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志偉

香港教會更新運動總幹事

思考「反修例運動」的「間閡」

原刊於香港教會更新運動 (HKCRM),2019年9月28日

「反修例運動」爆發以來,筆者發現教會內討論,常出現一些「間閡」(gap),若不釐清,則會出現「九唔搭八」(牛頭不答馬咀)的局面。

前因與後果

李嘉誠於2019年8月16日刊登聲明:「最好的因,可成最壞的果。」坊間有不同的解讀,應用在當前運動,主因(root cause)是林鄭意圖討好中央,或奉中央旨意强推《逃犯條例》而觸發港人恐懼,造成今日惡果。

無疑,林鄭於9月4日宣布正式撤回草案,然而不少示威者因著反對條例而被捕及被控「暴動罪」,也有不少受風波禍及而傷亡。換了在其它國家,執政者早已下台謝罪。

當有教牧與信徒認為《逃犯條例》已經撤回,示威者繼續把暴力升級,破壞社會安寧,責任在「暴徒」身上,乃是倒果為因。沒有林鄭與建制派一意孤行,就沒有勇武的抗爭手段,「是你告訴我和平示威沒有用」。區議會的選舉結果(2019年11月24日),明確反映有167萬選民向政暴與警暴投下不信任票,止暴制亂的源頭在於政權。

爭取與維護

「反修例運動」與2014「雨傘運動」不同,在於前者並非向中央爭取更多權益,乃是維護港人原來享有的法律保障。有教會人士可以否定「佔中三子」過度天真,妙想天開地向中央要求不會允准的「雙普選」,結果運動失敗告終。

這趟運動,港人並非進行「顏色革命」,要向中央奪權。相反,港人只是要求中央信守承諾,不要全面管治,能落實「一國兩制、高度自治」。當200萬港人感受本身權益受到侵蝕,便拚命要維護自由與人權。年輕抗爭世代,更強烈感受退無可退,才有「攬炒」的激烈行動。

教牧與信徒個人可以為信仰或其它理由,放棄採用任何方式,無論是和理非或勇武,來維護個人權益。但你不能因為個人棄權而要求其他人等一起投降,別人繼續維護其原有權益,我們應予以尊重,而非責怪。

放在華人文化與教會,常見的論述是怪責受害人,正如電影《82年生的金智英》描述中學生時放學坐巴士回家,遇到有人性騷擾,後遇上父親來接車,路上父親的回應是怪責金智英校裙過短。有成年人會怪責年輕人為何和你塞,為何堵路,為何在校外組人鏈唱歌,卻不敢指責政權的虛偽與不義。

真相與復和

教會常常宣稱「不要撕裂,務要復和」,把整場社會運動當作人際關係之間衝突處理。當教牧與信徒誤判問題的核心,提供的解決方案只會如林鄭一樣,陷入自己建構的困局。

港人要求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查明真相,了解雙方的濫暴,但林鄭於11月26日卻以語言偽術提出成立「獨立檢討委員會」。這樣沒有誠意的解決方案,不倫不類,港人怎會接受?

沒有真相,就難以達成復和。某些學生如陳彥霖與周梓樂等離奇死亡,死得不明不白,不清不楚,真相一定要追究。教牧與信徒不能單方面要求暴力受害者,無論是70歲清潔工羅伯或周梓樂,查明真相才能還死者公義,從而帶來復和。

如今常見的偏差,就是教牧與領袖呼籲雙方放下立場,以愛心來掩蓋一切過失,就能重建信任。這類論述放在個人恩怨是合適,但放在群體身上卻是失效的。查普曼(Audrey R. Chapman)於〈真相委員會作為尋求寬恕與和解的工具〉講論:「第一個條件是,要有一個組織,首選是官方組織,去明辨過去所發生的衝突、暴力和暴行的各層面、成因和罪犯身分等真相,對一個受過國家暴力傷害、想要康復的社會來說,『真相就是良藥,離了真相,社會仍受著過去的惡事影響,其必定會在將來爆發出來。』」(《寬恕與和解 – 宗教、公共政策和衝突的轉化》,268頁)

放在香港場景,只有特區政府能有效扮演這個角色。筆者於11月16日參與由胡紅玉及陸恭蕙等籌辦的「香港未來之路」公眾論壇,以對話來解決衝突確是好事。會上差不多所有人皆贊同要理性對話,不要暴力衝突;但最大的持分者中央與特區政府皆不主動與誠意開展對話時,風暴怎能平息?

抗爭與牧養

「反修例運動」對社會與教會帶來極大衝擊,這是事實。當教牧與信徒要應對這個議題時,務要區分「社會運動」與教會牧養;不作區分,我們所講與所做的對策就會如同建制派一樣,捉錯用神,自食惡果。

這場運動意味大多港人(至少六成)以良知對抗暴政,教牧與信徒可以選擇不參與,隔岸觀火,對雙方的過激行為作出批評,但我們不應把社會問題簡化為內部牧養問題。筆者並非否定教牧要向黃藍信徒提供適切的牧養,而是不要「離地」認為發生衝突的雙方,只要和平、相愛、合一與祈禱,所有仇恨與暴力就會化解。

早期,筆者與其他教牧也扮演「和平之子」角色,勸阻雙方,其實只能勸阻年輕示威者,警察根本不理你。8月過後,衝突加劇,「和平之子」可做的極有限,只能提供人道支援。

倘若教牧與信徒經常祈求香港要回復昔日的安寧,繼續安定繁榮,這些聲音放在年輕信徒耳中,便是「代溝」。成年教牧要尊重別人付出的抗爭,他/她們不惜付上前途與生命。倘若和理非牧者認為勇武反抗必敗,我們就要向他/她們提供想像的空間,另有出路。否則,我們叫他/她們不要抗爭,忽視了他/她們正不斷受到強權的無理與持續侵犯,他/她們不能放棄以武力自衛。

總結

「反修例運動」對個人、家庭、堂會與社會帶來不同程度影響,因此教牧與信徒要認真討論這個課題時,定下框架,劃清範疇,設立界線,甚為重要。如果教牧與信徒籠統討論,把「牧養對策」當作「社會政策」,就會藥石亂投,自做混亂。教牧與信徒可以不贊同示威者行動,不認同他/她們理想,卻要了解事件的前因與後果,不能把個別事件放大。釐清真相,辨識事件,才能開展復和之路。

留下回應

贊助連結
龔立人 - 在暗角言說上主

 

 

精選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