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斯特

係咁架啦,好出奇呀 -- 黃子華

戀愛迷思(十二) 之 以教會內單身者角度,一點體會及回應

3571911618_fa8a104a39_o

作為一個教會內的資深單身入士,我想指出一點,今天單身者在教會的困境,並不是簡單一句:「你唔好理咁多,你做返自己就得。」便可以解決到。若然世界有那麼簡單,單身者在教會內就毋須面對各種奇奇怪怪的壓力。沒有人是孤島,在教會內更加親密及封閉,試問誰人可以完全忽視身邊弟兄姊妹的說話及態度。而且這種講法顯得相當無情,單身者在教會有壓力?是你自己看不開,與人無尤,你看開點就成,為甚麼你看不開,為甚麼你看不開,為甚麼你看不開,之後推到單身者內在的問題,必然是單身者內裡有些苦毒,甚至有罪沒有好好處理。下一步差不多就是怪罪單身者「沒有信心」、「不夠依靠」、「驕傲」、「不順服」等等。為甚麼到最後,問題總是兜兜轉轉回到單身者的身上,認為所有問題是出於他們不夠自省,而其他人彷彿完全缺席,沒有責任。本來想開解單身者的困境,倒頭來又加重他們的負擔及壓力。

若有人能夠做到寵辱不驚,不理會身邊聲音,很容易又掉入另一個處境。我就曾經「唔理人咁多,嘗試做好自己」,「不用理會不知你者,不用理會不明白你者」1,結果如何?就是身邊人都認為自我中心、執着、偏激,要求我去改,並且有意無意拉到去我單身的處理上,認為就是因為這些問題,令我無法順利戀愛。三人市虎,曾參殺人,久而久之,我也以為自己一如他們形容一樣,然後花了很長時間很多心力去改善。有一段時間我也以為自己改善了,並得到大家的讚許,但繼續發展下去,發現江山易改,本性難移,自己根本不是那種人,只是為了滿足大家的期望,去扮演某種角色,每次在聚會後只是感到疲憊不堪,越來越迷失。

終於,有一次向我身邊朋友宣告,決定不再跟據大家的「建言」去改善,我只想做回自己,或者這個「自己」在大家眼中可能很不濟。結果呢?大家不知是不是被我氣勢嚇到,又搬出「你都係做返自己,唔好理人咁多」,而又正正是同一批人過去不斷要求我改善。

兜兜轉轉,瞎忙一場。

我相信,這也屬於教會迷思之一,一方面告訴大家「你是最好的」、「你在耶穌眼中看為珍貴」、「上帝沒有不留最好的給你」,人不需要自己努力甚麼,最重要是依靠上帝。而另一方面又不斷要求大家改善,以期得到異性的青睞,由儀表、談吐、衣著,甚至與上帝的關係,通通要提升。當人著力去改變自己,又變成「沒有專心等候上帝所預備,依靠人的努力」。

單身者彷彿置身鐘擺之中,盪來盪去,無處安息。

另一個奇怪的現象,是大部份勸勉單身者的人,均是已婚人士,部份人還相當早婚,根本沒有甚麼單身經歷和掙札。他們卻以一種過來人心態來告訴你,真愛值得等待(即使單身者等候的時間人比他們長得多),上帝會回應禱告(即使單身者祈禱的次數比他們多得多),上帝正在塑造你的另一半(不見得他們的另一半有多被上帝塑造過),你只要做好自己,並且用自己做例子引證上帝的應許如何永不落空。當你指出他們的婚姻平平無奇,甚至問題處處時,他們又以「你未結婚,你唔架喇」來做擋箭牌。

讓我援引《單身起義》一書當中一段來說明這種情況:

當然,也有人坦承,有些人確要等待較長時間才找到那「特別的一位」。不過,再一次,背後的假設是每個人最終都會找到伴侶。就是等待本身,也常常成了精彩婚姻可期的原委。我們傾向假設,等待越久,奬賞越豐。正如莎士比亞在《辛白林》 (Cymbeline) 所寫,禮物「來得越遲,欣喜越大」,不少當代作家認同這看法,例如,《上帝也寫羅曼史》的夫妻檔作者之一的雷絲莉‧陸迪(Leslie Ludy)就見證自己獲天賜良緣,絕對值得等待。她寫道:「﹝神﹞要我信靠衪到一個地步,讓祂在最合適的時間,將那特別的男子領到我跟前。猜猜看?在祂看為最合適的時間,祂正正作了此事。艾瑞克(Eric Ludy)是我的白馬王子,穿著盔甲出現。我萬分慶幸自己沒有妥協,接受次等貨色。」這個故事的問題是她遇到艾瑞克時才十六歲。陸迪用來描述自等候的語言暗示,那是漫長而艱難的掙札,最終才得神報賞。言下之意,較大齡的單身讀者最終也會得享神蹟般的介入。然而,對於年紀或許較陸迪遇上白馬王子時大兩倍以上的單身人士,這說法又有多大說服力?這類見證與現實合起來看時,對年紀較大的單身者來說,顯得尤其空洞。

用一個貼身少少的例子:認為自己歷盡滄桑、千帆過盡的高皓正,大婚之日也不過33歲,現代社會尚未談得上晚婚,在教會年紀比他大而未曾有戀愛經驗的人仍為數不少。用這類「見證」告訴一個四十歲或以上仍待字閨中從未拍拖的老處女/男,真愛值待等待,禱告會蒙應允,兒女是耶和華賜人的產業,「婚姻是人生最重要的成就,有無比價值」2,不無諷刺意味,賺了便宜又賣乖。

單身者在教會見證如何過獨身生活,少之又少,近乎沒有。真正經過漫長等待才獲得真愛的伴侶,可能自己知自己事:年紀漸大,機會渺茫,蘇州過後無艇搭,當中充滿現實的考慮,多過有甚麼聖靈指引,神蹟奇事。

這恐怕是本地教會的一大奇境:沒有甚麼戀愛及婚姻經驗的傳道人開戀愛講座和婚前輔導,教大家如何好好戀愛準備結婚;一眾已婚信徒又越俎代庖,教導大家如何面對單身生活。

重點不是那些戀愛十誡或者戀愛乜乜乜,而是,在教會中似乎從來沒有人認真告訴大家:獨身是甚麼,當中有甚麼價值,有甚麼功課可以學習,單身本身有甚麼意義可言;除了用來預備結婚,以及將所有時間精力金錢花在教會之外。我們真正面對的問題,不是如何為單身者尋找伴侶(這方面教會固然談不上有甚麼幫忙),而是幫助他們理解單身的價值,有一個安身立命的地方,擋得住社會以及很不幸地來自教會的壓力。

留下回應

贊助連結
marksir 聖經考古

 

 

精選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