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ny Leung

主流教會性小眾平權分子、傳道夫妻之子、基立浸信會培育部成員及團契團長
「耶和華的使者第二次回來拍他,說:起來吃吧!因為你要走的路程太遠了。」列王紀上19:7

我只是信徒 – Timothy

教會內流傳一謠言,說教會傳道牧者的兒女,都會比其他孩子較為反叛,而原來除了反叛外,傳道牧者的兒女還可以是同性戀者,Timothy就是一例。

Timothy於基督教家庭長大,從小回宣道會聚會,亦即典型將整個星期日奉獻給堂會的朋友,所以他笑言小時候從沒有機會收看《城市論壇》。在他小學階段,他父親被神呼召成為傳道人,便更加理所當然地返堂會,但其實小時候的他並不知道信耶穌是甚麼一回事,到了中學有穩定的團契生活,與兄姊相處多了,頭腦思考多了,才開始對信仰有認真了解。

Timothy形容自己的中學是一所「飛仔學校」,遇上自己的叛逆期,便開始思想堂會的制度其實是甚麼一回事,覺得家庭信仰成了框架來限制自己,便萌生想接觸堂會以外的世界的念頭,他亦在那時候學壞。但當他上了高中,開始覺得他那時追求的自由反成了對自己的束縛,他表示當時的自己如一個有毒癮的人卻沒有選擇拒絕吸毒的自由,所以便再次回轉返堂會生活,更成為團契職員。

性取向的發現與被強制出櫃

Timothy是在中三、四期間肯定自己是同性戀者,因為他發現自己在看色情影片時只會專注於男性演員,而且普遍對身邊男性友人有好感。初期他感到很大掙扎,因在信仰熱血時期曾經歷上帝很深,但同時覺得他的性取向是上帝所造,覺得祂好像在玩弄自己。及至中五、六時,在機緣巧合下他被家人發現自己是同性戀者,慢慢便與身為牧師的父親關係變差,在一次家庭大會中,父親的一句言論,讓他大受傷害:「(對同性戀)我明白,我理解,但我永遠不會接受,我亦不知以後再如何去愛你。」

之後有段時間,Timothy形容自己沉淪在罪惡當中,在找到現在的男朋友前,他曾試過有一年半時間在「尋覓性伴侶」與「覺得自己罪惡感大」中來回掙扎,他就在“One night stand”的惡性循環中不斷打轉。這段時間過後,他有一次因為失戀很傷心,而選擇與可信任的團契職員朋友分享,但他們竟以「不懂處理」為由而告訴導師。導師便迅速地停止他所有的事奉,並且受到不少傳道、牧者的「輔導」與「關心」。

其實我都係做自己姐,點解要咁樣呢?其實性取向唔係一個選擇喎,我會問神:祢做我出黎做咁樣喎,咁祢班弟兄姊妹點解要咁對我呢?

同時因為升上大專的緣故,Timothy便有合理原因少參與聚會,現在畢業後已沒再回去。

離開之後,又如何?

現在的Timothy形容自己只是信徒。他所定義的信徒,只是頭腦上相信有上帝存在的人;而基督徒則更加聖潔,只活在一個上帝的世界裡,所以他因為以前對信仰的真實經歷而仍然相信上帝的存在。當問及若現在的他能夠受洗會否再考慮,他始終選擇不會受洗,因為他覺得自己不配有這祝福。而且在他而言,受洗只是一個宗教儀式,實際意義其實不大。

他亦不會再考慮回堂會,除了認為自己不配,他覺得堂會生活某程度是一種對信徒的綑綁,返堂會與否並不代表甚麼,堂會只是一個有嚴密規矩,有相同信仰的群體聚集的「社區會堂」,他並不喜歡這種社區會堂式的交流,若信徒相信上帝是無處不在的,而我們每個人也能與上帝獨自交流,其實並不一定要在堂會才能交流。而且生命的被建立與成長,亦不需要在堂會或一定要與基督徒做朋友才能做到,其實在日常生活的經歷中已經有學習和成長。

現在的他亦不會再去判斷自己的決定是對或錯,因他深信最後自有上帝的審判。

其實人永遠都唔會諗到神係點睇,人同神嘅智慧完全係冇得比。 神比智慧我地係比我地識得分大是大非,而唔係比我地替佢審判其他人,但最後既決定權都係喺佢手上。我而家嘅生活要睇你用咩標準來定。如果你要企喺道德高地睇我,咁我一定係衰嫁,又食煙又搞基。

Timothy現在仍有與當年團契相熟的兄姊聯絡,由一開始他們感到驚訝不懂得處理,到現在他們大部分已接受到Timothy以同性戀者的身份成為他們的朋友。他很高興自己仍有一群貼地的基督徒朋友,更加感受到他們會出自真心去祝福自己現有的生活。

對親愛的人,我想說的是…

作為一個家人、朋友、愛人,我有責任比你知道,我係一個點嘅人。

提到他的父母,其實他覺得自己的母親對同性戀沒太明顯立場,只是受父親影響才這樣,他形容母親是一個擁有少女性格的媽媽,心裡覺得只要自己兒子開心就甚麼都不太重要了。在過去一次的農曆新年間,他告訴母親自己不回家吃飯,會去男朋友家裡吃飯,而雖然母親口裡多次糾正他的「男朋友」只是「朋友」,但最後仍然為他準備禮物,讓他能夠帶禮物到男朋友家以免失禮,他因此感受到母親其實很愛他。

說到他的父親,Timothy某程度會體諒父親,因為他覺得父親身為大堂會的牧師,離地﹑嚴格﹑chur己chur人是正常的,但他擔心父親會很大壓力,因為他拿著一套只有耶穌做到的神聖標準來規範自己和別人,傷害他人亦傷害自己。他形容父親是一個不好的見證,若父親繼續在高地上審判自己和他人,只會帶來更大傷害,所以他某程度其實是在可憐父親。

而Timothy與現在的男朋友在一起一年半,起初是在Line group認識,第一次見到對方便有一見鍾情的感覺「正啊呢個呀叔」,其後才發現自己與對方的年齡相差近二十年,而且彼此亦有很多不同的想法,加上對方是佛教徒,可是差異並沒有阻礙他們在一起,然而愛卻把他們連在一起了。

都好感謝上帝比呢個大叔我,雖然唔知未來係點,但而家嘅我都已經好開心同感恩囉。

 


我是異類基督徒》見證系列

逢星期一,異類講道理;逢星期三,耶膠語錄大搜查;逢星期五,異類講見證

夜晚八點正,準時出Post


「我們從不吝嗇去分享自己的生命故事,只是你們從不願意去聆聽我們的無聲吶喊。」

留下回應

贊助連結
鄒永恒:教、學、人生

 

 

精選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