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k TH HO

人民公僕,香港土生土長。
不是政客,卻關心香港社會的事情。
不是傳道人,卻以另類角度分享信仰的體驗。
也不再年青,卻關心今天的年青人如何繼續前行。

惡人當道、義者犧牲

原刊於德看生活事,2019年4月12日

2019年4月9日:法庭就著「遮打革命」一案對「佔中三子」及六名參與的政治人物作出最終裁決。雖然結果也在預計之內,然而當我看見今天香港社會的處境和政治的氛圍,那份不能言說的矛盾卻一步步在我的內心盪漾。

專制的威權管治

這一邊廂惡人卻繼續當道:滿腦子鬥爭意識的思歪已晉身至北方帝國副職領導人級別,早已卸任特首的他似乎不甘寂寞,仍然不時糾纏於無謂的政治爭拗。最近又以「恥與為伍」之名每日數算《蘋果日報》的全版廣告,間接向有關廣告商施壓,結果引來泛民政客以集資方式刊登頭版廣告回應,然後他又小題大做交由律師處理。

因著這份「不斷鬥爭」的意志,思歪已成為習帝制衡好打得的棋子:前者被擺佈成為後者的潛在競爭者而不斷擾攘,後者為了保住下任特首之位而百分之二百完成中共託付的任務:重判更多參與「遮打革命」的人士、通過《逃犯條例》的修訂、還有《基本法》23條的立法等也會陸續出現。當然思歪也甘於擔當這個角色,因為他已認定這是他「翻盤」的大好機會。

處於一個充滿權力鬥爭的中共政權最高的位置,習帝當然懂得這些「辦公室政治」:刻意安排下屬之間彼此明爭暗鬥,間接激化他們爭相揣摩主子心意,從而超額完成差派的任務。事實上特首無論由誰人當選,對香港人已沒有太大意義,因為他們只是中共操盤下的棋子,背後既有中聯辦作為香港第二支的管治梯隊,同時繼續貫徹執行中共高層強硬的治港路線。

當日許多人以為只要不是思歪擔任特首,「Anyone but CY」對於香港的管治定會有所改善,香港人也應該好過一點。然而只要中共沒有改變管治的路線,接任特首的好打得只會繼續緊緊跟隨中共的管治立場:落實一地兩檢的實施、開展《國歌法》在本地的立法、加碼DQ四名立法會議員的資格及限制部分人士參選、大力取締香港民族黨、拒絕延續《金融時報》記者馬凱的簽證、拒絕美帝引渡疑犯的要求、限制某些台灣人士來港、「容讓」中共黨支部在香港成立以及「明日大嶼」的開展等,其實已足以反映「一國」的管治不斷被提升、「兩制」更已逐步走向「1.5制」。然而香港社會卻沒有出現大型反響,整體社會也較思歪的管治時期穩定,難道香港人已經為此心死嗎?

復仇式檢控

事實上特區政府對於社會抗爭者的打壓並沒有手軟下來,如今一致裁定九人在「遮打革命」的事件罪成。正如彭定康(Chris Patten)對於此事的評論:「當大部份人都認為香港政府應該團結社會,但政府卻用過時的普通法控罪尋求復仇式檢控,起訴發生在2014年的政治事件,令社會出現令人震驚的分裂。」(At a time when most people would have thought that the aim of the Hong Kong Government should be to bring the whole community together it seems appallingly divisive to use anachronistic common law charges in a vengeful pursuit of political events which took place in 2014.)

這次特區政府以「煽惑他人作出公眾妨擾」(incitement to public nuisance)、「煽惑他人煽惑公眾妨擾」(incitement to incite public nuisance)等罪名控告九人,這些罪名的舉證門檻不高,但是判刑卻比類似的控罪嚴重。我不是法律專家,但也理解煽惑(incitement)和教唆(Instigating)有頗大的分別:前者不需要涉及特定對象、人數及特定犯罪行為、煽惑及被煽惑的雙方沒有共犯關係故此當權者也會較易成功控告他們。

無疑這是一次有預謀的政治檢控,將「佔中」定性為反對派人士破壞社會和諧穩定的違法行動。除了起訴「佔中三子」,還有從每個反對派的陣型中選取一人檢控。而建制的支持者只以簡單的「佔中」概念理解這次大型的社會抗爭行動,但是他們連「和平佔中」和「遮打革命/雨傘運動」的分別也不明白:當日三子發動的「和平佔中」沒有正式地開展,學生們只會視為「雨傘運動」,日後事情的發展卻亦不再是當日發起的「和平佔中」。

如今法庭已經宣判了,這幾天不少香港人也回憶起當日「遮打革命」的許多片段。多名被告在法庭自辯的內容更是令人感動不已,特別是朱耀明牧師的《敲鐘者言》。而我特別地再看一次陳健民去年在中文大學的最後一課「毋忘燃燈人--向啟蒙者致敬」,也讓我對這位本來在象牙塔的學者如何走進公民社會參與了這次抗爭行動。

當日「佔中三子」表明願意承擔參與行動後的罪責,有人涼薄地表示他們「出得嚟行,預咗要還」。然而他們所做的並不是一般人犯法被檢控而已,香港人必須謹記他們是為了許多香港人未來的政治前途已擺上自己,為了我們的緣故而被控--他們是為所有曾經參與「遮打革命」的香港人付上了自己的人生。

十字架的吊詭性啟示

我亦無意浪漫化了這次判刑的罪責或他們需要承受的牢獄之苦。然而我卻相信當日「佔中三子」以違法的佔領方式開始「和平佔中」,他們捨身成仁卻彰顯了基督教信仰十字架的吊詭性(paradox):當世事到了某個狀況時,另一個看似相反及矛盾的狀態卻又出現。基督教的十字架正好突顯了這種吊詭:藉著死亡使生命重生、以無罪拯救有罪、以短暫(的人生)進入永恆的國度。本來釘十字架是羞辱和軟弱的記號,上帝卻以世人看為愚拙的來完成祂的救贖--也彰顯出智慧、愛與能力。

從人意來看,耶穌被羅馬政府施予最殘酷的刑罰而致死,他的一生似是悲劇收場。但是上帝卻因著愛,我們雖然看見受苦的基督,卻同時從苦難中看見救恩。並且十字架的能力乃是藉著耶穌的受苦,我們同時看見復活及重生的盼望。

此事此刻,有人以為香港民主的發展已經沒有再沒有出路,惡人繼續當道。似乎是的,但我從這次判刑中看見了「和平佔中」的延續,也看見了香港未來的一點希望。

留下回應

贊助連結
陳韋安洪麗芳 寫給你心中尚未崩壞的地方

 

 

精選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