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now 施諾

《令人噴飯的謝飯》and《死後可幹的事:瀕死經驗是甚麼一回事?》的作者

"你實實在在的告訴我、我年少的時候、自己束上帶子、隨意往來、但年老的時候、我要伸出手來、別人要把我束上、帶我到不願意去的地方。"

怎樣才能使貓子吃辣椒?

先前的「國民教育」系列文章談到毛澤東和鄧小平的「反手」、「拉屎放響屁」、「吐濃痰」等等不同的鬥爭藝術,不單把蔣家皇朝趕到台灣去、更嚇到國外敵人人仰馬翻,抱頭而逃,振我中華聲威!

儘管我們不是黨國領導人,但在日常辦公室政治中,不懂鬥爭藝術是不成。我們不是要鬥同事,但至少知道對方玩的是甚麼伎倆,才可以作出適當防範。

現在再略談兩種老毛的鬥爭藝術,供我們作防身之用。

在中華人民共和國開國之時,有一回毛澤東,劉少奇和周恩來開會談論治國之道。

毛澤東提出了一個有趣的問題:「你們怎樣才能使貓子吃辣椒?」

劉少奇答道:「這還不容易,你讓人抓住貓,把辣椒塞進牠嘴裏,然後用筷子捅下去。」這樣的回答令毛澤東嗤之以鼻,他擺擺手說:「決不能用暴力,每件事都應該是自覺自願的。」

毛澤東又要周恩來說說看法。周恩來說:「我首先讓貓餓三天,然後,我把辣椒暗放在一片肉裡。如果貓非常餓的話,就會全吞下去。」這樣的計謀也令毛澤東不屑一顧, 因為在他看來,不能用欺騙手段愚弄人。

毛澤東燃點了一支香煙,邊抽邊說:「這很容易,你可以把辣椒擦在貓的屁股上,當它感到火辣辣的時候,它就會自己去舔掉辣子並能為這樣做而感到高興不已。」

周、劉二人想到老毛把辣椒切得碎碎的,一面呼貓過來,一面撫摸貓,然後趁貓一不注意,就把碎辣椒抹到貓的屁眼上。

他們想笑卻有一股莫名的寒意。

除了「擦辣椒」外,毛澤東當年修理政敵的另一種手段,是做「黑白無常」。首先他暗裡吩咐親信把受害者關入牢中,使其受盡折磨,身心俱疲。之後老毛借意巡視監獄,假裝巧合碰到該受害者,慰問一番,並說肯定誰弄錯了才讓該人白受罪。那人以為他所受的苦跟老毛沒關,繼而感激老毛適時出現打救。這場戲完滿落幕,承老毛恩賜,該人重獲自由,而老毛亦得到另一忠心奴隸(才)。

毛澤東把「擦辣椒」和「黑白無常」玩得爐火純青,難怪他在犯了反右和大躍進的錯誤後,仍可透過文化大革命轉移視線,將政敵置之死地而後快。

蓬松秋天的猫-11147705

留下回應

贊助連結
marksir 聖經考古

 

 

精選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