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ny Leung

主流教會性小眾平權分子、傳道夫妻之子、基立浸信會培育部成員及團契團長
「耶和華的使者第二次回來拍他,說:起來吃吧!因為你要走的路程太遠了。」列王紀上19:7

我在以利亞使團接受禱告服侍的經歷

鑑於近日來不少網友對以利亞使團的禱告服侍有很多討論,由於我自己曾經接受他們提供的禱告服侍,所以我在此分享自己的經歷,讓大家能從第一身角度去了解更多有關的服侍內容。

費用方面

以利亞使團一次禱告服侍是由四次的服侍時間組成,每次服侍大概是120分鐘,完成四次的服侍時間就稱之為一次循環,而每次循環收費為港幣2000元正,有經濟困難的兄姊可以申請費用減免,但不保證一定能夠申請減免成功,而我本人因為仍是學生,又未有全職工作,所以獲減免一半的費用,即一次循環只須繳付港幣1000元正,但對一名沒有全職工作的學生來說,這費用還是非常高昂,以每小時計算即要$125來禱告,原價更是以$250一小時來接受禱告服侍。

預備方面

在接受禱告服侍,被服侍對象須填寫罪行表格,因使團認為對象自身和身邊的人的罪行是會影響我們每個人包括禱告者的,所以需要填寫關乎自身家庭,親人,甚至祖先的罪行,盡可能知道的就填下來方便禱告服侍時處理。而禱告服侍則由三位禱告者來負責,即三人圍著我一人來禱告,當中兩位為使團的同工,另一位則為已在使團受訓,符合資格的基督徒。

聖靈方面

近日最大爭議就是究竟使團是否在作輔導多於作禱告,而從我的經歷得知,使團似乎並非在作輔導,因為由始至終同工都強調禱告服侍是由聖靈在工作,不是他們每個人在工作,而且還要被服侍對象願意開放自己才有效,否則不會經歷醫治,因為我在第一次服侍時間表達自己的疑慮,所以同工特別鼓勵我願意開放,願意被聖靈改變,聖靈才會作工,否則他們怎樣禱告也沒有用。進入禱告服侍的階段,禱告者求聖靈帶領對象進入兒時/以前的回憶,對象會接觸到一些以前受傷的回憶,然後會停留在那段回憶中去繼續處理。

情緒方面

同工表示須有情緒發泄才是正常的醫治,因為我的經歷是首兩次服侍時間都沒有很大的情緒出來,所以他們才如此向我表達,若沒有情緒出來,即是代表未有果效。而在情緒交雜當中,禱告者鼓勵對象用禱告來回應,向聖靈訴說自己的心聲,表示這不是在向人說話,而是坦白的將自己感受告訴上主,可是每次我禱告完後,他們都會回應我的禱告,並且有些時間會引導我再表達或分享更多,教我如何去作禱告,然後就讓情緒繼續蘊釀或發泄出來。

驅魔方面

驅魔或驅趕邪靈的階段往往是最具爭議的部分。每當觸及回憶而引發情緒後,在自己的禱告結束後,同工便會開始為我驅趕邪靈,因為他們認為負面的情緒是由邪靈所引起的,他們會奉耶穌的名來驅趕一些邪靈,而在我的個案中,邪靈包括有自我防衛機制的靈、不信任的靈、對自己過分要求的靈等,同工表示一般進行驅魔程序時,我是會有特別感覺的,但我在四次服侍時間中都沒有任何特別感覺,所以當他們為我第一次念出一連串的靈作驅魔後,他們問我有甚麼感覺而我回答沒有,他們便再一次念這些邪靈且驅趕它們,但我由始至終都是坐在椅子上沒有任何特殊感受。

後續方面

完成四次服侍後,同工表示其實只是剛開始,鼓勵我可以再接受禱告服侍,因為他們告訴我聖靈說我生命中仍有很多地方需要被醫治及釋放。

總結

我的經歷是禱告者都很依靠聖靈來服侍我,但使團的回應卻是淡化了很多這部分的內容,聲稱只是心靈輔導,實在有自相矛盾之嫌。另當我將自己接受服侍的經歷與效果告訴一位屬靈長輩時,她表示這些事其實一般心理輔導都做到,所以讓我感到更疑惑,究竟我在接受聖靈的醫治與釋放,還是只是一群人圍著我輔導我?

留下回應

贊助連結
鄒永恒:教、學、人生

 

 

精選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