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rdon Wong

黃國棟

學歷: UCLA 管理(資訊系統)博士(PhD),St Louis University 醫學博士(MD),公共衛生碩士(MPH),Purdue University Global 法律博士(JD),Fuller Seminary 文學碩士(MA)

專業資格:加州醫生,律師,美國預防醫學專科醫生

工作:曾任大學副教授,保險公司行政,私人行醫,現在半退休,以不定期合約方式在農村診所行醫

教會生活:滋事分子,不平則鳴,不過也會去講道,教主日學,搞講座等。

忘因負義的假中立

從 Facebook 的貼文中讀到前中神院長余達心先生,一篇關於香港近日衝突的文章。余先生的親建制,假講道理,真維穩立場,在以前幾次社會運動中(反高鐵,SODO等)已經現形,所以對他的文章已經沒有任何期待。但是,這篇文章的毒害,卻未必是容易看見,所以必須特別指出來。

余先生文章的一個核心信息,就是要求「和理非」和勇武者割蓆:《任何形式的暴力都不能接受,不容合理化,更不得縱容,即使有多高尚的理想作依據。勇武者的暴力,他們破壞社會秩序的行為,必須予以譴責,「和理非」必須與他們割蓆。》。但是,為了扮中立,他之前又寫了:《真正的暴力乃是特首在一百萬市民遊行、強烈反對《逃犯條例》修訂後,立刻宣報強推法例二讀,不單漠視程序公義,更嚴重的是視民意如無物,這才是真暴力。》

如果承認特首的行為是暴力,那麼市民在別無他法的情況下,使用盡量只是對付死物的武力,那只是自衛。而且,他們不只自衛,他們的行動更保護了「和理非」可以脫離惡法的枷鎖,余先生自己亦是受惠者(相信要捉的話,中神一定有行為,令大陸可以搞你,余先生隨時會被送中),現在卻要求「和理非」和他們割蓆!四個字:忘因負義。

請考慮這比諭:一班人同坐一條船,有海盜包圍了船要擄人勒索,船上的人先和海盜談判,但是沒有任何效果。於是有部分人士用武力反抗,勉強將海盜打退,救了全船的乘客。但是,有個乘客不單沒有多謝打退海盜的人士,反而大駡他們使用暴力,在過程中破壞了一些物件,要其他人和他們割蓆。對這樣說的人,就算給盡他所有合理懷疑利益(Benefit of the Doubt),至少要質疑他的邏輯和道德價值。更合理的,是找出他是否海盜的同黨。

如果余先生只是因為不成熟的分析而寫出這些謬誤,我希望他可以更正。如果他的確是建制的隱形寫手,文章的意圖是分化抗爭者,那麼我只能要求他懸崖勒馬,不要再做建制的幫凶。

(暴力;武力;自衛之間的關系,有時間下文再討論。)

留下回應

贊助連結
marksir 聖經考古

 

 

精選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