譚力恆

尋常中學教師,從「傳道」到「尋道」,從「授業」到「作業」,從「解惑」到「疑惑」,每一個挑戰都驅使我仰望上帝、推動我思考上帝、鞭策我學習上帝、引領我尋回上帝。所謂教學,其實只是我、學生和上帝的「緣」;所謂信仰,就是不斷認清我們只是「乞丐」,謹止此矣。

悲劇 – 上帝在向教會發問

CANDLE
台灣內湖區四歲女童遇害事件令人悲痛不已,每當面對這類社會悲劇,作為青少年工作者,總會遇到年青人發問:「慈悲的上主為何容讓它發生?」這問題相當難答,筆者遇過不少同行會以「上帝沒有製造事件,祂只容許事件」之類的說法來解釋,但大家都知道這種文字遊戲只能叫人語塞片時,是經不起辯證的。事實上,「事情的殘酷」與「上主的慈悲」無疑是相悖,再推論下去,我們只會得出兩個基督徒不想面對的答案:
1) 上帝慈悲,但不是全能,所以不能阻止此事發生;
2) 上帝不是慈悲,但是全能,所以容許此事發生。

苦難是「無解」的

歷代都有無數關於苦難的討論,我無法在這裡一一回顧,事實上它們都不能給予一個完美的解釋。我們只知道,上帝啟示我們:祂的「本質 (Nature) 」和「意念 (Idea)」是「全善」;另一方面,我們的經驗卻告訴我們:由這種「本質」和「意念」出來的結果(Result) 不都是「善」 (起碼不是我們理解的「善」),由本質、意念、以致結果,這過程中間發生了甚麼事?是不是上帝另有心意?我們不知道,也不會知道,事實上這事已經超出了我們可以理解的範圍了。

苦難是「有因」的

然而,聖經對苦難卻另有注腳,就是苦難很多時都與「罪」相關,這不是指「父母犯罪,報在子身」的意思 (在福音書中,耶穌已經多次否定這種推論),在先知書和現實觀察而言,苦難很多時一種「集體犯罪 (Collective Sin)」的結果,以這次悲劇為例,凶手的變態行為,可能是「年少的欺凌」、「長期的社會歧視」、「網絡的不良資訊」等「集體犯罪」的總和,筆者無意將所有苦難都歸因於「集體犯罪」(事實上這種絕對化的推論也不合理),但我們的確能在大部份苦難中找到「集體犯罪」的身影,諸如天災中見人禍、悲劇中見不公義,而且共犯往往不是個人,而是以群體的形式隱藏在「因果巨輪」之後,環環相扣而又糾纏不清,只要細心推敲,如此例子比比皆是,雖然都不能全然解釋「為何要發生在無辜者身上」,但對教會和信徒而言,每一次苦難其實都是一次發問:世界仍陷在罪中,我們在做甚麼?

既是「惑者」亦是「行者」

基督教沒有為苦難給予完整的解釋,但基督教也不是一種獨善其身、患難得安慰、注目於自身的平安與喜樂的狹隘信仰,每當面對苦難和悲劇,除了慣常地為遇難者和家屬禱告外,我們作為上帝在地上的惟一代言機構,我們是否也應思考和指斥悲劇所涉及的罪 (經濟上、政治上、環境上),並積極與各層面的憂傷者同行?代禱是正確而迫切的,但別只駐足於「為他們代禱」的安全距離,使「代禱」就成為了不思考、不行動的代替品,我們更應思考事件的因果,探討如何避免參與「集體犯罪」之中,判斷、指斥、甚至「咒詛」作惡者 (或機構、或政權、甚至是自己),以行動與哀哭者同行。面對苦難,基督徒固然是「惑者」,卻無礙我們成為回應苦難的「行者」。

小結

說到這裡,我們會發現,信仰沒有解釋所有事情,也沒有完全解釋上帝 (至少在回天家前是這樣),但信仰卻清楚呼召我們「應該為世界 (社會) 做甚麼」,而苦難似乎就是這呼召的記號。今年5月5日是教會節期中的「基督升天節」,「基督升天」意味著祂將「代表上帝」的權柄全然交給教會,直到祂再來,筆者相信這身份帶來的「權」與「責」,斷不只限於代禱,願我們都在「基督升天節」的日子深思這身份,並付諸相應的行動。

在此祝願「小燈泡」及她的家人都得安息,也願教會和信徒警醒,免使仇恨佔據我們的心和社會。

留下回應

贊助連結
marksir 聖經考古

 

 

精選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