畏懼

畏懼纏上教會的politics,但是更畏懼神

愛割席的福音派(八) 一 恐懼和依靠

上文提到,當教會中人,面對當下的問題,以個人喜好和固鞏自己派系或支持者為先做決定,就會變成愛割席。胡亂割席者,不幸的,就會被歷史忘記,正如傳道者言:「無人記念」。這就是割席者的個人後果。割席當然不只有個人後果,還有團體的後果,這是本篇的要討論內容。

割席的其中一個結果,就是停止溝通,也就是築起了一埲牆。多割席,就為自己與外界築起了圍牆。Reorder church的Holly傳道,早就為這牆命名為「異端及不信之牆」。

愛割席的群體,因為「異端及不信之牆」的緣故,會跟時代脱節。大家可以看看「教會的黑暗 — 牧者、神學生和信徒的心聲」中,在反送中運動期間,收集到信徒的慘況。

新福音運動的影響力,現在好像消失了,走回割席之路。不少美國人,根本分不開什麼是福音派,什麼是基要派?一個運動隨著時間而改變,不是問題。不過無故地返回分離出來的母體,連原來為何要分出來也沒人提了,那麼新福音運動的存在價值是什麼?

我十分支持信仰百川的Facebook群組內,不時會貼出報導,指出外國教會的出席率下降。年輕一輩,就算信神,也不返教會等。這些是現實,是中外教會都需要面對的現實。

小結一下,寫到第八篇,原來只得出一個簡單結論:「教會脫離時代,結果被時代拋棄。」信仰的讀者們,應該也讀過不少有同樣結論的文章。不過我想多走一步,提出一個解釋。

恐懼和依靠

John Fea在2018年,特朗普(Donald Trump)上台後,寫了本談美國的基要派和福音派,為何會支持Trump - Believe Me: The Evangelical Road to Donald Trump。書中第二章頭,引用新教中最出名的詩歌「奇異恩典」中的兩句:

Twas grace that taught my heart to fear,
And grace my fears relieved;

大多數的中文翻釋因為要遷就中文聲調,沒有講出很多時相信神的人,是比較膽小和軟弱。膽小和軟弱,其實是主的恩典,讓人容易接受信仰。但是信了主之後,就要單單依靠神,去除去膽小和軟弱,變得剛強有信心。所以可以總結兩點:

1. 在世會恐懼。
2. 單單依靠神,在神的愛中面對懼怕。

教會太多推崇平安,太少指出恐懼是信仰中必需的經歷。更重要的,要告訴信徒,如何單單依靠神。有時神要你等候,就是要等候,需要警告信徒各種簡化神、非黑即白的分類和廉價平安的危險。但是人是軟弱的,一個本身是膽小的人,未能變得剛強有信心。當神的回應「滿足」不了他們,他們就會依靠其他好像光明的使者。

在美國的基督教右派中,有文化戰爭的論述。如果大家還記得之前關啟文教授,在電視上指出支持同性戀的勢力,在學術界逼害中他們。文化戰爭的論述,當然內容更多,也把情況誇大了。這令好一些信徒產生恐懼,在美國變成支持強人特朗普,上台後用行政手段,為他們去擋下對方的攻擊,令他們安心。不過,這不是單單依靠神。

小時覺得色列人出埃及時是否太笨,教來教去也不跟隨神。不過早幾年有次帶查經,查出埃及記,我跟組員說,其實我覺得自己似以色列人。在無助之中,選個簡單即時的解決辦法,實在是太吸引了。但是他們卻奇怪,為何我會認同以色列人。話說回來,就算是教牧,在牧會的過程中,有或大或小的危機會出現,又有太多假偶像,可以抓住來「救命」,包括一些簡化、以是而非的教導,各種教會增長的方法等,都以光明使者的化身出現。想到一代宗師的保羅,也只能謙卑地説:「我栽種了,阿波羅澆灌了,然而使之生長的還是神。」等候實在是一個困難的功課,因為其中會有懷疑和恐懼。所以我很佩服一些頭腦清醒的教牧,不走捷徑,真的單單仰望神。但是,他們是少數。

那麼香港教會將會如何?我只能說,神自會為自己的教會(普世教會)找出路。

留下回應

贊助連結
陳韋安洪麗芳 寫給你心中尚未崩壞的地方

 

 

精選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