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k TH HO

人民公僕,香港土生土長。
不是政客,卻關心香港社會的事情。
不是傳道人,卻以另類角度分享信仰的體驗。
也不再年青,卻關心今天的年青人如何繼續前行。

我們沒有資格批評他們

原刊於德看生活事,2019年7月2日

Photo Source: TAM Ming-keung @ USP United Social Press

昨日(1.7.2019)下午開始,有抗爭者選擇衝擊立法會,將他們的行動升級。

我即時的反應是:這些抗爭者是「鬼」嗎?刻意製造破壞,引發警方出師有名,然後以更暴力的方式擊打這一場抗爭運動。

遊行後返回家中再追看有關的報導:也許我和大部份的香港人一樣誤解了他們的初衷。他們早已經過細心思考,最後選擇以身犯險,向這個麻木不仁的港虎說不。

或許我們未必認同他們的決定和做法,但是當我們要譴責他們之前,想想今天香港出現的局面。其實他們只是做了許多香港人不敢做的事。難道我們的心底裡,真的從來沒有說過他們所表達的不滿嗎?

「沒有暴徒祗有暴政」
「是你教我和平遊行是沒用。」

我想起了聖經中「犯姦淫時被捉的女人」:「他們還是不住地問他,耶穌就直起腰來,對他們說:『你們中間誰沒有罪,誰就先拿石頭打她!』」(約8: 7)

作為一個土生土長的中年香港人,我沒資格批評他們,只是痛心這個麻木不仁的港虎,從來都不願意與香港人對話,聆聽我們的需要。港虎的暴政比這些抗爭人士所謂的「暴力」,強力百倍。

當人發現問題再沒有任何出路,結果他們只有選擇以死相搏。人到了絕望的時候,他們只有選擇最後的手段向港虎說不。當權者的傲慢態度,無疑是點燃起抗爭者採取更激進的方式。若是港虎仍然看不見民憤所在,他們已經沒有資格繼續管治下去!

感激在最後關頭選擇返回立法會救人的抗爭者,他們沒有丟下他們的同伴,沒有讓任何人要為此事「犧牲」。這些救人的抗爭者其實心裡也十分害怕,年紀也很小,但是他們在危急存亡之秋,做了最勇敢的行為。

要為此事作道德判斷是容易的,用大條道理譴責抗爭者是廉價的,因為我們一直只慣了從旁食花生。但是我們卻看不清其實他們在立法會造成的實質破壞,比起那些建制派和中共政權操控的垃圾會議員對香港帶來的傷害、他們在議會中行使的「暴力」,抗爭者所做的只是微不足道。

「為甚麼看見你弟兄眼中有刺,卻不想自己眼中有梁木呢?你自己眼中有梁木,怎能對你弟兄說『讓我去掉你眼中的刺』呢?你這假冒為善的人!先去掉自己眼中的梁木,然後才能看得清楚,好去掉你弟兄眼中的刺。」(太7: 3-5)

並且我們許多選擇就手旁觀和沉默的香港人,今天出現的惡果,其實我們也是他們的「幫兇」。

許多次,我們嘗試以和平的方法表達香港人的訴求,103萬人的遊行不夠,也就再來200萬人!甚至是有人因此死了,但是好打得只是一直龜縮,不去直接回應香港人的訴求。最後他們堅持不流血、 不受傷、不被捕的情況下,選擇了這種的手段向港虎作出最大的控訴。

就連那個唯利是圖、夜郎自大的美帝總統在白宮回應示威者闖入立法會時表示,相信香港人追求民主,大部分人追求民主,但有政府不要民主。他更強調示威關乎民主,縱然他對香港的動盪感到哀傷。

US President Donald Trump said on Monday (July 1) that protesters who stormed Hong Kong’s parliament want democracy for the semi-autonomous Chinese territory. “Well, they’re looking for democracy and I think most people want democracy. Unfortunately, some governments don’t want democracy,” Donald Trump told reporters at the White House. “That’s what it’s all about. It’s all about democracy. There’s nothing better.”

或許我們希望不要有任何衝突的場面出現,但我仍然堅持不篤灰、不割蓆,並且選擇站在抗爭者的一邊。我們雖是兄弟爬山、各自努力,但我們是同是香港人,我們是同一伙的。

Photo Source: 眾新聞

留下回應

贊助連結
鄒永恒:教、學、人生

 

 

精選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