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ny Leung

#浸信會 #自由派 #信二代 #性解放 #性別平權

想不到我在2020年還要撰文解釋「凡事謝恩」的迷思

我相信我前兩篇關於澳洲大火的文章(文章一文章二),已經把我對基督徒禱告的看法解釋得非常清楚,我也想這應該可以告一段落,現在才剛過了2020年的半個月,我也想給自己有空間休息和沉澱一下19年的經歷,豈料我在留言區中見到這兩個留言:

聖經教導我地凡事謝恩,得時不得時都要感謝神,並不是小小事得到幫助都感謝神,請不要悟道人(祈禱手×3)

還有以下這留言:

要常常喜樂,
不住地禱告,
凡事謝恩;因為這是 神在基督耶穌裏向你們所定的旨意。

這兩個留言直接挑動了我的神經,讓我決定要特意再撰文解釋基督徒對「凡事謝恩」的迷思。我會先仔細分析第一個留言到底有甚麼問題,然後再解釋為何第二個留言裡的聖經經文並非我們所習以為常的那樣詮釋。

第一個留言的劈頭第一句就是說「聖經教導我地凡事謝恩」,我會留在解釋第二個留言的段落裡一併講,而它的第二句是「得時不得時都要感謝神」,問題是這句話並非來自聖經,我相信它的出處是讚美之泉出版的詩歌《主的喜樂是我力量》裡其中一句歌詞「我要讚美,無論得時或不得時」,是基督徒唱多了這首詩歌,便自行產出「得時不得時都要感謝神」的概念,更誤解了它是出自聖經。事實上,聖經裡《提摩太後書》第四章裡有句用到「得時不得時」這字句的經文:「務要傳道,無論得時不得時,總要專心,並用百般的忍耐、各樣的教訓責備人,警戒人,勸勉人」,其中保羅是要提摩太在甚麼時候都要傳道而非感謝神,當然如果有人要延伸去解釋說感恩也能夠包括在傳道的範疇裡,我也不能說他這樣的延伸解釋是有問題,只是我只能說經文最基本的意思並沒有教導「得時不得時都要感謝神」,我希望當不少基督徒對很多教會裡的金句背得琅琅上口時,真的要認真探究一下這些金句的來源是哪裡,不要因為習以為常說慣了這些金句而都把它們當成就是出自聖經的,都就是聖經講的真理。留言第三句「請不要悟道人」,我猜留言者是想說「請不要誤導人」,錯別字的問題我就不多說了。

第二個留言是直接把《帖撒羅尼迦前書》五章16-18節複製貼上來,這句話表面看上去好像沒甚麼問題,但當我們認真去看經文的上文下理的話,會發現它是處於《帖撒羅尼迦前書》的最後部分,聖經和合本的編者為那部分加了「最後的勸勉與祝福」這名字,而《帖撒羅尼迦前書》是一封保羅、西拉和提摩太寫給在帖撒羅尼迦這地方的基督教會的聯名信件。如果我們知道這書卷是一封信件,我們就能明白只照字面意思去理解16-18節的問題在哪,因為它是屬於信件最尾的勸勉和問候部分,它就只是一些勉勵說話,與信件前面的教導和道理的性質完全不同,像我們華人會在農曆新年時祝願人「恭喜發財、萬事如意」,只是被我們祝福的對象不會因而發大財和萬事順利,比較貼身的例子就像我們常勉勵手足「要在亂世中堅強,堅持到煲底相見」,但我們可以想想2019下半年香港人悲痛流淚了多少遍,我們都在梁凌杰、陳彥霖和周梓樂的追思活動裡展露了自己軟弱的一面,但並不表示我們香港人不會堅強,堅持到煲底相見。

因此,大家可以明白如果照字面去理解和導行這些勉勵說話的話,我們就要每時每刻都要開心和祈禱,更要為每一件事發生在自己身上的事而謝恩,這樣便會產生兩個問題:第一,我們會讓人覺得我們都非常離地,不理會不同的處境而都叫人要常常喜樂、不住禱告和凡事謝恩,而這也是某些基督徒一直為人垢病的主要原因;第二,我們會因而慢慢失去應有的人性,要求人要常常喜樂、不住禱告和凡事謝恩很容易,因為受苦的並不是我們自己,卻忽視別人在苦難中的主體性,待人以嚴、律己以寬,這樣的人不惹人討厭才怪。作家蘇心的作品名稱「哪有甚麼歲月靜好,不過是有人替你負重前行」,讓我想到「哪有甚麼凡事謝恩,不過是無視有人正在受苦」。

20200115_001813_0000

(題外話,其實我一直很介意基督徒只用一到兩句聖經經文來與人對話或留言,因為那樣做並沒有意義,每個人對每句經文都有不一樣的詮釋和理解,我在上面講的只是經文的寫成背景,但當經文落到我們手上時,我們就會因為自己的背景不同,而對同一句經文有千百萬種理解方向,沒有一種對經文的理解可以被說是完全錯誤的,我們只能判斷這樣的理解能否有效回應我們現在的處境,和我們的處境產生對話而已。因此,我鼓勵基督徒特別是牧者,一來不要再金句主義式去使用經文,二來請在使用經文時解釋清楚你想表達甚麼意思,不然我們沒辦法產生有意義的對話。)

留下回應

贊助連結
龔立人 - 在暗角言說上主

 

 

精選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