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祥志

香港神學院聖經科專任講師

我來不是叫地上平安—一個創造神學的解讀

一 前言:帶來平安的耶穌?

教會傳統教導中,耶穌基督是那「和平的君」(賽九6);在福音書中耶穌的使命是要在地上將平安歸與他所喜悅的人(路二14);耶穌也經常叫那些生命被他釋放的人「平平安安的去吧」(原文是去進入平安)(可五34; 路七50; 八48);甚至,耶穌更教導門徒「使人和睦的人有福,為他們必稱為神的兒子」(太五9),「使人和睦」(eirēnopoios)這字在聖經中只出現一次,但這字與「平安」(eirēnē)乃同一字根,更好的翻譯應為「使人平安」。可以說,耶穌所帶來的福音是希望讓人生命在地上得到平安。可是,福音書兩度記載他來不是叫地上平安,「你們不要想,我來是叫地上太平(平安);我來並不是叫地上太平(平安),乃是叫地上動刀兵。因為我來是叫人與父親生疏,女兒與母親生疏,媳婦與婆婆生疏」(太十34~35)。「你們以為我來,是叫地上太平(平安)嗎?我告訴你們:不是,乃是叫人紛爭,從今以後,一家五個人將要紛爭:三個人和兩個人相爭,兩個人和三個人相爭;父親和兒子相爭,兒子和父親相爭;母親和女兒相爭,女兒和母親相爭;婆婆和媳婦相爭,媳婦和婆婆相爭」(路十二51~53)。究竟耶穌為何會說出這兩段說話?這與他來到地上的目的及使命有所違背嗎?本文嘗試從創造神學的角度來解讀耶穌的這兩段說話。

二 聖經中「平安」的意思

1. 舊約

舊約中「平安」最主要的希伯來文是šālôm,意思是「完滿的/完全的」。哪裡完滿,完全與合一,哪裡就有平安。「平安」是以色列人日常的問安語,「願你平安」這問候包含了世界的平安、人與人之間的和平,以及人內心的平安與和諧。在舊約中,這字的使用包含很多範疇:傳道書中平安是與戰爭作出對比:爭戰有時,和好(平安)有時(傳三8);不少經文顯示平安是要止息敵對關係(申二十10~12;書九15,十1,十4,十一29;王上五4);表達人與人之間的友好關係(士四17);有時與勝利連上關係(士八9;王上二十二27~28;耶四十三12);物質豐富(彌三5; 亞八12);甚至與死亡的安息有關,耶和華對亞伯蘭說:「你要享壽數,平平安安地歸到你列祖那裡,被人埋葬」(創十五15);平安很多時與公義有關:要離惡行善,尋求和睦(平安),一心追趕(詩三十四14)。這裡的平安不是一種生命狀態,而是一種要追求的理想,這理想是透過離惡行善而得到。另外,撒迦利亞書亦提到:你們所當行的是這樣,各人與鄰舍說話誠實,在城門口按至理判斷,使人和睦(平安),誰都不可心裡謀害鄰舍,也不可喜愛起假誓,因為這些事都為我所恨惡」(亞八16~17)。這裡生命中各種公義如說話誠實、按公正判斷、內心不可有謀害鄰舍的念頭、不可起假誓等都是使人平安的重要原素。詩篇八十五10也說:慈愛和誠實彼此相遇,公義和平安彼此相親。以賽亞書三十二17也說:公義的果效必是平安,公義的效驗必是平穩,直到永遠。由此可見,要有平安,公義的踐行是不可或缺的。此外,平安不單是今世的事,也指向將來的願景,當耶和華論及祂要造新天新地時(賽六十六22),祂指出祂要使平安延及她(錫安),好像江河,使列國的榮耀延及她,如同漲溢的河。你們要從中享受,你們必蒙抱在肋旁,搖弄在膝上(賽六十六12)。這平安美好的狀態是存到將來的新天新地。

2. 新約

「平安」的新約希臘文最主要用字是eirēnē,新約用這字深受猶太šālôm觀念的影響,基本意思與舊約差不多,都是猶太人主要的問安語(路二十四36;約二十19,21,26),也有完全、圓滿、和諧的意思。

在福音書中,當耶穌醫治了人的病或赦免了人的罪,往往都會對他們說「你平平安安的去吧」(可五34;路七50;八48),原文是你「去進入平安吧」,這裡平安是指身體或生命回復完全及美好的狀態。門徒傳道也以這平安為核心:無論進哪一家,先要說:「願這一家平安!」那裡若有當得平安的人,你們所求平安就必臨到那家;不然,就歸與你們了」(路十5~6)。耶穌的使命也就是將這平安帶給世人:要照亮坐在黑暗中死蔭裡的人,把我們的腳引到平安的路上(路一79);在至高之處榮耀歸與神,在地上平安與他所喜悅的人(路二14)。論到耶路撒冷,耶穌為它哀哭,說:「巴不得你在這日子知道關係你平安的事」(路十九42)。而耶穌所賜平安與世界所賜的不一樣(約十四27),這平安是要在他裡面,擁抱他的價值觀才得到的(約十六33)。

在書信中,保羅經常用「平安的神」這字眼(羅十六20;林後十三11;帖前五23;帖後三16;腓四9),意思是神不是混亂的,而是和平(平安)的(林前十四33)。這平安的神要將撒但踐踏在信徒的腳下(羅十六20)。在信徒層面,這平安的神期望他們有美好的德行:願弟兄們都喜樂,要作完全人,要受安慰,要同心合意,要彼此和睦,如此仁愛和平(平安)的神,必常與你們同在(林後十三11);也願意使他們成聖:願平安的神親自使你們完全成聖(帖前五23)。這平安的召命甚至比信與不信的婚姻關係更重要:倘若那不信的人要離去,就由他離去罷,無論是弟兄,是姐妹,遇著這樣的事,都不必拘束,神召我們原是要我們和睦(平安)(林前七15);這平安是要主動追求的(羅十四19;弗四3;提後二22;來十二14),務求在群體中保持平安,並且要離惡行善(彼前三11)。另外,這平安是要打破一切種族、宗教、政治的隔膜:基督就是我們的和平(平安),將兩下合而為一,拆毀了中間隔斷的牆(弗二14);這平安也是福音的內涵(弗二17;六15)。

3. 創造神學中的「平安」

聖經中平安的包含的層面十分廣泛豐富:完滿、完全與合一、世界的平安、人與人之間的和平、人內心的和諧、止息敵對及戰爭、物質豐富、與死亡的安息有關、實踐公義—要離惡行善、與鄰舍說話誠實、在城門口按至理判斷、不可心裡謀害鄰舍、不可喜愛起假誓;

身體或生命回復完全及美好的狀態、門徒傳道的核心、耶穌使命的重點、與混亂對立、將撒但踐踏在信徒腳下、實踐美好德行—喜樂、作完全人、受安慰、同心合意、彼此和睦;使信徒成聖、是神的召命、打破一切種族、宗教、政治的隔膜,是福音的內涵等等。

其實,「平安」這廣泛豐的意義都早已蘊含在創世記的創造故事中。

「起初,上帝創造天地」(創一1)是整個創造故事的標題。當時還未有天和地,因為天要到第二日(創一8)才出現,地則要到第三日(創一10)才出現,而「天地」在這裏只是象徵整個世界。創世記一章2節是描述神未創造之前的狀態―「地是空虛混沌,淵面黑暗」,然後「上帝的靈運行在水面上」。上帝的靈運行在水面上是創造的開始,但在創造以先,已經有一些東西或狀態存在:空虛混沌的地、淵面及黑暗。聖經沒有在創世記一章1節之前再交待這空虛混沌的地、淵面及黑暗從何而來,或是否上帝創造,它只強調上帝的創造是從這些已存在的東西開始。換句話說,聖經強調的創造主要不是「無從變有」,而是「從有到有」的一個過程。可是,這「從有到有」又是一個怎樣的過程?

起初地是「空虛混沌」,從以賽亞書卅四章8至15節及耶利米書四章23至27節中,我們可以得知「空虛混沌」是指一片混亂及荒涼的狀態。「淵面」是指包圍著地球的大水深淵,而這深淵對希伯來人來說是邪惡的象徵。而「黑暗」也是上帝創造世界之前的狀態。當上帝的靈發動創造的時候,六日的創造便展開。

稍為留心的話,我們不難發現,最初六日的創造描述是有結構的:上帝第一日創造光(創一3~5),第四日創造光體(創一14~19);第二日在諸水之間創造穹蒼(創一6~8),第五日創造在這穹蒼之中的天和海的生物(創一20~23);第三日創造陸地及植物(創一9~13),第六日創造陸地中的生物及人類(創一24~31)。這六日並三組的創造正針對著未創造之前的三個問題:空虛混沌的地、淵面及黑暗。第一及第四日的光及光體處理黑暗的問題;第二及第五日的穹蒼與天和海的生物處理淵面的問題;而第三及第六日的陸地與陸地中的生物及人類則處理空虛混沌的地的問題。本來是混亂邪惡黑暗的地和深淵,經過上帝的靈的創造,現在變成一個井井有條、界限分明、各從其類的秩序世界。再者,我們可以看到,整個創造的過程都是以「區分」作為重點:光/暗(創一3~4)、晝/夜(創一5)、天上的水/天下的水(創一6)、水/旱地(創一9)、大光/小光(創一16)、各從其類(創一11, 12, 21, 24, 25)、晚上/早晨(創一5, 8, 13, 19, 23, 31)、男/女(創一27)。區分的目的自然是為了「秩序」。故此,「從混亂變成秩序」才是聖經中「創造」的核心主題。

而在六日的創造中,作者記載耶和華差不多每天都看自己的創造都是好的(創一3,10,12,18,21,25),而在第六日,耶和華看著一切所造的都「甚好」(創一31)。這「甚好」表達了上帝對世界創造之圓滿狀態的理想。換句話說,當世界每部分都按照上帝的創造秩序而建立的話,這就是上帝創造世界的原初心意。一切都在上帝的創造秩序下得到圓滿、和諧、美好,這正是以色列人祝福人「平安」的內涵。筆者經常以中國人過農曆新年時所有美好揮春祝福語的總和來形容聖經中的「平安」,它的意義遠超其字面「平安無事」的消極理解,而是積極地讓人生命各層面充滿「甚好」的狀態。

要有這種「甚好」狀態的先決條件在於世界要依上帝的創造秩序而運作,離開了這創造秩序,世界又變回「空虛混沌,淵面黑暗」。而這創造秩序的涵內對人類最主要的表達則在於聖經中的誡命、律例、典章。《五經》中接近有一半的經文是記載各樣的誡命律例,這些誡命律例貫通了以色列子民生活的各個層面,包括禮儀、家庭及社會等,這些都是上帝對人類所要求的創造秩序,是人類在地上得「平安」的重要基石。

總結一句,「平安」是上帝創造世界時希望人類及整個世界得到的圓滿美好幸福的狀態,而這種狀態必須透過遵守上帝的創造秩序而獲得。所以當祝福人「平安」時,其實是希望讓人回到創世記第一章那種「上帝看為甚好」的狀態。

三 為何耶穌要說「我來不是叫地上平安」?

既然上帝的創造心意是希望讓這世界生活在「平安」的狀況中,而耶穌的使命也是將這平安帶來世上,甚至他也叫他的門徒將這平安的信息傳揚出去,為何在福音書中竟然兩度記載他不叫地上平安?讓我們先由舊約聖經兩個例子講起。

1. 舊約的反創造例子

A. 洪水故事(創六至九章)

上帝創造世界時本來看一切都「甚好」(創一至二章),可惜到創世記第三章人類便開始破壞上帝的創造秩序,吃了不可吃的善惡知識樹的果子(創三章),後來該隱亦因上帝看不中他獻上的祭物而將他的兄弟亞伯殺害(創四章)。自始,世界又開始回到創造之前那種「空虛混沌,淵面黑暗」的狀態,而這種狀態在創世記第六章達至最嚴重的地步。當時人在地上罪惡很大,終日所思想的盡都是惡(創六5),世界在上帝面前敗壞,地上滿了強暴(創六11,13)。耶和華本來「看見」世界一切甚好,現在卻「看見」世界是敗壞了(創六12),便後悔造人在地上,心中憂傷(創六6~7節)。於是決定要將所造的人和走獸,並昆蟲,以及空中的飛鳥都從地上除滅(創六7)。這裡希伯來文中透露了一些玄機,六12說上帝觀看世界是敗壞了(šähat),於是要把他們和地一同毀滅(šähat)。原來上帝敗壞人是因為人先敗壞世界,是人敗壞上帝的創造秩序在先,故此上帝便敗壞人,用洪水毀滅世界。

特別的是,整個洪水事件充滿了反創造的特性。首先,在創造時,上帝創造活物的次序是飛鳥、昆蟲/野獸、人(創一章);但在六章7節中上帝卻將創造的次序倒轉了,要將所造的人和走獸,並昆蟲,以及空中的飛鳥都從地上除滅。在創造的第二日,上帝創造了穹蒼將水分成天上的和天下的水(創一6~7),意思是將水限制在某些位置當中;但在洪水事件中,上帝使大淵的泉源裂開了,天上的窗戶也敞開了(創七11),水不再被限制了。第三日創造,上帝在天下的水聚在一處,使旱地露出來(創一9),當時水與陸地是分開的;但洪水發生,天下的高山都淹沒了,山嶺都淹沒了(創七19~20),水與陸不再被分開。在創造時,上帝創造了一切地上的生物(創一20~28);在洪水中,一切活物都淹死了(創七21~23)。

上帝這反創造的行動想表達甚麼?為何上帝要將自己親手的創造毀滅?剛才已經說過,上帝敗壞人是因為人先敗壞世界。從創造神學角度看,上帝的創造是「從混亂到秩序」,透過區分劃界將混亂的世界變成有秩序美好的世界;可是人卻不接受上帝的創造秩序,將上帝的創造秩序破壞淨盡,既然人不接受上帝的創造秩序,上帝便因應人的要求將創造之前的那種「空虛混沌,淵面黑暗」的狀況送回給人,殊不知這狀況根本是人不能承受的,人是無可能在這種狀況之下生存。上帝反創造不是祂不想將平安帶給人類,而是因為人類先不想要這平安,上帝惟有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成全他們的要求,結果人便毀滅在自己的「意願」之下。

然而,反創造的毀滅不是故事的終點。早在洪水來臨之前,耶和華已吩咐挪亞製造方舟,而其吩咐卻帶著創造的語言,如祂叫挪亞帶各種活物進方舟時,是「飛鳥各從其類,牲畜各從其類,地上的昆蟲各從其類」(創六20),而其次序是創造時的次序。洪水之後,創造的景象又再出現:上帝叫風吹地(創八1),這「風」原文與神的靈運行在水面上(創一2)的「靈」(rûah)是同一字,都是新創造的開始;淵源和天上的窗戶都閉塞了,天上的大雨也止住了(創八2),創造時上帝將水分為上下(創一6~8);山頂都現出來(創八5),正如創造時旱地露出來(創一9);在地上多多滋生(創八17),創造時滋生各樣有生命的動物(創一22);一切走獸、昆蟲、飛鳥、牲畜、和地上所有的動物,各從其類,也都出了方舟(創八19),創造時也充滿了各從其類的描述(創一12,21,24,25);神賜祝給挪亞和他的兒子,囑咐他們要生養眾多,遍滿了地(創九1,7),同樣創造時上帝也吩咐人要生養眾多遍滿地面(創一28);神造人是照自己的形像造的(創九6),創造時神也是照自己的形像造人(創一26~27)。

這反創造又再創造的意義是:上帝是希望人活在創造秩序的「平安」之中,但當人抗拒上帝這美好的平安,上帝會不惜「反平安」,將抗拒平安的力量除滅,然後再重新建立讓人美好平安的秩序。所以「反平安」只是針對人抗拒平安的一種手段,以建立真正的平安,而不是上帝的終極心意。

B. 出埃及故事(出一至十五章)

類似的創造與反創造也出現在出埃及故事中。當時以色列子民寄居在埃及,但他們卻「生養眾多,並且繁茂,極其強盛,滿了那地」(出一7),這創造語言呼應著創世記中上帝對人的祝福「生養眾多,遍滿全地」(創一28)。因這生養眾多的祝福威脅著法老,所以法老王下諭令要苦待以色列人,甚至要將他們的男孩殺光,以絕他們的後代,於是法老在整個故事成為了反創造秩序的象徵。

耶和華呼召摩西拯救以色列人離開埃及,當中的過程使用了十災。而十災充滿了「反創造」的特性:在創造時大自然及各種生物都是各從其類,井然有序的,但在十災中,無論大自然(水變血、冰雹及黑暗之災)及動物昆蟲(蛙、虱、蠅、畜疫、蝗災等)都變得混亂失控;在創造時是人去管理動物昆蟲的,但十災中的動物昆蟲卻讓人無法操控,使人煩擾不堪;創造時上帝將光暗分開(創一3),黑暗之災又將世界帶回創造之前的狀態;創造時上帝吩咐人生養眾多(創一28),殺長子之災卻與這吩咐背道而馳。此外,過紅海的段落也充滿著創造與反創造的特性:當以色列人走到紅海邊緣時,神的使者轉到他們後邊去,雲柱也從他們前邊轉到他們後邊立住,在埃及營和以色列營中間有雲柱,一邊黑暗,一邊發光,終夜兩下不得相近(出十四19~20),上帝在這裡再次將光暗分開(參創一3);當耶和華吩咐摩西舉手向海伸仗時,耶和華便用大東風,使海水一夜退去,水便分開,海就成了乾地(出十四21),首先大東風的「風」再次是神的靈運行在水面上(創一2)的「靈」字(rûah),現在這風/靈同樣運行在水上;其次,「海水一夜退去,水便分開,海就成了乾地」再次呼應創造時「天下的水要聚在一處,使旱地露出來(創一9~10);埃及人那邊,上帝則使他們軍兵混亂了(十四24~25),而摩西伸仗,海水仍舊復原,水就回流,淹沒了車輛和馬兵,連一個也沒有剩下(十四26~28),這就是回到創造前「空虛混沌、淵面黑暗」的狀態與洪水故事一樣,上帝的創造秩序原本是要為以色列人帶來平安美好的生活,但法老卻抗拒去接受這創造的祝福,他要反上帝的創造,要殺以色列人,要將以色列淹死在河中,於是上帝再次以「反創造」回應法老,要殺埃及的長子,用紅海淹沒埃及人,讓他們回到創造之前的狀態,結果同樣是人不能在這「空虛混沌,淵面黑暗」的狀態中存活。再次,上帝「反平安」目的是要除滅「反平安」的勢力,並透過拯救以色列人,讓他們將耶和華的名傳遍天下(出九14),建立一個真正平安的社會。

2. 耶穌的「反平安」(太十34~35;路十二51~53)

有了之前創造與反創造的背景,相信我們不難理解為何耶穌會說「你們不要想,我來是叫地上太平(平安);我來並不是叫地上太平(平安),乃是叫地上動刀兵」及「你們以為我來,是叫地上太平(平安)嗎?我告訴你們:不是,乃是叫人紛爭」這兩段說話。當然,正如前言所說,耶穌的使命是要為大地帶來平安,可是當時有抗拒這「平安」的勢力存在,甚至可以說,這「反平安」的價值觀已成為當時的主流。

在馬太福音中,耶穌差遣門徒將平安傳給別人,但當踐行這使命時,耶穌說他們是如同羊進入狼群,所以他們要靈巧像蛇,馴良像鴿子(太十16)。然後耶穌教導門徒要防備人,因為他們要把門徒交給公會,也要會堂裡鞭打門徒(太十17)。繼而耶穌更說弟兄要把弟兄,父親要把兒子,送到死地;兒女要與父母為敵,害死他們。門徒要為耶穌的名被眾人恨惡(太十21~22),當時耶穌曾將一個啞巴鬼從一個人身上趕走,將「平安」帶給他,並使眾人都希奇,但法利賽人卻說他是靠著鬼王趕鬼(太九32~34)。老師有這樣的命運,作為門徒也不能倖免了(太十24~25),但耶穌卻鼓勵門徒不要怕這些反平安的勢力,因為他們只能殺身體卻不能殺靈魂(太十26~28)。從耶穌的講論中可見當時種種「反平安」力量十分強烈,因為耶穌帶來的「平安」大大衝擊人們的價值觀及利益。在這處境下,耶穌說:「你們不要想,我來是叫地上太平(平安);我來並不是叫地上太平(平安),乃是叫地上動刀兵」(太十34)。我們不難明白,耶穌及門徒要將真正的平安帶來地上,必須先將這些「反平安」的勢力除掉,才可以成事。在整個馬太福音中,耶穌不斷主動挑戰各種反對天國價值的勢力,一直與當時的宗教並社會領袖產生辯論及衝突,以致最後他們要將他釘十字架。因為天國要降臨,但卻有人因各種利益及原因極力抗拒這天國的來臨,耶穌為要將天國實現在地上,於是像舊約聖經一樣,透過「反平安/反創造」來挑戰他們種種的錯誤。事實上,耶穌絕對可以讓這大地繼續「平安」,不用「動刀兵」的,只要他繼續讓當時的主流價值保留便可。可是耶穌並沒有這樣選擇,除非他不想為大地帶來真正的平安,若他真的想帶來平安,他必須要將這些「假平安」除去,而除去的方法便是「反平安」。正義必然與邪惡對立,要趕走邪惡,衝突必不可避免,否則正義將永遠無法實現。這就是耶穌說「我來並不是叫地上平安」的原因。

路加福音的處境與馬太福音相若,耶穌同樣對門徒說不要怕那殺身體以後不能再做甚麼的(路十二4),人會帶他們到會堂,並官府和有權柄的人面前(路十二11)。耶穌之前曾對法利賽人說他們洗淨杯盤的外面,裡面卻滿了勒索和邪惡,他們都是無知的人(路十一39~40),並強烈痛斥法利賽人及律法師的種種邪惡行為(路十一37~52)。之後耶穌便教導眾人不要像法利賽人及律法師做無知的人(路十二20),要在金錢上不要像他們一樣貪婪,要有正確的價值觀(路十二13~34);並且不要像他們沒有守好自己職份一樣,要警醒做一個忠心有見識的管家(路十二35~48)。在這處境下,耶穌說「你們以為我來,是叫地上太平(平安)嗎?我告訴你們:不是,乃是叫人紛爭」(路十二51)。同樣,耶穌最終的使命是要把人民的腳引到平安的路上(路一79),並使地上的平安歸與上帝所喜悅的人(路二14)。可是,在帶來這平安的過程中,有抗拒這平安的勢力存在。同樣,耶穌為要帶來平安,於是便要挑戰這「反平安」的勢力,當中引起紛爭便是在所難免。

四 結語

為了在地上帶來真正的平安,耶穌沒有姑息邪惡勢力,也沒有與這些「反平安」的勢力保持「河蟹」;相反,他卻主動挑戰他們種種惡行,並作出各種衝突,甚至最終走上十字架之路也在所不惜。試問,在一個邪惡的世界中沒有任何衝突出現是怎樣的一回事?而在充滿「反平安」價值觀的社會中維持他們的「平安」又會是怎樣一回事?在「反創造秩序」的社群中保持緘默又是怎樣一回事?「從混亂到秩序」的過程就是要先顛覆混亂才能撥亂反正地回到秩序當中,而這顛覆混亂的過程中必然會引起種種衝突及分裂。作為天國的子民,我們實在毋須為有這些衝突或分裂而感到不安及羞怯,因為耶穌自己也是這樣主張;相反,我們該因為正義而引起這些衝突或分裂而感到自豪,因為我們是真正求祂的國和祂義(太六33)。耶穌說「為義受逼迫的人有福了,因為天國是他們的」(太五10)。倒轉來說,若在這邪惡的世代中我們沒有帶來任何衝突,我們在上帝面前應感到羞愧,因為我們可能已被這世界同化,與這世界沒有兩樣了。
但願上帝的平安臨到這世界,讓我們毋須透過「反平安」才達致真正的「平安」。

留下回應

贊助連結
marksir 聖經考古

 

 

精選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