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ny Leung

不雅神學愛好者、主流教會性小眾平權分子、傳道夫妻之子、教會培育部成員、大學敬拜隊核心隊員
「耶和華的使者第二次回來拍他,說:起來吃吧!因為你要走的路程太遠了。」列王紀上19:7

我可以和摩天輪結婚?—為同性婚姻議題大闢謠

14947795_1136099543106629_1516884924144304660_n台灣的護家盟秘書長張守一為反對同性婚姻,曾語出驚人表示:「若允許同性婚姻,接下來有人說要跟摩天輪結婚可不可以?」而引發議論,而有鑑於在討論同志議題時,此等抹黑、污名、誤傳錯誤消息和滑坡理論的行為充斥在華人教會界中,所以我希望用這篇文章為某些經常被誤解的同志議題作澄清,令大家能從正確的角度來看待有關議題。

信仰百川是撐同的組織嗎?

不是,不是信仰百川撐同,是我撐同。未必每一位網友也能分清楚信仰百川和作者個人的立場分別,而他們認為信仰百川分享過有關同志議題的新聞,亦容許我這個撐同的作者在其中撰文,就一定也是撐同的,但難道信仰百川又應該像香港教會一般成為一言堂嗎?對同志議題只能夠禁止討論或以負面態度討論,而不能讓不同立場的聲音出現嗎?合一不是所有人都擁有一樣的意見,而是所有人都擁有不同的意見而我們仍然能夠彼此聆聽和了解。所以希望大家能夠搞清楚了,是我本人撐同,不是信仰百川撐同,OK?

上帝恨惡罪但愛罪人,所以我們接納他們的人但非同性戀?

第一,同性戀是否罪還有待商榷,只是因為很多人會覺得自己的宗派或群體,得出了「同性戀是罪」的結論,就代表整個基督教群體也要認同並接納這結論,這行為就像部分基要派信徒不承認靈恩派信徒生命得救,和部分靈恩派信徒高舉信徒先知和領受方言過基督和聖經,都是如此的荒謬。

第二,我們要分清楚同性戀這複雜的議題,同性戀可以分為「同性吸引」、「同性愛慕」和「同性性行為」,前兩者是一種自然的感覺或感受,是人所不能夠控制而發生的,後者則是一種行為,那我們要接納或恨惡的是哪一部分的同性戀呢?

第三,要知道同性戀傾向是同性戀者的一部分,在指責同性戀為罪時,其實我們是在否定同性戀,亦在否定同性戀者的一部分,那麼我們在接納的只是我們心目中沒有同性戀傾向的同性戀者,我們在心中所塑造的、完美的他/她,但這種接納是否真正的接納,還是我們只是在選擇接納和我們一樣的他/她,而強迫改變和我們不一樣的他/她?

同性婚姻非人權?

反同團體先會指出同性婚姻非人權,就像很多反同的朋友會拿「2014年歐洲人權法院宣判了同性婚姻非人權」的新聞來反對現在的同婚立法,但在謠言被擊破後,他們又會說同運團體高舉人權、濫用人權、其實人權並非一定對社會有好處來反擊,實情是在搬龍門。

1948年,聯合國大會在巴黎通過世界人權宣言,其中第十六條規定,「(1)成年的男人和女人(英語:men and women of full age),不受種族、國籍和宗教之限制,皆有權結婚與建立家庭;(2)只有在將成為男女雙方(官方原文,根據英文或法文,此處為「配偶」)當事人的自由且完全之同意下(with the free and full consent of the intending spouses),才能締結婚姻」。但聯合國官方中文版的國際人權宣言將第(2)項的「配偶」譯為「男女雙方」,因此有反對的人士以此作為婚姻只限於「一男一女」之結合,而將同性婚姻排除於人權的範圍之外。

而在2015年7月21日,歐洲人權法院對「Oliari and others v Italy」一案的判決,指意大利沒有同性婚姻,同時亦沒有提供同性伴侶民事結合的權利,違反了歐洲人權法第8條:「人人有權使他的私人和家庭生活,他的家庭和通信受到尊重。」意大利當時的狀況跟我國很像,義大利民法典限定定要異性才能結婚。該案件的申請人是三組有穩定互相承諾關係(in a stable and committed relationship)而且打算結婚的同性伴侶,但依據意大利的法律,他們無法結婚或有任何其他形式的民事結合(civil union),他們最多能得到的就是2013年12月開始的「同居協議」(Cohabitation Agreements),但這不是意大利法律所明文規定的東西,實質上的法律保障也非常不足。

歐洲人權法院認為這個同居協議無法對有穩定互相承諾的伴侶關係者提供基本保障,例如繼承權。此外,誰都可以簽訂這個協議,包括室友以及朋友,表示這個協議並不是主要給有伴侶關係者的。而且,這協議限定要住在一起(cohabiting),但法院早已承認有很多伴侶(couples)不一定要住在一起,也可以是穩定的結合(stable union)。許多關係穩定的伴侶可能因為不同的原因沒有住在一起,是遠距關係,例如工作因素。直到判決時,申請人都還是無法得到任何形式的民事結合或婚姻,歐洲人權法院一致認為義大利違反了第8條家庭權的積極義務(positive obligation)。而法院再援引奧地利的案子「Schalk and Kopf v Austria」,再度強調,同性伴侶者,跟異性戀者一樣,有能力進入穩定,互相承諾的關係,而且他們的關係就跟異性伴侶類似,需要有法律承認以及保障,這是法院早已認定的事。

法院還有特別強調提供同志伴侶法律保障是歐洲各會員國的潮流,47國中有24國都已有提供一定程度的立法承認與法律保障。最後法院說,國家有保護同志伴侶組成家庭的積極義務,不保護的話會被罰!這個案件之後,意大利在2016年便通過了同性伴侶法。

(資料來源:楊長蓉 Alice Yang,英國布魯內爾大學法學博士,倫敦大學學院法學碩士)

同性婚姻會衝擊、破壞傳統家庭價值?一男一女就是傳統家庭價值?

這是反同群體最喜歡宣傳的謠言,甚至在台灣,他們表示一旦修例,我們便不能夠叫「爸爸媽媽」,因為這是犯法的,而在唱歌時使用到「爸爸媽媽」更會被罰款。他們無疑是將同婚與異性婚姻放在對立面上,這樣在反對時便能夠打正「維護傳統家庭價值」旗號來反同婚,能夠得到更多家庭支持,可是,他們在煽動一種對同性婚姻的恐懼,告訴市民一旦同性婚姻合法化,現有異性婚姻和家庭制度將被衝突,而隨之崩潰,那麼我們還有保留不反對同婚的餘地嗎?

事實上,同婚並不會衝突甚至取代現有異性婚姻制度,而修例後亦不會讓使用「爸爸媽媽」成為犯法事情,使用的人亦不會被罰款。同婚合法化後,並不會一夜之間將整個地區的人變成同性戀,所以異性戀者亦繼續能夠結婚,就正如在只有異性婚姻合法的法律制度下的社會,並不會讓同性戀消失一樣,而修例後確實會更改結婚雙方的稱謂,但卻只限於在法律上修改,並不會改變現行我們稱呼雙親為爸爸媽媽的傳統。

那麼傳統家庭價值是甚麼呢?一男一女就是傳統家庭價值?在台灣而言,原來「傳統」的一男一女婚姻價值在法律上只有十數年的歷史(資料來源:秦季芳,婦女新知基金會法律部主任),而縱觀人類過去的歷史,我們可以發現傳統家庭價值一直都不是部分基督教徒所提倡的「一男一女,一夫一妻,一生一世」,我們可以見到今天不論在電視劇還是現實生活中,不少富豪仍然擁有一個以上的妻子,我們會以他們不同家庭成員之間爭產的新聞作為茶餘飯後的話題,而甚至聖經本身大量的屬靈偉人都有超過一位妻子。加拿大作家Margaret Atwood的作品《The Handmaid’s Tale》則是以亞伯拉罕和夏甲的故事作為藍本,小說講到美國現政權被Republic of Gilead取代,女人在其中成為男人的附屬品,位於領導層的男人除了擁有自己的妻子外,因為夫妻二人年紀老邁,所以還能夠擁有一位handmaid作為自己留後的工具,情況就像聖經記載的情況一樣,handmaid(夏甲)躺在男人的妻子(撒拉)身上,男人(亞伯拉罕)則站立在她們面前和handmaid發生性行為,故事中的handmaid若能成功分娩則還有機會被分配成為領導層的妻子,但聖經中的夏甲則成為用完即棄的悲劇人物,亞伯拉罕被稱為信心之父,但原來他在擁有以撒前曾如此對待自己的使女,而聖經更沒有交待上帝有否為此斥責過亞伯拉罕,我想這和我們所說的所謂「傳統家庭價值」相差很遠吧。

同性戀是霸權?

有趣的是,加害者總喜歡將受害者說成是加害者,而在同志議題上,同性戀群體本是一個弱勢群體,卻被人說成是「同性戀霸權」。若以事例來說明「霸權」一字,2014年的佔領運動則是最佳例子,政府和親政府人士會說佔領者是「民主霸權」,但他們卻不理會其實佔領只是我們小市民所能用的,與政府談判的和平非暴力最後手段,而真正霸權卻是有中央政府在背後支持的香港政府;「地產霸權」亦是近年常被提及的詞彙,而地產霸權就是要香港市民想買樓上車的話,就被迫一定要光顧地產霸權,接受地產霸權對我們的剝削,而且這種不公義的交易制度是完全合法的。

所以,若同性戀真是霸權的話,異性戀者應該已經大受迫害,而異性婚姻制度早已不再存在,異性戀者在法律上被迫一定要和同性結婚,否則就只能維持單身至死,可是我們見不到如此情況在世界上任何一地區出現,反而異性戀才是這樣的一種霸權,現在香港的同性戀者不只不能結婚,甚至也不能為反對性傾向歧視而立法,基本上在香港作為一同性戀者,他們連基本的人權也沒有法律保障。反同群體還會指責同性戀霸權只准許社會有一元聲音,不准他人反對同婚,但問題如上所述,同婚通過後異性婚姻制度仍然存在且不會受衝擊,但異性戀霸權卻是只容許異性婚姻存在,不容讓同性戀者結婚甚至不讓他們立法保障自己權益,那麼真正的一元聲音是誰呢?

異性戀者一定要反同婚?同性戀者一定撐同婚?

香港教會喜歡將事情二元化且標籤化,亦即異性戀者一定反同婚,同性戀者亦一定撐同婚,我立足在自己的院校團契,認識不少信徒朋友是有異性伴侶的,他們是支持同性婚姻的,而我亦認識沒有另一半的同性戀信徒,他們是反對同婚的。

而套用反同一方的論點,反對不一定是歧視,那贊成同婚立法的也不一定要認同其中所有的內容,因為讓同性婚姻合法化(或先讓性傾向歧視條例通過)是為了保障同志的權益,而現行的法律制度並不能有效地保障同性戀者的權益,所以讓同婚合法是讓同志有選擇結婚的權利,同志可以仍然不結婚但至少讓他們可以像異性戀一樣,有選擇的權利,而並不代表支持的人就一定要行使這結婚權利,更非取代現行婚姻制度。

(台灣的民法修改事件中亦有許多謠言傳出來,若想了解更多的話,歡迎按此傳送你到闢謠圖片集,讓你先對這事件有正確的初步理解。)

留下回應

贊助連結
陳韋安洪麗芳 寫給你心中尚未崩壞的地方

 

 

精選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