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ny Leung

• 主流教會性小眾平權分子
• 傳道夫妻之子
「我又轉念,見日光之下所行的一切欺壓。看哪,受欺壓的流淚,且無人安慰;欺壓他們的有勢力,也無人安慰他們。」傳道書4:1

我們與惡的距離沒有很遠

我認識不少的香港教會的牧者,
他們都很關心香港社會的狀況,
也留意香港的政治局勢,
我覺得那是非常好的事情。

但問題是有些牧者在關心政治的時候,
他們在紀念因參與佔領運動
和一切社會運動而受苦的朋友的同時,
他們對性小眾的態度卻極不友善。
這些牧者說他們關心政治,
他們紀念參與社運的朋友,
是因為上主在聖經教導我們要為弱小發聲、
要為受壓迫的群體爭取權利、
要在見到不公義的事情時站出來,
但為何他們在對待性小眾的態度上,
卻跟香港政府對社運人士的態度一模一樣?
這樣的雙重標準也是上主在聖經裡教他們的嗎?
我發現我們與惡的距離並沒有特別遠,
因為我們跟我們所認為是惡的政權很相像。

有些牧者說:
「因為同性戀是不符合聖經的標準」,
但他們就確定所有的社運人士的行為一定符合
他們所理解的聖經標準嗎?
難道社運人士都沒發生婚前性行為嗎?
難道社運人士裡就沒有性小眾嗎?
那為何這些牧者在說自己是為受壓迫者發聲的同時,
卻在另一方面變成跟香港政府一樣去壓迫性小眾呢?

說到底,
這些牧者以為自己是關心政治、支持民主,
但其實他們只是支持「民主黨」,
一個以「民主」來命名的政黨。
我希望他們要分清楚,
支持一個以民主來命名的政黨,
跟支持民主社會的概念和民主的制度是完全不同的。
我每次見到這些牧者說自己關心那些受打壓的社運人士,
卻在打壓那些同樣受盡迫害的性小眾群體時,
我就覺得他們異常的噁心。

在香港當一個社運人士不會死,
即便香港政府打壓社運人士,
他們現在最嚴重的後果還只是會入獄;
尋死卻是當性小眾的生命被否定時最嚴重的後果,
而這樣的情況在港台兩地也得到驗證:
在去年台灣公投過後,
政府據報有最少八宗同志自殺案件,
而在2017年,
香港也曾有一位跨性別朋友因再也受不了社會的歧視
而選擇在港鐵大圍站跳橋自殺。
每次聽到這些新聞,
我就感到十分悲痛。
我悲痛的是基督徒正是有份製造歧視的群體,
而我很不幸地是這個群體的一分子。

因此,
我希望那些聲稱自己關心政治
卻又打壓性小眾群體的牧者,
真的有一天可以尊重性小眾的生命,
看到性小眾朋友和社運人士的處境也是同樣受盡壓迫。
我祈願在香港主流教會中牧者也可以像
我現在參與這間教會的牧者一樣,
在關心政治、支持民主、紀念社運人士受苦時,
同樣看到性小眾群體正在世界各地受苦,
更願意為他們而向上主呼求仁愛和公義,
即便我們的立場和價值觀還是不同,
因為當我們的禱告有多大,
我們所看到的上主的愛就會有多麼的長闊高深。

求基督施恩垂憐香港教會。

Processed with VSCO with preset

留下回應

贊助連結
marksir 聖經考古

 

 

精選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