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保羅

香港細胞小組教會網絡召集人,浸信會牧師。土生土長香港人,參與堂會牧養工作超過四分一世紀,喜歡打籃球、打橋牌和一個人看電影。

我出席了一個被視為無用的祈禱會

昨晚,我出席了立法會大樓外一個被視為無用的祈禱會。

事緣一班建制派立法會議員,趁著有六位本土派及民主派議員被DQ,提出一項修改多條立法會議事規則的提案。此舉的表面理由是反拉布,避免浪費議員時間和提高會議效率,但實際果效是大大削弱立法會監察政府施政的權力,令當權者更容易為所欲為。

「教牧關懷團」一班關心香港時局的牧者,由於感到事態嚴重,遂於前日(12月14日)中午決定,於昨日(12月15日)晚上八時在立法會大樓外,召開「守護立法會通宵禁食祈禱會」,希望能聚集一班信徒一同禱告,求主制止有關惡規的通過。這個祈禱會由醞釀到決定到透過社交媒體宣傳,其實已經很迅速,前後不到三個小時。

無奈,事與願違,一班建制派議員連同立法會主席,藉著昨天再有多十二位民主派議員被趕離會議廳,隨即便以速戰速決的手法,在傍晚約七時左右,通過了有關修改立法會議事規則的提案。

我即時感到被一盤冷水淋在頭上,隨即也從社交媒體中看到不少好友、牧者、信徒所表達各式各樣難過、憤怒、憂傷、沮喪等的心情。我原定在辦完一些家庭事務後,出席下半晚(即晚上十時至十二時)在立法會大樓外的祈禱會,但當時難免想到,既然塵埃落定,這個祈禱會還有什麼用?我有一位朋友更在我面書上留言說,既然已表決了,還去(祈禱會)做什麼?「打邊爐嗎」?

我最後還是去了。

晚上十時零五分,我到達立法會大樓外添美道,看到貼上「教牧關懷團」五個字的那個藍色帳篷,帳篷頂右端有一個由兩條幼木條組成的簡單十字架。胡志偉牧師和馮智活牧師剛完成了第一部份(即晚上八時至十時)的祈禱會。第二部份由陳淑儀牧師和劉志雄牧師負責,在十時至十一時,有約二十人出席,在十一時至十二時,約十五人出席。

祈禱會內容就是唱詩、讀經、祈禱。選唱的詩歌包括「我要向山舉目」、「你是王」、「你是神」、「耶穌是一位奇妙救主」、「My Peace」、「誰主明天」、「這是天父世界」和「願你國度來臨」等。

當立法會大樓內已為修改議事規則一槌定音,塵埃落定,威權管治進一步侵蝕香港時,我們這一小撮人卻在立法會大樓外唱著:「這是天父世界… 黑暗勢力雖然猖狂,天父卻仍作王」,和「縱使黑暗遮蔽你面,但你寶座終不改變」,這難免令人覺得我們「too simple, sometimes naïve」。但奇怪的是當我們這十幾人有點五音不全地唱著這些詩歌時,我心中卻確有一份平安。

劉志雄牧師講了一篇簡短但有力的信息。他分享了路加福音二章一至十八節有關基督降生的故事,並指出經文有其政治含意,就是在當時羅馬威權管治下,耶穌基督卻打正旗號以猶太人君王的身份出生,並且生於猶太著名君王大衞王的故鄉伯利恆,出生時還有天使和天軍宣告喜訊。經文也表明這位滿有權柄的君王,要擁抱和關懷所有「低端人口」,包括第一批朝見這位新生王的牧羊人。這位君王,就是那位在三十年後宣告要「傳福音給貧窮人」,和宣告「被擄的得釋放,瞎眼的得看見,受轄制的得自由」的那位彌賽亞君王。惟有這位君王執掌最高權柄,惟有這位君王掌管歷史。

祈禱會中最令我印象深刻的,來自其中一段由會眾自發帶領禱告的環節。有一位姊妹用了頗長時間(應有六至七分鐘),逐字逐句清清楚楚地讀了整章但以理書第五章。經文描述但以理在伯沙撒王時期,如何藉著解說皇宮牆璧上出現的神秘字句,責備伯沙撒王沒有吸取其父王尼布甲尼撒被上帝降卑的教訓,反而向天上的主自高,拿從聖殿中搶掠得來的器皿飲酒狂歡,敬拜偶像,所以天上的主已看到他的虧欠,並且命定他掌權的日子已盡,他的國位將被篡奪。我感到這段經文確昰上帝要讓香港人聽到的信息,就是無論當權者怎樣權傾朝野如日中天,就在他自高自大耀武揚威之時,上帝的審判也隨即臨到,原來這位當權者離他被害下台不過一步。

在祈禱會的十多二十位參與者中,大部份都互不相識,大家來自不同背景不同宗派,也有幾位來自天主教會,但整個聚會出奇地流暢,我感受到聖靈的同在與引導。當我們禱告時,除了為立法會不同黨派議員、政府官員、和為整個香港禱告,我們也為了那些在社會邊緣被驅趕被歧視被壓逼的人禱告,我們也為在大患難中的羅興亞人禱告。

這次祈禱會正值記念基督降生的季節,我想起聖子耶穌藉著祂成為肉身降世成人的具體行動,表明祂對這個世界的愛。祂的名字是以馬內利,意思就是上帝與人同在。我想到二千年前那個馬糟,和當時我所處身的帳篷的關聯。當我們記念耶穌昔日道成肉身與人同在時,祂這個晚上也藉著我們這個祈禱會,藉著我們所唱的詩歌,所讀的經文,所獻上的禱告,與我們同在。同時,祂也藉著我們這一小撮奉祂的名聚會的人,藉著我們所作這微小的見證,表明祂現在與我們所有香港人同在。

我堂會的一位女同工康綾也有出席這次聚集。當祈禱會結束後,她向我解釋了她這晚出席完一個小組聚會仍要過來參與祈禱會的原因。她說,雖然對立法會粗暴通過修改議事規則的提案感到非常沮喪難受,無力感很大,但她說:「(有些事)不是因為有用才做,而是因為應該做便要做。」她來了,因為她仍深愛這個城市,仍希望為這個城市獻上她的守望和禱告。

是的,二千年前,在一班祭司、法利賽人、撒都該人、希律黨人、奮銳黨人以至是一般猶太人眼中,耶穌雖然做了很多事,最後都無用,因為要死在十字架上。但耶穌基督就是在這一切無用的行動上,表明了祂對世人的愛,彰顯了祂的權柄和祂的大能。這晚,我也看到一小撮微不足道毫不起眼的耶穌門徒,在這個被視為無用的祈禱會中,見證了基督對這個城市的愛和擁抱。我深信,我們要邁向的將來,是一個巴比倫帝國必然傾倒毀滅的將來,是一個由耶穌基督以愛統領的新天新地。

出席完立法會大樓外這個被視為無用的祈禱會,本來忐忑不安和無奈沮喪的心靈,卻在回家的途中,感到異常的踏實。

留下回應

贊助連結
marksir 聖經考古

 

 

精選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