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志偉

香港教會更新運動總幹事

怎樣為立法會審議政改方案代禱?

原刊於香港教會更新運動,2015年6月4日

天國的語言-
向耶穌學說話、學禱告
畢德生
ISBN: 9789861983172
校園書房出版社

禱是基督徒與三一神之間交往的語言,借用畢德生(Eugene Peterson)的話,乃是《天國的語言》(Tell It Slant)。基督徒可為個人需用祈禱,同樣也可為政改方案通過與否代求。

基督徒有自由為所有「日光之下」世事代求,政事自然包括在內。基督徒以登報方式來公開禱告內容,也不是新鮮之事,我們毋須在形式方面討論有關做法是否合宜,筆者認為怎樣為執政者代禱的神學,更為重要。

本港教會有採納崇拜公禱來關心社會,按《2014香港教會普查簡報》反映,有564間堂會(佔整體43.8%)這樣實踐聖經教導:「我勸你,第一要為萬人懇求、禱告、代求、祝謝;為君王和一切在位的,也該如此,使我們可以敬虔、端正、平安無事地度日。」(提前二1-2)

雖然基督徒於公禱與私禱為公共事務、在位執政者代求,然而我們得承認有時我們不知道該如何祈禱。祈禱語言不是表達或宣示個人或群體的政治立場,祈禱者與群體謙卑開放地站在神面前,祈求「爾旨得成」。

祈禱者與群體有其個人與群體的政治取向不是問題,問題乃是「建制派」基督徒的祈禱必是歌功頌德:「更求恩主,賜予他們有健康身體,清晰思維,寬大胸襟和關愛恩情,愛護百姓,求主幫助他們有美好榜樣,使每個同胞向他們學習,使眾人團結,上下一心,創建未來。」(香港華人基督教聯會百周年會慶感恩崇拜場刊「為國家祈禱」)同樣,「泛民派」基督徒的祈禱是「神愛生命、天賦人權、支持民主、擁護自由」。當我們的政治語言成為天國語言時,我們便要保持頭腦清醒,不要把政治宣傳語言變成了向神傾心吐意的禱文。

祈禱的神學是重要,教牧的失職在於我們沒有好好學習祈禱,卻把這些為政事與倫理「外判」予機構,而這些機構同工熱心於祈禱動作,卻忽視了祈禱的神學。其實,基督徒學習為政事代求,「乃是承認自己是一個參與者,而且獻上自己,加入神以慈愛和救恩治理的這個世界… 神從來不曾放棄衪的王權,但是衪的統治者卻經常被拒絕,天天受到挑戰,時常遭到忽略,正是在這樣的光景之下,我們禱告『願你的國降臨』。」(《天國的語言》,207頁)

真禱告──基督教靈修學入門
李卓 (Kenneth Leech)
ISBN: 9624571856
基道出版社

Kenneth Leech於《真禱告》有一章講論「禱告與政治」,正教導我們怎樣有祈禱的神學語言,不一定是艱深難明,卻是「求一個更新了的世界秩序,一個新的和平公義之時代」(《真禱告》,94頁)。我們的禱告,不是要把個人或群體關注與支持的議程,滿有信心地祈求上主橡皮圖章式通過,乃是存患得患失、不知結果如何,祈求上帝憐憫與垂聽。

聖經〈詩篇〉是最好的祈禱手冊,教導我們如何為政治領袖代求。「神啊,求你將判斷的權柄賜給王,將公義賜給王的兒子。他要按公義審判你的民,按公平審判你的困苦人。」(詩七十二1-2)所羅門教導我們為習近平、梁振英與行政立法兩會議員等領袖祈求,不是求身心康泰、工作順利,乃求這些政治領袖能以秉行公義作為施政判斷的核心價值。即或無神論的國家元首,祈禱者不是向在位領導人乞求民主普選,基督徒確信地上一切政權的權力源自公義之主,神期盼世間管治者能按照上主的普世公義價值來施政。

「現在,你們君王應當省悟!你們世上的審判官該受管教!」(詩二10),詩人忠告地上所有政治領袖,不要以為「一同商議」(詩二2,密室同謀),就能作出違反公義與對抗上帝的行動,掌握歷史之主必嗤笑他們(詩二4)。

因此,當我們為立法會審議政改方案代禱時,不是求「袋住先」,或求不通過政改方案。我們祈求政改方案能較為接近上主的公義原則。聖公會《公禱書》內為地方議會禱文不失為我們的祈禱範本。

「智慧根源之天父,主之法度,美善慈悲,主之律例,乃是真理;我們懇求主,引導議會之議員,賜福予他們,使他們所審議的議案,皆能蒙主悅納,上可以歸榮耀於主之聖名,下可以使民眾得享福利。」(76頁)

天主教湯漢主教於2015年5月30日發出〈牧函〉「讓我們求主賜予智慧,明辨事理,好讓我們能看清何者對香港社會真正有益,也讓我們憑著毅力追求這個目標,並敢於以清晰明確的態度與仁愛之心說出真理。請為掌權者祈禱。祈望他們常能善用權力,為人民服務,尤其為無權無勢者、社會邊緣人士、權利被剝奪的人士,以及極需幫助者服務。請為年輕人祈禱,他們是香港的未來。祈望他們不會感到被長輩或掌權者欺騙及出賣,或者因希望幻滅與無助感而陷於絕望和自暴自棄。請為我們的議員祈禱。祈望他們會秉持良心,按他們出於真誠而有理據地造福公益的信念,正確無誤地投下那決定性的一票。請為投票結果祈禱。不管投票結果怎樣,我們仍會滿懷希望,展望更美好的明天。」這篇牧函也是我們為此重要課題的祈禱指引。

求主教導我們的禱告言語不要淪為政治宣傳口號,我們知道政改方案通過與否,不一定代表政府、泛民或建制的成敗,其實更重要是求主憐憫我們國家領導人的不安,不安的政治帶來是凡事以國家安全,並以此取代公義為重要的思考,於是公民的自由與尊嚴不斷受到踐踏。我們確信真理與公義終極得勝,地上政權必不長存,只有上主國度長存!

留下回應

贊助連結
marksir 聖經考古

 

 

精選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