端木皚

在教會待了超過二十年,平日胡思亂想,喜愛在文字中整理和尋找信仰的平凡信徒。三一上帝啟示的豐富,以及祂揀選的恩典,都是「無法可講述」的,平凡如我只能「願唱歌稱讚」。 關於我有血有肉的信仰,我有很多話想說,所以,請容我娓娓道來。

作者 Facebook 專頁:http://www.facebook.com/tmhwtw

我們知道怎樣「一無所有」,但我們知道怎樣「一無所缺」嗎?

當保羅在《腓立比書》說「我知道怎樣處卑賤,也知道怎樣處豐富」時,我們不知為何總是不期然將注意力放在「怎樣處卑賤」上,學習怎樣在「一無所有」時知足和倚靠神等,但卻似乎甚少思考「怎樣處豐富」:彷彿在「一無所有」時才需要思考,「一無所缺」是自然而然就懂得面對、不用思考的一回事。

但,弱弱一問,究竟我們應該怎樣面對「一無所缺」呢?

沒有必要浪漫化貧窮和缺欠

教會對富足的教訓的其中一個主旋律,就是「富足是網羅和陷阱」,會令我們離開神 1,然後強調只有在靈裏的富足也是真正的富足:有意無意間,貧窮和缺欠被浪漫化,彷彿貧窮等於屬靈,貧窮令我們更接近上帝,所以我們應該學習怎樣脫去富足的「纏累」,奔那擺在我們前路的天國路。

這種說法除了帶著一種富足者的偽善,和忽略了貧窮人本身實際面對的掙扎和痛苦外,也令我們不知道怎樣面對一些人本身富足的處境 2,而只能停留在「羨慕」別人的貧窮上:若富足是絆腳石,但我卻不貧窮,那我可以怎樣親近上帝呢?

要回答這個問題,首先我們必須明白,貧窮和缺欠從來不是上帝的心意,上帝在創造時,是希望人可以伸手就能摘下果子充饑的「一無所缺」。後來我們必須「汗流滿面,才得餬口」,是人犯罪和墮落的結果。貧窮和缺欠既不是更屬靈,也不是更合符上帝的心意。那只是墮落世界的病徵。

在這個角度下,我們才能開始理解為何「一無所缺」應該被視為上帝對創造秩序的護理的一部分,是上帝給我們的恩典,而只要我們「懷着感謝的心領受,就沒有甚麼要拒絕」。我們不必為了「一無所缺」感到罪疚,或感到自己因此不配來到上帝的面前。

restaurant-691397_1280

「因為常有窮人跟你們在一起」

當然,真正的「感謝的心」,從來不是像那個站在十字路口的法利賽人一般,在通衢大道藉「感恩」大聲炫耀。對上帝恩典真正的感謝的心,是在我們享用時,仍然時刻紀念那些不得不在貧困中掙扎求存、常在我們中間卻又常被我們遺忘的貧窮人。在這個方面,我覺得有四件事是我們可以做的:

首先,賙濟窮人。當然這絕對不能帶著一種高高在上的施捨心態去做,更不能視之為將我們不想要的物件拋棄的「環保」做法。我們不是同情可憐那些「一無所有」的鄰舍,然後去「幫助」他們。相反,我們只是將上帝所賜給我們的恩典,一些本來不屬於我們的恩典,去和他們分享,讓彼此也能在這分享和團契中感謝上帝。同時也提醒自己,一切都不是我們應得的,一切都只是恩典。

當然,單純賙濟窮人而不關心更廣闊的社會公義課題,本身其實只是一種偽善的恩主 (benefactor) 心態 3:我們心底不但享受這種因為「做了善事」而帶來的道德優越感,我們甚至暗自盼望背後令我們可以「做善事」的貧富階級差距可以維持下去,令我們可以繼續享受我們地位帶來的特權和優越感。

所以真正的顧念窮人,必須包括打破令社會出現貧富不均的制度和因素,令貧窮人不必靠我們的賙濟也能在社會公平地自力更生。

第三,我們必須改變我們的思維和視角。這牽涉幾個層面。首先,我們在享受了我們的基本所需後,有沒有繼續無止境地揮霍呢?其次,我們平日所思想的,和朋友(包括弟兄姊妹)所談論的,是否只局限在吃喝玩樂、機票、投資、甚至孩子的興趣班和遊學團等等屬於「離地中產」的獨特話題呢?還是我們也會將視野偶爾調較一下,關心那些沒我們豐足的人的生活呢?最後,我們又能否擺脫那種「貧窮人貧窮只因他們懶惰不上進」的偏見心態呢?

第四,也是最難察覺的,就是我們的神學。有時一些看似無關痛癢,甚至政治正確的神學,例如崇拜必須端莊整齊如同朝見君王一樣,無論背後的動機有多純正,最後只會令貧窮人被排擠於教會的大門之外。紀念貧窮人,就是在我們思考教會相關的議題時,考慮到對貧窮人的影響。

結語:從「一無所有」到「一無所缺」

香港的教會愈來愈中產化,本來我們會期望有更多關於我們如何在中產/「一無所缺」中活出信仰的教導和討論。但豈料我們似乎還只停留在六七十年代那個「吃教」年代,對富足和貧窮的教導只側重在將貧窮和缺欠浪漫化,變相令較富足的信徒不知道怎樣面對他們身處的「一無所缺」。

「一無所缺」看似「一無掛慮」無須思考,但其實背後要思考的課題半點也不容易。本文囿於篇幅(也囿於才力),只能蜻蜓點水指出幾個範疇,或許還會掛一漏萬。執筆寫下本文,不是奢想可以在寥寥千餘字間補足這方面的缺欠,建構一套完整的論述。相反,一如以往,我只是希望可以拋磚引玉,令其他有識之士可以在這方面有更多的思考,從而令中產的香港教會更懂得面對她的中產,既不為自己的富足感到罪疚,又能充足地紀念在我們中間的貧窮人。

這樣,不論是「一無所有」,還是「一無所缺」的人,都能一起豐富地在「厚賜百物」予眾人的上帝面前敬拜。

作者 Facebook

(歡迎網上廣傳)

  1. 福音書中「少年的官」或「財主與拉撒路」的故事就會在這些時候被引用
  2. 特別教會日益中產化
  3. 這點參考了 Reinhold Niebuhr 的《Moral Man and Immoral Society》

留下回應

贊助連結
龔立人 - 在暗角言說上主

 

 

精選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