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n Hon Ming

讀部份時間神學文憑時,我女兒剛出生,她現在已經在美國修畢新聞系,回港工作了兩年,蘇恩佩對我來說不衹是一個傳奇,我親自和她傾過計,她鼓勵我多寫作,和我一齊祈了45分鐘禱!在大學,我是讀歷史及政治科學的。

心之割禮

前言:在約翰福音第三章,當耶稣回應尼高底母說:「人若不重生,就不能見到神的國….」重生,按原文祇能解作「從上而來」,from above

在創世記十七章,上帝主動和亞伯拉罕立約,然而要維持恩約之有效性,不可能靠律法,因為那是四百年之後才出現的東西,在當時,就是靠行割禮(族中所有男丁,和買回來的男僕!),可是去到新約,就祇能靠心之割禮!

然而那是什麼呢?過去大半年,我想了很久,也讀過John Stott的「加拉太書註釋」,仍然是似明非明,直至楊錫鏘帶領我們默想約翰福音七章14-36節。

九月初一個星期四,整個德雲道G課室都擠滿人,楊醫開宗明義的說:此段經文是一場神學辯論,題目是:

怪行多端的耶穌,其權柄的來源在那裡?換言之,為什麼他有權這樣「離經卻不叛道」!如果用現代法律的語言來陳述,那是一個source of authority的問題。

楊鍚鏘牧師提出的一個搖撼人心的洞見,他竟然說:「其實要跟隨主,要得到祂喜悅,祗要你立志,銳意遵守神的心意,那就已經足夠了!」

我信主幾十年,從來沒有聽人說話說得那麼斬釘截鐵,心忖:「真係有誠意就夠了,咁著數……….」回心一想,楊醫有他的道理,因為在我漫長的事奉生涯裏面,目睹不少最叻最忠心的信徒,都會有很多甩漏的時候,如果蒙神悅納是仗靠著這些key performance index,那真的很危險,提摩太後書豈不是明明就講咗:人縱然失信,祂仍然是信實的,因為祂不會背乎祂自己。(二章13節)我最尊敬的劉義信宣教士(Ellie)在港大帶領我們查經時亦時時強調,基督在行上十字架為我們死之前,已經知道我哋有幾窩囊!不過祂仍然心甘情願的踏上去。

The authenticity of your Christian faith surprisingly singularly rests on your sincerity towards God! 至於你有幾真誠,祂一直都瞭若指掌!往往是我們退後了,自己仍然自我感覺良好。

咁究竟甚麼是「心之割禮」呢?「割」作爲一個動詞,就是cut away from!割捨先於委身,要不斷重新修正人生的優先次序,聚焦於一條不會移動的主缐,那就是:我條命,我肉身,我的心俱烙上一個印記,時刻自省亦自(提)醒,我淨係屬於上帝的,我這一生,就係做差遣我來的主叫我做的!(你們該效法我,好像我效法基督)那就是聖潔之本意being consecrated:専為主用,淨係佢使得我郁,我畢生也就祗是向祂交帳,就可以了!

猶太人對耶穌權柄之質疑有二:

1)七15:「這個人沒有學習過!」(呂振中譯本。針對耶穌的出身,學歴,你又沒有受過殿堂級的經學訓練……)
2)你破壞摩西律法,在安息日醫病。

耶稣之反撃卻是秒殺的!「你們在安息日為男孩行割禮(即partially閹割)也可以、為什麼我在安息日使一個人完整他痊癒不可以………」

這真是一段很精彩的神學辯論,希望日後可以有更多分享。

留下回應

贊助連結
marksir 聖經考古

 

 

精選文章