是有價值的,我值得受到更好的對待,我不要因此而死。

因為這句話,我開始想到身邊仍有不少願意與我同行的朋友,他們曾對我說了很多肯定和正面的話,讓我知道自己並不是冷血的人,我的心情才慢慢平伏下來。然後我又多了進行正念練習,讓自己心境得到平靜的時間多了,自己的心靈狀況才慢慢回復過來,開始擺脫那嚴重的情緒勒索對我的影響。

20190125_004941_0000

其實像我這樣(過分)在乎別人感受或評價的朋友,都較易成為情緒勒索的受害者。可是,處於華人社會,其實我們很難不去在意他人對自己的觀感,因為我們大部分人從小就常被家長拿來與其他孩子作比較,我們都被要求不能輸。而在教會裡,很多牧長都會按自己對聖經的理解來教導信徒怎樣做才是好信徒,換句話說,信徒做了甚麼或沒做甚麼就是壞信徒或假信徒;在雨傘運動後,德國神學家潘霍華的著作和研究更是流行起來,教會牧長便多了一句「領受廉價恩典的基督徒」來批評信徒,從而說「神不喜悅你這樣做/不這樣做的」。

這些比較和說話都有可能成為情緒勒索,因為我們都渴望成為一個好人,不論是一個好公民、好信徒或好孩子,而當批評我們的人有意貶低我們自身的價值時,我們就在思考批評者的說話是否合理前,因可能感到內疚而變得事事聽從批評者的話,慢慢就被他們牽著鼻子來走,成為了被情緒勒索的人。被情緒勒索久了,人的自我價值便變得非常低落,成為極度缺乏自信的人,更極端的更可能像我一樣產生輕生的念頭。我這一年的經歷讓我明白到,我們有好行為或許是因為他人對自己有期望,又甚或我們覺得有好行為是自己必然的責任,而這些想法就讓我們易被勒索。其實,我們都應該要學效耶穌,認識到我們有好行為是因為「動了慈心」,我們所做的都是出於對世界的愛,所說的都出於對身邊親友的愛,那種愛並非是要控制人的強愛或縱容人的溺愛。我們有好行為是因為愛,而我們成為好人是因為心中有愛,那種不帶任何條件的愛,就像耶穌祂沒要求人先要做甚麼,才願意道成肉身與我們同在,才願意與邊緣群體親近,才願意釘身十架為我們死。

因此,要在情緒勒索中拯救自己,關鍵就在於改變自己行動的動機,知道自己做任何事情或說任何話的原因,都不是為了滿足他人的期望或自己的責任,而是因為愛。我現在不時進行正念練習,透過安靜自己來感受內在情緒和感覺,慢慢地與自己同在,從而認識自己,才有能力肯定自己的價值,明白自己所愛或感興趣要做的是甚麼,才開始有能力去真正愛自己以及愛世界。可是,我們都習慣與他人比較和在乎他人評價久了,這心態是不易改變的,也鼓吹我們將負面的情緒勒索放在重要的地位。這惡習不易改變,但我們其實有「急救方法」,那就是在看重情緒勒索時,也同時要想起正面的肯定和鼓勵,就是要記起身邊願意支持和陪伴自己的親友,提醒自己要將他們對自己所做過的美事或所說過的肯定說話,放在自己內心裡同樣重要的地方,這可產生出一種與情緒勒索抗衡的力量,讓我們慢慢克服否定自己價值的想法。

另外,在與情緒勒索抗衡時,其實我們也要避免成為情緒勒索者。在這一年的經歷裡,我明白到我們容易成為情緒勒索的受害者,但同時在無意中情緒勒索了身邊的人。台灣獨立歌手鄭宜農的《那些酒精成癮的日子》裡有一句歌詞這樣說:「有沒人能不被傷害,當然也常常要顯得像個渾蛋」,提出了傷害別人和被別人傷害是一個惡性循環的可能性:傷害人的因被傷害,被傷害的去傷害人。我們要努力避免成為渾蛋,或許需要在付出愛之前先去好好療傷,不然在我們去為他人付出時,我們的血會滴在別人身上,汙染了他們的內心。「你們想要人怎樣待你們,你們也要怎樣待人。」耶穌說的這句話,其實也是很多宗教所共通的教訓,因此我們經歷過情緒勒索的人,認識了情緒勒索是一件不好的事、是傷害人的事,我們並不想再受到情緒勒索,所以我們也不願去勒索別人。我們知道自己並沒有義務去滿足別人的要求,所以也明白別人同樣沒有義務去照我所說的做,也不必完全認同我。我們要清楚知道自己所做所說的是因為愛,同時希望別人更了解自己,而非為控制或改變別人。

請謹記,每個人都有屬於自己的生活要過,我們並不為別人而過,而他人也非因為我們而活。我們所做所說的都是出於愛。當我們不被他人或環境牽著鼻子走,也不要想著操控他人或環境的轉變時,我們就能夠完全在情緒勒索中救回自己。

留下回應

贊助連結
marksir 聖經考古

 

 

精選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