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ny Leung

香港人
性/別解放份子
棄教者

惡者淪喪,歡聲沸騰

昨晚傳出一名防暴警察確診武漢肺炎,其家人初步發現有病徵,他日前亦曾出席同袍的退休派對的消息,瞬間令全香港陷入普世歡騰的氛圍裡,有網民笑言昨晚比起二月初更有過年的氣氛,只是我觀察到這個全城盡興的現象對一些福音派信徒而言有點不舒服,因此我想用以下的段落和大家一起看看聖經裡談及與惡人有關的經文。

20200221_140613_0000

(病毒頭防暴警設計圖片來源:立場新聞插圖)

其實本文的標題「惡者淪喪,歡聲沸騰」正是舊約聖經《箴言》十一章10節下的文理本譯本經文,意為「惡人滅亡,人人歡呼」,而箴言本來就是「名人語錄」式的經文,即句與句之間並沒有太大的關聯,讀者看了一句經文的上文下理也未必有助理解該經文更多。聖經談論惡人的經文還可分為道理式和詩歌式的經文,而詩歌式的經文當然要數《詩篇》,我在《詩篇》150首詩歌的和合本譯本中搜尋「惡人」二字,結果發現有至少46首詩歌,共90句歌詞提及「惡人」,而當中大部分的意思可分為兩類,其一為「求神滅盡惡人」,其二為「惡人被滅盡我就會爽」,就是說大衛王和一眾詩人在創作歌曲表達願惡人被滅盡的渴望,和惡人被滅盡時的快樂。

唱詩歌和講道理不同,而我相信不少信徒覺得慶賀警察染病的做法不恰當是卡在講道理的經文裡,他們的想法大概可分為兩類,一類認為這是在散播仇恨,二來是擔心慶祝的人會變成警察一樣,他們的擔心可用尼采的名句「與怪物戰鬥的人,應當小心自己不要成為怪物」來總結。只是就像我在上一段所言,《詩篇》裡就至少有46首詩歌是在慶祝惡人滅亡,即使詩歌的更核心信息是要表達耶和華的信實和大能,但我們也難以抹去詩人確實有因為惡人的死亡而高興的意思,難道這些詩歌又是在散播仇恨?而有信徒擔心我們或會因此慢慢變成警察,只是我們又會因慶祝惡人滅亡而擁有他們的全副裝備,然後去濫權和濫暴、性侵殘害市民嗎?我想答案明顯是否定的。

道理講出來當然可以天下無敵,但詩歌唱出來卻是幫助我們表達內心最真實的渴望,例如出自作詞人陳詠謙之手的流行曲《別來無恙》當中有兩句歌詞:「王菲的孤寂,多麼孤寂」和「我現時自己肯做飯,悶極時自己可浪漫」,我們驟眼看是不會曉得作詞人想透過這兩句歌詞來表達甚麼意思,了解作歌曲背後故事後才得知,原來歌詞想表達當事人看到已和自己分手的女朋友和別人結婚時,自己內心仍然放不下,感到無比內疚和孤獨的心情。當我們讀懂了歌詞,在唱出來時我們甚至會感同身受而流淚,《詩篇》裡提及惡人被滅盡的詩歌被唱出來時的情況理應一樣,正在遭受惡人殘害的人會是多麼的興奮和得著盼望,就像香港人見到一個警察確診肺炎而大肆慶祝,有情緒本來就是人性的自然反應。

反過來看,有些信徒明知道自己內心在暗爽中,卻努力抑壓自己的情緒,還為自己的抑壓而作出更多解釋,或許他們都有點太習慣徘徊在道德高地附近,覺得這樣做才是恰當的,才能證明基督徒與他人不同,但上主若真的如此看重跟隨祂的人是否站在道德高地,是否高人一等、與別不同的話,祂大概不會道成肉身成為一個完全的人,祂大可以站在天上更高人一等的道德高地上盡情審判我們人類的不義,更不用讓自己親身經驗人性的血淚與歡呼。

最後,要知道《詩篇》裡慶祝壞人死去的詩歌為何仍出現在聖經裡,如果撇除聖經的書卷數目是在大公會議中由有權威的神學家開會制訂的歷史事實外,從屬靈層面來看,就是上主根本就容許這些內容出現在聖經裡;上主並不反對人因為惡人被滅盡而慶祝,就如約伯和約拿多番埋怨、質疑和指罵上主的經文也同樣出現在聖經裡而沒有被刪去,不過這些都是後話了,現在香港人真正要關心的問題應是哪裡還可買到香檳吧!

留下回應

贊助連結
陳韋安洪麗芳 寫給你心中尚未崩壞的地方

 

 

精選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