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ny Leung

• 主流教會性小眾平權分子
• 傳道夫妻之子
「我又轉念,見日光之下所行的一切欺壓。看哪,受欺壓的流淚,且無人安慰;欺壓他們的有勢力,也無人安慰他們。」傳道書4:1

我和家人對IKEA雪糕廣告事件的回應

dZewge-EcRTYkME_kguMjWKtwU3ixByUN0pt6jdKbeo

老實說,在最近見到有性別平權朋友寫評論批評IKEA的豆腐花味雪糕廣告有問題時,我並非完全認同的,但我也考慮到自身身份的限制,我看待這件事始終是有盲點的,因此我也不願太快去表態,亦沒有對任何有關的帖文按讚。

在過去的星期一晚上,我主動將這議題拿出來與家人一起討論,因我有一個性別意識較一般牧者和教會女性強的母親,我希望知道他對此事的看法,我便先給他看了IKEA的雪糕廣告,他第一時間便認為此廣告所用的標語並不恰當,為何有那麼多不同的宣傳標語可使用,IKEA偏偏要使用一個在香港社會文化而言,既負面又對人冒犯的句子呢?然後,我弟弟因為知道我一直有做性小眾平權工作,便向我表示若雪糕廣告變成了肥皂廣告,標語由「食我豆腐」變成「執我番梘」這句對同性戀者而言充滿侮辱的標語,他想我也會對此感到不滿。在他人眼中因為事不關己,我們在一開始時都偏向認為這是沒問題的,但若代入我所關注的群體去想像,我便開始發現當中的問題所在。

在朋友那評論樓下,有網民留言說是否要讓香港所有廣告都變成北韓式的廣告,我的朋友才會滿意,但我認為問題是為何留言的網民要將廣告設計的創意和藝術,與性別公義一事放在對立的位置上呢?我記得近期看過另一篇評論,提到德國哲學家Walter Benjamin曾對所有藝術家們發出提醒,他們必須意識到自己創作背後的政治形態,才不會讓自己的作品變成服膺於暴力的共犯,我想「暴力」也包括針對性別的暴力。因此,該篇評論的作者及後提到「你若沒有意識到自己的創作背後,是透過怎樣的結構機制,去形塑出對弱勢的壓迫、歧視、仇恨,那說真的,你也是壓迫者。這不表示我們創作就一定要『政治正確』甚麼的,而是作為一個創作者,你本來就該意識到自己背後的意識形態,然後謹慎的操作它,而不是任由它,恣意的複製結構暴力。」

有很多的事情或議題,只要我們願花多一點時間去思考,便會發現越來越多問題逐漸浮出水面,我們過去只是習慣了不讓問題浮出來,正如若我生於黑奴制度仍合法的美國南部的話,我想我也會說出「你班解放撚真係麻撚煩!我哋一向都有黑奴制度,咁撚鍾意反對黑奴制度,咪搬去北部住囉!」之類的說話,然後歷史告訴我們解放黑奴才是合乎真理的決定,而非用盡一切辦法保持奴隸制度的運作。因此,傳統並非真理,約定俗成的條文更非代表永遠不能變更的。

我相信人是由上主所造的,而我亦相信上主的創造並非停在開初創造世界的那刻;上主一直仍在創造中,祂擁有持續創造和再造的能力。因此,我同時相信人亦有創造與再造的能力:不少人其實也認同IKEA廣告所展示的是一套低俗的趣味,而我們在過去或許創造了一套具冒犯性的趣味,但我們其實有能力再造一套嶄新的趣味,就是不須建立在對性別的刻板印象,和特定性別的冒犯上的一套新趣味。美國在十九世紀流行一種名為「Blackface」的演出趣劇形式,那時的演出者都是白人,他們會在臉上塗抹黑色顏料來扮演黑人,同時用笨拙的肢體動作來引觀眾發笑,這種趣劇在當時的美國廣受歡迎,但現在的我們回看那段歷史時,便知道這種趣劇是對黑人的侮辱和汙名。Blackface是建立在對特定種族刻板印象的羞辱的一種趣味,而現在這種低俗趣味已不再存在,而我相信未來的藝術創意再也不需依靠這些侮辱任何人的低俗趣味。

其實我觀察到,有份參與在討論中的網民,或多或少認為那句「食我豆腐」是有點問題的,只是儘管在認為有問題後,他們的回應仍可分為以下三類:標語用在廣告後所產生的語義不同,因此便不認為廣告這樣使用此句子有問題;標語確實有問題,但要求IKEA下架並道歉是過分上綱上線;標語有問題而要求IKEA下架,好像有違創作自由的原則。有不同的意見當然沒有問題,而我現在確定自己是認同我朋友所批評的,並且贊同IKEA應將該廣告下架。其實我自己上星期就有品嚐過那個豆腐花雪糕,我覺得IKEA的雪糕確實是很好吃的雪糕,雪糕的表面特意加上黃糖更是錦上添花之舉,而且雪糕的價錢十分便宜,因此我想IKEA實在不需要用如此糟糕的宣傳標語來嘩眾取寵。

留下回應

贊助連結
marksir 聖經考古

 

 

精選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