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ichie Kwong

設計出身的中間派傳道人。近年主力實踐和研究佈道課題。在澳洲牧會,身處另一片天空下,更深思如何牧養主的羊,講主的道。

應否在佈道中邀請即時「決志」?

這是在佈道事工中其中一個頗有爭議性的課題。在筆者多年參與各類佈道事工的觀察裡,若說一般華人教會在推動佈道事工時,頗著重即時「決志」信主的做法,並「決志」的數字果效,相信這觀察算是中肯。筆者亦聽過不少反對過份著重佈道時要求新朋友「決志」的聲音,理由是人能相信主是聖靈的工作,不應使用方法去迫使人去「決志」信主。本文嘗試就「決志」這做法在佈道事工的定位作一些初步的探討。

首先,正其名。「決志」是「決定志向」。當然基督徒用得較多,變成了基督教述語。雖然聖經並沒有「決志」的用語,但人聽到聖言/福音後、被呼籲轉向神、跟隨基督、認罪悔改的一種決定志向的意志要求是普遍的。尤有甚者,舊約的割禮、新約的洗禮等,所代表一種決定委身與神立約的信仰禮儀行動,當然比佈道會中的決志更認真嚴肅。筆者想起多年前自己到日本短宣個半月的體驗,發現日本信徒並不隨便「決志」,正因為他們對「決志」的理解,正是代表很認真作出一生委身基督的承諾。羅馬書的「本於信以至於信」(羅一17,原文可譯成 “from/through faith to faith”「從信到信」) 清楚表達信仰的起點與進深。所以問題不僅是何時決志,乃是決志的實質內涵,即人的「決志」是否認真的在信仰決定進深委身的志向。初時決志是悔罪信主,認識神到一個時候是全然決志委身基督,基督徒在一生經歷中甚至會向神有不同程度的委身。此外,不少在基督教家庭長大的信徒都分享他們大多數沒有一個清晰的決志時刻,但卻也在一生中總有一個認真立志委身基督的時刻。

故此筆者並不反對在適當時候呼籲未信者決志信主。但給人機會鼓勵人決定志向信主,在這意義上怎樣看也不可以說是錯,甚至是應該的。問題是在乎佈道者是在怎樣的情況下叫人決定志向信主?他是否清楚向福音對象解釋該次「決志」的意義?筆者每次在主講佈道會的時候,到了最後呼召聽眾決志之前,總會先對他們講明我將會進行「呼召決志」的禱告:「若你聽道明白了福音,神也感動你,我鼓勵你把握機會信主。」但也同時澄清選擇是他個人的,不用勉強。筆者也避免使用一些給未信者感到有壓力的方法來勉強他們「被逼」決志(例如先叫信徒站立,然後再叫決志的一起站),以保持一種開放的態度,給他們空間作出真正出於自願的信主決定。

在個人佈道中,我也認為可以邀請決志,但與上面所述的同理,必須讓對象明白他在決志時究竟是作了甚麼的決定。從個人經歷來說,筆者也是我親哥哥在個人佈道中帶領信主的。這是在三十多年前的一個下午,他在家中與我詳細談道,最後邀請我決志信主,我也即時願意跟他一句一句地作出決志禱告。還記得當時我在決志後那種不能言喻、如釋重負、內心即時充滿喜樂盼望的真實感覺!我絕對相信當時是聖靈在我內心裡的工作。這親身的經歷讓我絕不會全盤否定「決志」這做法。但佈道者都清楚知道,人決志信主其實只是第一步。若決志的一刻無論是如何的清晰,屬靈生命必須繼續在聖言追求、教會生活等各方面得到栽培建立,才能「從信到信」。就我個人來說,我信主之後的頭三年,連返教會聚會都是不穩定的!若沒有家人和其他佈道栽培者一直的跟進和建立,筆者在決志信主後亦大有機會流失了。

大使命的目標,從來是「使人作門徒」的委身程度,並不是僅僅信主得救。所以常見好些佈道事工只停留在強調數字(例如決志人數),不重跟進栽培,難怪像放煙花剎那光輝,不能持久。但從另一角度補充來說,我亦要指出一些過份忽略佈道,輕視鼓勵未信朋友決志的做法。這些想法或會錯失很多可以鼓勵人信主的機會,也可能間接使信徒不熱衷佈道。總括來說,筆者認為問題並不是應不應以「決志」的做法呼籲未信的朋友信主,而是怎樣恰當地演繹進行「決志」這做法的問題。這是對任何佈道者的挑戰,切勿掉以輕心!若態度不對,處理又粗疏,邀人「決志」信主的好事也會成為壞事。

留下回應

贊助連結
龔立人 - 在暗角言說上主

 

 

精選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