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恩節談祈禱

余創豪 chonghoyu@gmail.com

感恩節將至,這本來不是基督教的節日,但無論如何,這是一次反思感恩的好機會。每當我想到感恩,我便聯想起主禱文。德國神學家潘霍華(Bonhoeffer)說:「禱告包含了主禱文的內容就是正確的,反之則不是,主禱文總結了聖經中所有的祈禱,它包含了無法測度的廣度。」

基於主禱文,第三世紀教父特土良(Tertullian)認為祈禱應包含了以下的部分:1)榮耀神;2)確認自己的信仰;3)表示對神順服;4)流露對末世的昐望;5)請求神供應;6)請求神饒恕;7)請求防止邪惡與誘惑。似乎特土良將主禱文當為一個模板。此外,特土良以靈意去理解主禱文中某些句子,例如,他認為「我們日用的飲食,今日賜給我們」可能意味著要求以神的話語為糧,因為麵包就是基督身體的象徵。特土良的觀點有兩個問題:首先,這種結構化的祈禱可能會流於儀式化,缺乏自發性和真實性,導致只求形似而不求神似。其次,以靈意去解釋「日用飲食」的意思是非常主觀和流於臆測,若這樣去解經,那麼聖經中幾乎所有東西都可能帶著屬靈意義。如果耶穌要我們祈求以上帝的話為糧食,他為什麼不明確地說出來呢?

主禱文真的可以用來「照單執藥」嗎?有趣的是,如果我們以拆字拆句的方式去解讀主禱文,那麼似乎很多句子在邏輯上都有問題。主禱文的開首是:「我們在天上的父,願人都尊你的名為聖,願你的國降臨,願你的旨意行在地上,如同行在天上。」然而,這是否引伸為神的名字還沒有被尊為聖,祂的國還未降臨,祂的旨意尚未行在地上,所以我們需要發出這些祈願呢?可是,最後幾句不是說「因為國度、權柄、榮耀,全是你的,直到永遠」嗎?無所不在、無所不能的神已經統治天上地下,我們根本不需要祈願已經發生了的東西。

有人可能會引用天國是「既濟未濟」(already but not yet)的概念,以捍衛主禱文的邏輯一致性。根據 「已臨末世論」(inaugurated eschatology),上帝的國已經在地上開始了,但還沒有達到圓滿。因此,信徒必須做好神的工作(如傳福音),從而在地上體現上帝的國,這個禱告是為了表達我們願意與上帝共工。

我相信瑞士神學家巴特(Karl Barth)會反對這種想法,在他看來,神國的降臨並不依賴於人的工作,我們不能做任何事情(如令全球歸主),去促使神國更快完成。巴特這種想法也能夠解釋主禱文的其它部分:「免我們的債,如同我們免了人的債。」同樣,如果我們邏輯地解釋這句話,我們可能得出的結論是:我們寬恕別人,便可以求取神寛恕我們。但巴特不會接受這種討價還價、帶有條件的寬恕。無論我們饒恕人與否,因著耶穌的救贖,我們的罪已經被赦免,我們不能再做些什麼來獲得額外的赦免。巴特認為這句話應被解讀為:當你得到神的寬恕時,你便能夠寬恕別人。因此,祈禱之目的是感謝上帝為為我們所做的一切,祂的國已經降臨,祂的旨意已經行在地上,我們已經得到饒恕,國度、權柄、榮耀,全是祂的。

我以潘霍華的說話來作為引言,讓我再以他的說話來作為總結:「通過禱告,我們整個基督徒生活便變成了崇拜,變成了獻上感恩。」

11.25.2015

參考書目

Barth, K. (1952/2002). Prayer. Louisville, KY: Westminster John Knox Press.

Bonhoeffer, D. (1974). The Psalms: The prayer book of The Bible. Minneapolis, MN: Fortress.

Hardon, J. A. (1953). Karl Barth on prayer. Theological Studies, 14(3), 443-451.

Ladd, G. (1959). The Gospel of the Kingdom: Scriptural studies in the Kingdom of God. Grand Rapids, MI: W. B. Eerdmans Publishing.

Origen, Cyprian, & Tertullian (2011). On the Lord’s Prayer. St Vladimir’s Seminary Press.

Shapiro, L. (1988). Karl Barth’s understanding of prayer. Crux, 24(1), 26-33.

 

留下回應

贊助連結
龔立人 - 在暗角言說上主

 

 

精選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