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家俊

實迷途其未遠,覺今是而昨非。

深信文字能救人,也能殺人。

我們真的需要「靈火」嗎?

筆者從不一面倒反對「靈恩」,筆者相信教會要作的比基督要作的更大,這是基督的應許,可是教會的每個行動或宣稱都需要經過聖經的批判,以致我們所行所宣都不至離開真理,自意為正,自以為是。近日筆者的教會來了一位外國牧者,他的講題強調如何維持「靈火」在信徒的生活中,會中也帶來了一首以「火」和只有「火」為主題的歌曲,也邀請會眾一同呼喊「火」字作為向上主的敬拜和禱告,筆者疑惑這不是把「火」等同聖靈去敬拜嗎?前幾天筆者的小組開始討論這位外國牧者的教導,由於牧者多次強調「靈火」對信徒之重要,也在崇拜宣講中要求信徒大聲呼叫「靈火和火」,所以小組自然就以「靈火」為中心來討論。由於中文聖經沒有「靈火」這個字,所以小組組員們討論這種抽象的概念上來其實是很困難。筆者推論牧者所說的「靈火」應是「聖靈的火」,為了一解自己心中之迷惑,故藉此文透過詮釋「靈火」、「靈」和「火」在聖經新約中的意義,期望能多一點理解那位牧者所表達的意思。

「靈火」,新約中文聖經找不到相關字語,而有關「靈和火」這兩個中文字同時出現的經文有三處,包括馬太福音三11、路加福音三16和啟示錄四5。馬太和路加兩卷福音書的「火」,想表達的不是感受,而是權能和審判。除此以外,筆者想到以「靈火」為主題的歌曲,較為熟悉的應是「主啊賜下靈火」,筆者認為歌曲是想表達一分聖靈臨在的熱情和力量,能夠燃燒信徒的心,潔淨信徒的罪,使教會充滿神的大能和同在,為主作見證。因此,「靈火」這個字相信是基督教界內自創的,聖經本身沒有這個組合字,所以「靈火」這個字本身沒有任何從聖經而來的屬靈力量,當然這也不代表用這個字就是錯(如用來指向神)。

「靈」這個字原文在新約出現344次,可解作靈、心、鬼,其意思是呼吸、風、吹氣,有些時候是形容靈體(如:鬼),而主要用來形容神的靈或聖靈。可見靈這個字本身未必一定代表著聖靈。

「火」這個字在新約聖經出現70次,解作火,其意思是火或有審判意思的過程,有除滅或除淨的意義。「火」這個字在新約出現時大多與終未和審判有關,反而與靈或內心的關係不大,是用來比喻上帝的審判時的情況。

從以上推論,「靈和火」這兩個字本身沒有在新約有怎樣親密的關係,兩個字想表達的意思也不大相同。筆者相信「靈火」這個字的出現應是引用新約使徒行傳內記載五旬節門徒被聖靈充滿有關(徒二1-13)。再細看徒二1-13,經文表示好像「火焰的舌頭」落在他們每一個人身上,接著他們全都被「聖靈充滿」,按照聖靈所賜的,開始用其他方言說起話來。從這段經文「聖靈和火」是否對等?筆者認為「火焰的舌頭」落在他們每一個人身上可以解作神的同在如同火焰臨到,接著就神的靈充滿,我們也可以把神的同在解作聖靈的臨在,但這也不足把「靈和火」完全連結在一起,經文表達「好像火焰的舌頭」,火是一個比喻,透過自然界可見和人能明白的東西讓人能形容聖靈臨在時不能言說的光景,用有限言說無限,可是若因而認為聖靈就是等同「火」,這實在是錯解,因為這裡是「好像」,而不是完全對等。例如我們會用各類被造物去形容三為一體的神觀,但這不代表任何一件被造物就等於神。這種用大自然的比喻去形容神,在舊約和新約中的例子也很多。

不論是舊約摩西遇到「燃燒的荊棘」、「曠野中的火炷」、「以利亞呼求的天火獻燔祭」等,又或是「希伯來書的神是烈火」、「五旬節的火焰的舌頭」和「福音書中火的刑罰」,我們都只能說「火」是用來象徵神的臨在,火這個字本身是沒有任何與神相關的超然屬性,火是神所創造的現象,由於火本身的特質和用處,所以新約大都用來比喻刑罰和審判,因此,當我們硬要說「靈火」時,必要想起神的聖靈的臨在和上主在各人身上的審判。

筆者相信把「靈和火」連在一起使用本身是沒有任何特別意義,但若把「靈和火」一起使用來比喻神的臨在和悔罪審判,這我是不反對的。而「火」只能比喻聖靈,不可完全等同聖靈,這樣有聖俗不分之嫌,因此以詩歌或禱告「呼喊火」這個字是沒有任何特別意思,反而有拜錯神之況,筆者認為若要「喊火」這個字,倒不如呼叫聖靈,或許這種「呼喊火」的方式,是一種手法,以圖推動著眾人的情緒,可是在崇拜中如此禱告,實有誤導和扭曲真理之嫌,有如拜火一樣,實應停止。筆者盼望教會能在行動前有更多的聖經詮釋支援,堅持以正意分解真理,少少的扭曲終會引來極大的壞鬼神學,這實是信徒們的不幸。

留下回應

贊助連結
龔立人 - 在暗角言說上主

 

 

精選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